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建国后,你能遇见什么样的狐狸精?深山老林里,突然出现的妙龄少女

尸人 2019-04-22 13:42:02


第一章 叛逆少女狐狸精


时至晚秋,山中寒风较平地更为凛冽,携裹着些沙尘、枯叶刮到了郑井的脸上。


郑井却没有心思也没办法整理什么仪容,他的两只手正紧紧抓在悬崖凸出的石块之上,丝毫不敢分心。


脚下就是怪石嶙峋的荒地,稍有不慎就要跌个粉身碎骨,可即便是这样,郑井仍旧一寸一寸地挪动着手脚,目光坚定,想要摘到前方斜生在崖壁的那株玉灵芝。


功夫不负有心人,郑井一心求稳龟速移动,终于靠近了那株灵芝,看着面前这株晶莹剔透的天材地宝,他心中不由得有些激动。


拿了这株灵芝,换来的钱说不定买了车票还会有富余,到时候还能给奶奶买上一副花镜,老太太常年研读中医古籍,视力已经退化得很严重了。


正当郑井颤颤巍巍的手一点点接近玉灵芝之时,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突然出现在面前,抢先一步灵巧地摘走了玉灵芝,郑井一时间吓得差点没从山崖上跌下去。


“这是我的!”


抬头一看,头顶正悬着位身形娇小的美少女,脚踝处缠着些绿藤,倒挂金钩般吊在郑井的头顶,一副明媚的小脸正对着郑井甜甜地笑着。


“鬼呀!”


郑井慌乱之中脚下一滑,双手再抓不住长有青苔的石头表面,仰面朝天向悬崖下跌去,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来不及对自己不满二十年的生命惋惜。


良久,郑井躺在山顶大口喘着粗气,那名神神秘秘的美少女正坐在他身边好笑地看着他,手里还把玩着那株晶莹剔透的玉灵芝。


“喂,我救了你,你咋不说谢谢?”


少女娇嗔道,声线极为甜美可人,郑井却没有心思顾忌这些,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满眼的不可思议。


“讨厌啦,看什么看?”


少女象征性地捂了捂胸口,却发现着实也没什么可遮掩的,这女孩明显有些发育不良,穿着又有些老土,不过好在她面容极为秀美,即便身材打扮平平也很是养眼。


“你为啥抢我的灵芝?”


郑井憋了半天,不去考虑这少女突然出现的种种疑点,开口问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救了你不道谢也就罢了,这灵芝是我家的东西,我还没说你偷我家的宝贝呢!”


少女愠怒起来,小脸涨的通红,只是她生的娇媚,做不出什么凶神恶煞的表情,发起火倒像是打情骂俏一般软糯。


“你家的?那这偌大的九夷山,一草一木都是你家的?”


“对呀对呀,你要是再不走,呆久了你都是我家的啦!”


看着少女满脸的理所应当,郑井有些无语,突然又想到了村子里流传的九夷山有只老狐妖的传说,再看这女孩容貌之美超出寻常人太多,难道?


“你,你是什么品种?”


郑井语气微颤,想到少女刚刚脚缠青藤就敢倒挂金钩,还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自己,哪里是正常人能够做到的?想要问她是什么人,再一想人家可能不是人,结果就问成了这样。


面前少女听了这话却并不恼怒,反倒是嘻嘻笑了起来,人生的美,一颦一笑皆有魅力,故而看的郑井眼睛有点发直。


“我叫胡仙,小名叫仙仙,是狐狸这个品种,专门吃人,尤其喜欢吃你这样的傻乎乎的!”


虽然知道了面前少女不是人,但她长得实在是没有什么危险性,郑井反倒是不紧张了,听说山中的老狐狸向来和村人相安无事,有时候还会用一些名贵草药换一些村民烧好的肉食。


“那,没什么事我就走了,灵芝我也不要了,我奶还在家等我回去吃饭呢。”虽说是不怎么害怕,子不语怪力乱神,郑井的理解就是不要和这种精怪多说话,想要溜之大吉。


“你,不能走!”


