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莆田不光承包了70%的医院,还制造了世界一半的假鞋

江苏省医药联盟 2018-07-29 06:44:38

按压扫描下图二维码

加入江苏省医药联盟会员俱乐部

江苏省医药联盟微信私号


最近随着国内“魏则西事件”在网络上的持续发酵, 中国大陆民营医疗“莆田系”与部队医院的合作直接被推进了舆论漩涡。


但在持续关注莆田系的同时,日报君发现,承包民营医院其实只不过是莆田的许多项目之一。他们还做过另一件“大手笔”的事情:承包世界上一半的假鞋。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

以下内容转载自日报的好朋友杜绍斐(ID:shaofeidu)



话说有一种潮人叫做

「Sneakerhead」


收集球鞋,

是他们人生中最崇高的使命。


但Lee、Billy、Thomas与球鞋合影

发完朋友圈后,

却立刻被送进鼻科急诊,

因为这房间里的味道,

实在是太臭了。




去年,一个北京青年将283双球鞋典当,居然给媳妇买来了一套婚房,哄得丈母娘喜笑颜开。


在众多受热爱的球鞋中,Air Jordan无疑是最受Sneakerhead欢迎的。这种价格动辄一双大几千的球鞋带来的不仅是权力,还有无尽的财富。


类似象征着权力和财富的Air Jordan 13代,自然值得细心呵护,套上一对超市塑料袋再外出约会,省心又省力:



相比于贫穷的国外Sneaker,能穿着Air Jordan 4代下地捡拾苞米的中国少年,才闪耀着Sneakerhead王中王的光芒:



这双鞋,很可能来自一座神秘的东方小城市:莆田。


当新闻联播结束,莆田的商户才收起碗筷,打开防盗门,街边的路灯刚好亮起。


夜晚11点,这座小城开始喧嚣,卡车、三轮车、摩托车挤满各个小区,装满货物,再驶入四通八达的马路,夜夜如此:





不留电话,不留收据,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才是莆田假鞋最标准的交易方式。


仅仅一个小区一晚上的交易额就可以超过2亿人民币,这些放在摩托车后座的假鞋,随即将被装船,秘密运往全世界。


在莆田,「让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从来不是一句假大空的口号。


2007年,警察从布鲁克林两处仓库查获了291699双假Nike,市价超过3100万美元,威震纽约。


2014年,Kanye West在英国给粉丝递来的Yeezy 2球鞋签名时,却发现是双假鞋,只能无奈的笑笑说:「That’s not real,you know right?」



国外球鞋媒体曾将上真下假两双Yeezy 2 Red October放在一起,然后得出结论:Kanye West的眼力简直棒极了!




纽约时报也曾详细分析这些来自莆田的球鞋,

除非资深的Sneakerhead,

否则根本无从分辨真假:



有人专门去国家鞋类质检中心对比莆田鞋和正品鞋,经过专业的耐磨测试、耐折测试、帮底剥离强度测试,结果却令人震惊:材质、性能几乎没有区别,根据国际标准,都是优等品:




代工了30年,莆田早已掌握了耐克的核心技术,造起假货简直得心应手,市面上大概有五种等级的货:


  • 专柜公司货:市面上最正规的鞋子。


  • 厂货:大部分商家通过私人渠道拿到的工厂瑕疵品,少部分是工人直接从工厂偷出来的成品,缺少外包装、吊牌等配件。


  • 原单尾单:考虑到产生次品的概率,品牌商会向代工厂多提供一部分配件配料。当工厂完成生产额时,往往会剩余一些材料,按照原本工序,工厂生产的多余成品,也会流到市场上。


  • 裁片鞋(原厂拼装鞋):使用正品的原材料,在其他工厂或者小作坊加工组装而成,质量如何完全取决于加工水平。


  • 假货:完全仿制的假货,也会根据仿制水平分很多级,最高水平足以媲美正品。


外媒还对比过几双上真下假的乔丹鞋,如果不看气垫的通透度,根本无从分辨真假:



当然,不是每一双假鞋都真,也不一定都需要真,莆田鞋假起来也是动感十足。


Air Jordan13代的鞋身,加上Air Jordan 6代的鞋底,这个黑丝少年,踮起脚尖就扣篮:


hyperdunk的鞋身,Air Jordan 11代的鞋底,还带一个飘逸的23,这个白丝少年,传球从来不需用眼看:


精良或富有创意的仿鞋,引得老外蜂拥而至怒下订单。不要图纸,也不要设计图,只需拆解一双刚上市的新鞋,3000万双高仿同款就会在1个月后运抵世界每个角落:




制鞋业在莆田已经有超过30年历史,从业人员20万,每年生产10亿双假鞋,全世界每三双Nike球鞋中,便有一双来自莆田。



把造假做成如此庞大的产业,有其深厚的历史原因。


明代末年,南部沿海还是蛮夷之地,不仅有大量野生老虎,还遍布瘟疫,加上倭寇屡屡侵犯,整个福建地广人稀,坟头遍布。


直到建国初期,政府在莆田建设大型糖厂,小型的食品、鞋革工厂,可惜收效甚微,20多年来只有1.4亿的总产值。



改革开放,成为莆田的救命稻草。

80年代,以Nike为代表的一大批国外品牌进驻莆田,开办了代工厂,由此开始,制鞋业成为当地支柱产业:



开始生产正品,但作为代工厂,产量始终被品牌方严格限制,每双鞋只有几块钱的加工费,利润极低。


90年代中,一批新兴工厂开始尝试模仿各大品牌的正品,通过贿赂正品工厂的员工,盗窃样品或图纸,凭借低廉的成本进入这个行业。据一位耐克莆田工厂的员工说,曾有人把真鞋样品从工厂围墙里扔出去。



甚至在正品上市之前,假货已经抢先在商店上市,这并不是新奇的现象。


这十年,制鞋业在莆田GDP的占比由10%,飙升至43%。


巅峰期,交易假鞋的汽车在街上刮蹭,人们只是探头互相道个歉,连刹车都不踩。




火葬场改造成的安福电商城,现在已经成为莆田假鞋最集中的交易地点:



文化产业也立马跟进:卖假鞋培训随即诞生,给够学费,包教包会。外地人慕名而来,学习卖假鞋,一年赚400万很轻松




2015年,莆田的GDP达1600多亿,制鞋产业贡献超700亿。暗中还有多大的交易额,无人知晓。


谁都明白,直接抹掉假鞋产业无异于毁掉整座城市。转型仍会是漫长的过程,经济会受多大影响,庞大的生产力要如何安置,都不是小事,除了假鞋,这里的数十万打工者几乎别无所长。


而莆田所生产的假鞋,已经被很多人接受甚至求购,很多人要的只是一个LOGO背后带来的虚荣心。


有这样的市场需求在,产业链就永远不会消失。



天黑了,巡逻的莆田警察擦着嘴走出路边的小饭馆,用穿着白色Air Jordan 1代的右脚,开动了摩托车。


而左脚那只,也许刚刚被你下单购买。


上帝保佑买假鞋的人们。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