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建国之初,北京改造妓女,站岗的战士哭鼻子,一二等妓女难改造

吊兰书苑 2019-03-26 12:34:04

1949年11月21日下午5时,北京市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通过了关于封闭妓院的决议。晚上8点开始行动,天亮前全北京244个妓院全部封闭,1200多名妓女悉数集中。第二天,《人民日报》即发表评论文章宣告:从此,在人民的首都,妓院绝迹,妓女解放。



封闭妓院之前,市政府一共抽调80多人,成立了北京市妇女生产教养院,下设8个分所,任务是教育改造妓女,将她们变成社会普通劳动者。查封妓院的当晚,北京各处的妓女被集中送到教养院各分所。当夜还算安静,然而,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二所工作人员就听见从一个屋子传出哭声,紧接着,哇地一声,全所一百多妓女全部开始号啕大哭,呼天抢地,一个个花红柳绿,却披头散发、又哭又闹,上房逃跑的,寻死上吊的,往外冲的,无所不有。

她们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之前妓院的领家、老板造谣说,共产党要把她们送到东北去配煤黑子,或是一个人配十个伤兵等等,所以她们很害怕,不知道把她们集中起来干什么。当时每个所里有一个排的解放军战士,是为了保护她们,以免从前的地痞流氓再来骚扰,但她们以为是来看押她们的,所以反抗情绪特别激烈。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二所又出了状况。就在工作人员去打饭时,一名妓女突然对着站岗的战士敞开上衣,战士当即背过身去。半裸的妓女喊:姐妹们快跑,解放军不敢向我们开枪!教管员们见势不好,拔腿往大门口冲,站岗的战士也回过神来,但仍挡不住妓女们疯狂的外涌。

除了妓女的情绪,站岗的解放军战士的情绪也需安抚。每次所里开会,解放军战士都哭,因为许多妓女佯装不小心,往他们身上泼脏水,然后凑过去摸他们的脚。

管教干部回忆,当时,对她们最有效的安抚,是归还了她们的个人财物。这样一来,看得出她们很高兴。妓女家里有老母亲、孩子没人管的,都接过来一起住。有些小商贩来卖东西,也允许她们拿自己的钱去买。在教养院,除了不能走出院子,妓女们在里面穿自己妖冶的旗袍、化浓妆、留飞机头、给老相好写信,都没人干涉。除此之外,北京市政府还组织了北大医学院、性病防治所等单位给她们治病。为治好她们的病,政府花费巨款从国外进口了13000余针盘尼西林。



一段时间后,她们的情绪渐渐安定下来,教养所组织她们观看曹禺的话剧《日出》。在幽暗的剧院里,许多妓女都哭了,故事里有她们的生活。观剧之后,教养院组织小组讨论,妓女们开始抹着眼泪主动诉说自己的身世。

最难改造的是“头等妓女”和“二等妓女”,她们人数多,风华正茂,有文化,学过吹拉弹唱,接待的都是达官贵人、资本家、美国军官之类的中上层人物,收入颇丰。对她们来说,仿佛无苦可诉。为此,教管员从三四等老病妓女中请了一些人来和她们谈心,现身说法,使她们很受触动。诉苦运动之后,教养院安排了对个别恶劣领家、老板的批斗会。批斗会上,有妓女要冲上去打他们。



为帮助妓女改造,剧作家洪深亲自给妓女们排戏《千年冰河开了冻》,剧中演员全由妓女充当。1950年春节后,这出戏在戏院演出,连演一周,一天两场,戏票总被一抢而空。据说抢购戏票的人群中,有不少是想来重温旧梦的“老客”。因为出色的表演,有好几位妓女后来都被国家剧团吸纳为演员。

半年后,改造工作基本结束,妓女们可以由家人领回家,可以出去结婚,也可由政府安排工作。此后,教管人员常可遇到面貌焕然一新的妓女们。一次,一管教人员在电车上偶遇了一名妓女学员,她身穿灰白干部服,很自然地与管教人员打招呼,说话与姿态已毫无当年的风尘痕迹。她笑说,她后来学了医,在同仁医院工作。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