“怎么,你还真要吃我啊,我可好长时间没洗澡了,很臭的。”


“你……你认不认识下山的路?我想去你们那逛逛。”胡仙明明是在求人,却非要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而且一点都不恶,反倒十分可爱。


“你想去自己去呗,这山头都是你家的,还用我带路啊?”


“少废话,本小姐不是不记路嘛!”


……


当郑井带着活蹦乱跳的胡仙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奶奶神色有些愕然,虽然她一向不怎么管郑井,但郑井从小到大都很上进,学习上从不用督促,也没给家里惹过什么麻烦事。


“正经儿啊,这是,你女朋友?”


“不不,这是...”


“奶奶好!我叫小仙。”胡仙倒是一点都不羞涩,小脸又挂上了那种迷惑性的甜甜笑意。


“好好,正经儿,有女朋友了怎么不和奶奶说声,这是谁家的姑娘啊,长得真好看。”


郑井挠了挠头,谁能想到上山采药,药没采到,倒是捡回来个活蹦乱跳的小狐狸精。


“我说,天色不早了,你也该回家了吧。”


郑井看着面前吃饭吃的小脸油汪汪的胡仙,无奈地说道。


“我不回家啦!老家伙管的太严,这次好不容易趁他闭关溜出来,呆子,你带我出去玩好不好?我听说你们大地方好玩的东西可多了。”


看着满脸期翼的少女,郑井反而有些淡淡的忧伤起来,高考发榜结束已经十几天了,本来成绩优异的他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落了榜,山村消息闭塞,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落榜的原因。


无奈之下,郑井想要进城务工,但他和奶奶二人相依为命,奶奶又一向给人免费看病没有收入,村民只是拿些吃穿的东西作为回报,上高中的时候因为成绩优异,校长又被奶奶救治过,这才免了郑井的学费。


本来校长承诺若是他能考入京云大学为家乡争光,就能获得乡政府的奖金,谁曾想莫名其妙地落了榜,他想进城务工连买张火车票的钱都没有,这才想到要到山里采药,换了钱好作为路费。


“小仙,我劝你还是快回家吧,我现在还发愁没钱买票进城呢,就别说带你一起了。”



第二章 我有药啊


“我不管,我就要进城!”


“别闹了大小姐你有钱吗?再说了你是狐狸,连身份证都没有怎么买票,难道咱俩要一路走几千公里去京云?还是你法力高深能腾云驾雾啊?”


“我……我没钱,但是我有药啊!”


当郑井带着药材贩子在胡仙的指引下来到她的宝贝库之时,二人看到眼前的画面足足愣了几分钟。


只见,眼前偌大的树洞里各类名贵药材就像是玉米土豆似的一堆一堆叠放着,单说先前郑井豁出命去采的那种玉灵芝,这洞里就要有几十根之多,两人都看傻了眼。


“我说小仙,你是把山里的药材都给采光了吗?怪不得这两年村里人都说山上不长药材了,原来都让你给囤起来了。”


“我不收起来还不都让你们这些人给偷走了呀?”


“什么叫偷?我们那叫采药,这山是大家的,自然是谁都能拿。”


“不!这山就是我家的!就是就是!”


郑井决定还是不和这只大小姐脾气的小狐狸拌嘴了,看向一旁嘴长得老大、目光呆滞的药材贩子。


“大哥,这些东西你能收吗?”


“我,我想收,但是我没有这么多钱啊,我的天,这么多名贵药材我把家里房子卖了都收不起啊!我,我能不能先收一部分?等我把钱倒腾出来了再一起吃下这些货。”


药材贩子震惊之余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这一单要是做成怕是这辈子都不用发愁了,却不知他那贼兮兮的目光早就被郑井、胡仙二人看在眼里。


就在药材贩子悄悄从身后掏出了锋利的匕首时,胡仙突然看着他问道。


“大叔,你看我漂亮吗?”


她的语气突然带上了媚意,隐隐地露出了惊心动魄的美感。


药材贩子本来还沉浸在幻想的世界里流着口水决定杀人越货,和胡仙对视的那一刹那仿佛变成了机器人一般。


“你没来过这里。”


“是,我没来过。”


“你收了郑井两株玉灵芝,要给钱。”


“是,收了货要给钱。”


药材贩子机械地掏出了些红票子,呆呆地塞给了郑井。


“你是野猪,又肥又蠢。”


“哼哼。”


只见药材贩子登时就趴在了地上,四肢着地,不时还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这野猪学的真是要多像有多像。


郑井目睹了这神奇的一幕,皱了皱眉头。


“小仙,这样过分了,把他变回来吧。”


“哎呀,你怎么这么啰嗦,我的法术是有时间限制的,时间一到他自己就变回来啦,这种坏人肯定要给他些教训啊!”


郑井苦笑着摇了摇头,从树洞掏出两株玉灵芝塞到了药材贩子的背包里,虽说这人没报什么好念头,但钱都已经给了还是要给人家货的。


不过贩子此时觉得自己是头野猪,被郑井触碰不满地晃了晃大脑袋,满脸警惕地瞪了郑井一眼,呼哧呼哧地跑远了。


郑井回过头来,却发现胡仙满脸笑意地看着自己,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你,你想干啥,我警告你我可不变野猪啊!”


“嘻嘻,你真是个呆子,不过你倒是个好人。”


郑井松了一口气,看着手里一把红票子喜笑颜开。


“我说小仙,你从来没出过门怎么还懂得分辨好人坏人啊?”


“切,我爸爸教的,不行啊,别以为本小姐什么都不懂,除了不认路,就没有本小姐不懂的事!我爸爸还在你们那个什么全国第一的京云大学当过教授呢!”


“……”


郑井心想现在连这些狐仙都耐不住寂寞与时俱进了,自己若还困在这封闭的小山村可真就被时代抛在身后了。


“这些钱买车票是够了,但是你没有身份证怎么买票啊?”


“你给我弄一个不就得了。”


“……大小姐我就是一高考落榜生,你当我是什么人物啊,身份证那是说弄就能弄得吗?”


“我爸爸就能弄。”


“那你找你爸去啊,教授都能当还有什么不能干的?”


“废话,我爸爸要是同意我离家出走我还找你干嘛?反正我不管,钱我都给你弄到了你必须要带我进城,不然我就告诉我爸爸说你欺负我,我爸爸就把你给吃了!”


郑井现在被胡仙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这妮子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像个可爱的乖乖女,实际上却是个无理取闹的小魔头。


“那你能不能变成小狐狸啥的,反正狐狸和萨摩耶挺像的,我就说你是我的宠物狗,也不知道车上让不让带狗。”


“你才是狗呢!我变回原形怕是要吓死你!不过我们可以签订个契约,我就可以躲在你身体里了,只是那样就太便宜你了,我们一辈子只能和一个人签契约的!”


郑井苦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我可不和你签,总感觉和你签的是什么卖身契,要不就是丧权辱国的条约。”


“切,我还不愿意便宜你呢!呆子不知好歹,签了契约会给你多大的好处你都不懂!”


“那我也不!”


“你签不签!”


“就不!”


山林之中传出了一声声惨叫,路过的一个村民连忙加紧了脚步,刚刚他还看到一个人像头野猪似的四脚着地哼哧哼哧的到处跑,这片山里的吓人传说可不在少数,再不跑可别被妖精抓去吃了。


在奋力抗争之后,郑井悲哀地发现人妖殊途,他身为一个身强体壮的大小伙子却根本打不过娇小玲珑的胡仙,最终被强行签订了契约。


“你你,你这是强买强卖啊!”


“本小姐愿意你管得着吗?再说了和我们签契约百利而无一害,只有你这样的呆子才像杀猪一样叫的那么惨。”


郑井此时觉察到胸口处多了一道莫名其妙的力量,自己的视力听力嗅觉等都强化了不少,重要的是,胡仙说签订契约后会给宿主一种神奇的能力,这种能力还有一个很骚包的名字叫做,魅惑之眼。


这个魅惑之眼就和胡仙控制药材贩子差不多,更像是一种强大的催眠术,可以通过对视短暂控制他人的思想行为,具体时间取决于对方心智的强弱,不过每三天只能使用一次。


郑井也曾经幻想过自己会像小说男主角一般获得各类拉风的能力,比如透视可以看大姑娘小媳妇什么的,没想到这种神奇的遭遇真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却只获得了这种蛊惑人心的能力,搞得好像是自己学会了媚术一样。



第三章 带个狐仙进城了


“奶,我走了,你自己保重身体,我找到工作赚了钱就寄回来给你。”


郑井从小到大第一次出门,家里也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带上路的东西,小仙更是利索,除了一身老土的衣服和手里举着的鸡腿什么行李都没有。


“到了城里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小仙,还有…唉算了,时间不早了抓紧出发吧。”奶奶似乎想嘱咐些什么,却欲言又止,郑井也没多想,带着胡仙踏上了,拖拉机。


离别总是伤感的,你上了车,把故人和故事都落在身后,看着彼此逐渐疏远的距离,郑井也不免眼眶微湿,因为这拖拉机实在是太慢了,把这段离别愁绪的距离生生拉长了不少。


“金大爷,你这能不能开快点?”


“啥?”拖拉机不仅慢,发动机噪声也极大,常年驾驶拖拉机让老金头的听力严重退化。


“我说开快点。”


“啥?”


“……”


村口有不少村民站着看热闹,这村子可耕地面积很少,主要靠卖一些山货维持生活,故而即便是晚秋,也没什么农忙的热火朝天气氛。


“这是谁家娃进城啊?”


“孙大夫的小孙子嘛!听说去京云。”


“哎呦,这是考上了,这孩子从小学习就好,还真是…”


“考上的屁呀,哪也没考上,这是进城打工去了,要不说平时好坏能咋地呀,还是得考试见真章,我家二狗和他一年的,这不考上了县里的职专了嘛!”


郑井生活的小山村实在过于偏僻,要先坐一段拖拉机到县城,县城也不通火车,还要坐一段小巴到市里的火车站,才能搭乘到去往京云的火车。


胡仙虽然跟着博学多才的父亲学习了人类社会的不少知识,但实际的经历见识太少,此时正兴奋地坐在拖拉机上左顾右盼,一边还不忘了啃两口郑井奶奶烧的鸡腿。


“03报告,目标已离开山村,目的地,京云。”


不远处小山包上,一名身穿迷彩衣,身上挂着杂草等遮蔽物的男子静静盯着郑井搭乘的拖拉机,朝着对讲机里报告道。


第一次出远门的郑井总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疲于奔命,更别说带着个拖油瓶,胡仙初次进城,大大小小的事物简直没有她不好奇的,若不是郑井强行拉着她赶路,怕是要错过登车的时间。


“你出来吧,这里没人了。”


郑井捧着一堆小仙的衣物,站在火车的卫生间自言自语道。


为了逃票,上车前胡仙就已经进入了郑井的身体,她管这种方式叫做合体,郑井却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胡仙此时就待在郑井的胸口处,由于是初次合体,两个人都很紧张,不过倒也没有想象之中的那种疼痛,合体后郑井只是胸口处多了一个纹身一样的小狐狸图案。


“你你你转过去。”


胡仙现在待在郑井的身体里,发出的声音直接响在他的脑海,据胡仙所说,这种人狐合体还有其他的妙用,不过两人初次实验仅仅是为了逃票也没有多探索。


“女人就是麻烦,母狐狸更麻烦。”


郑井无奈地转过身去,只觉胸口处微微一颤,赤身裸体的小狐仙就出现在了身后,合体的时候无法携带衣物,解除之时自然也是坦诚相待,可这时郑井才发现了个要命的问题,厕所墙壁上挂着一面大镜子。


小胡仙肤若凝脂,身形娇小纤细,虽然暂时还没有什么精彩的看点,但通过镜子看到了光溜溜的美少女胡仙,处男郑井仍是不由得吞咽了下口水。


“你你你,你怎么不说有镜子!我咬死你!”


胡仙也很快发现了这个问题,羞恼之下连忙捂住了身上的隐秘之处,看着镜子里郑井的一副猪哥相,她恨不得从火车卫生间的马桶眼里钻进去。


“我,我也才发现,你还是快穿衣服吧。”


“不行!你看了本小姐的身子,这个事没完!”


待胡仙换好了衣服,两个人仓皇失措地从卫生间的小门里挤了出来,却刚好被路过的火车乘警撞了个正着,乘警见美艳不可方物的小胡仙满脸羞红,郑井又是尴尬地不知所措,不由得促狭地摇了摇头。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火车厕所都不放过……”


“喂,你吃不吃饭?”


“...”


“吃水果吗?”


“...”


“我不是故意的大小姐。”


“滚!”


看着身边两只胳膊抱在胸前满脸愠怒的胡仙,郑井讪讪地转过身去,由于不是出行旺季,火车上人不多,到处都是空座,故而检票过后郑井就好心想让胡仙出来放放风,谁曾想倒把人家身子看了个精光。


这时一个年轻男子拖着行李箱走过两人身边,男子穿着打扮大方得体,又长着一副俊朗的面容,看起来很是风流倜傥,上一站上车后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大姑娘小媳妇的目光。


不过男子面对众多火辣辣的目光不屑一顾,嘴角扯出一个迷人的弧度,想来帅气的他对这种事已然司空见惯。只是路过郑井二人身边的时候,他随便瞄了一眼那个把头看向窗外气鼓鼓的少女。


这一看真是让他惊为天人,少女虽然身形娇小,显然是没有发育完全,但那一副浑然天成的秀美容貌实在是惊人,再加上那副气鼓鼓的可爱样子,让这男子有些迈不动步。


看着男子突兀地坐在自己对面,郑井倒没觉得什么,火车上这么多座位,别人爱坐哪就坐哪,再说自己二人不也是买了一张票占了两个座。


“小兄弟,你这是去哪啊?”


深谙男女之道的年轻男子没有上来就向胡仙发问,反而是彬彬有礼地搭讪起了郑井,不过他那温和的笑容在郑井看来有些可恶,和小胡仙签订契约之后,他即便是不使用魅惑之眼也能够隐隐觉察出别人的想法。


“有事么?”


“呵呵,看小兄弟你的打扮,八成是要进城务工吧,现在城里面可不好找活,有些人专门行骗农民工兄弟的。”


男子面对郑井冷淡的回答不以为意,只是温和地说着,颇像是个热心的旅客。



第四章 他是我的人


若郑井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还真有可能和男子搭起话来,不过郑井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见过太多村民的丑恶嘴脸,也十分懂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道理。


“小兄弟,你不用防备心这么重,呵呵,我这人就是滥好人,你这是去京云吗?我就是京云人,大本事没有,就开了家小公司,有点小钱,你要是没什么着落的话,我给你安排个扫地的活计也不是问题。”


“滚。”


郑井本来就被胡仙弄得有些烦躁,两人建立契约之后,似乎还带着一些淡淡的情感联系,他能够感受到胡仙的心境也很是慌乱,哪里还有心思搭理面前这个臭屁的年轻男子。


“哎我说你个穷屌丝牛逼什么!老子好心介绍工作给你,不然你这幅穷鬼转世的模样进了城怕是要饿死!”


被郑井轻描淡写地骂了一句,男子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再也装不住风度翩翩的模样,操着一口地道的京腔骂了起来,一边还没忘了偷瞄着胡仙的反应。


郑井虽然不愿意多生波折,不过他从小到大也不是什么善茬子,小时候村里的孩子都很嫉妒他总被大人夸奖,经常联起手来收拾郑井,不过在郑井一次次凶狠的报复后再也没有人敢招惹他了。


只是此时没等郑井开口,一旁静坐的胡仙腾地跳了起来,指着男子的鼻子语气冰寒地质问道。


“你骂谁呢!”


男子没想到心仪的小姑娘反应这么大,连忙尴尬地笑笑说道:“没说你姑娘,我说这个傻逼呢,你们俩是一起进城的吧,城里可不想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劝你还是趁早离开这个臭屌丝吧...”


男子越说越兴奋,他在京云玩了不知道多少初次进城无知的农村姑娘,面前这种极品美少女还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女人嘛,糖衣炮弹就可以收拾地服服帖帖的。


正当他幻想着怎样蹂躏面前的美少女之时,一只脚重重地踩在了他的裤裆之上,出手的正是满脸怒火的胡仙。


这一脚胡仙甚至用上了灵力,只听一声球体破碎之音,坐在对面的郑井不由得下意识捂住了下身。


“啊!!!”


男子脸色瞬间涨红成了猪肝色,一声惨叫响彻整个长长的车厢,紧紧捂住受伤的裆部,直挺挺地倒在了火车过道上。


“郑井是我的人!只有我能欺负他,除了我任何人都不行!”


郑井听了胡仙信誓旦旦的话,感动之余却觉得有些怪怪的,签订契约后本以为是自己收了个狐仙做宠物,怎么现在反倒是像被一只狐仙收为了人宠一般。


“卧槽!草!你,你们等着!我要让你俩都他妈进局子!”


男子缓了好一会,终于是暂时恢复了意识,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倒在过道上恶狠狠地盯着郑井二人。


郑井知道这下有些麻烦了,虽然是这男子辱骂在先,但毕竟是自己这一方先动手伤人,还出手这么重。


胡仙倒是浑然不觉,只是朝着郑井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这一招撩阴脚她可是熟门熟路百试百灵,在山里对付雄性野兽的时候,不管是棕熊还是巨浪,受了她这一脚都当场报废,哪曾想这人类男子这么不禁打。


男子先前的惨叫已经引起了火车乘警的注意力,闻声连忙跑了过来,男子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叫道。


“警察同志!快把这两个土鳖抓起来,他们恶意伤人!哎呦疼死我了,我要去医院!”


只是没等他说完,他就看到了郑井的双眼,不知怎的,与这双眼睛对视之后他连疼痛感都减轻了不少,那双眼就像是深不见底的幽谭一般,他毫无反抗之力地深陷了进去。


“怎么回事!”


乘警见男子伤势很重,冷冷的质问着郑井,由于胡仙长相甜美,看起来实在是没什么攻击性,乘警下意识地认为是郑井下的毒手。


“额,警官同志,没什么事,我是他爸爸,我们闹着玩呢。”


乘警听到这句话认为不是郑井疯了就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却不想刚刚还咬牙切齿的受害者竟然自己站了起来,还满脸肯定地接过话来说道。


“是的警察同志,他是我爸爸,我们闹着玩呢,给您添麻烦了。”


乘警满脸不可置信,不过看着二人演双簧一般肯定,受害者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受到了什么威胁,怔了许久说道。


“那,那好吧,你,你们父子闹归闹,但要,要有些分寸。”


说着乘警满脸懵逼地离开了,留下了忍俊不禁的胡仙和一旁满脸恭顺的年轻男子。


“爸爸,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滚!”


“是的爸爸,那您这次进城需要儿子的帮助吗?”


“滚!”


郑井第一次使用魅惑之眼就大获全胜,只是没想到这控制的过程如此迅速,而男子被控制之后竟然还记得他们进城这件事,只不过他真真正正把自己当成了郑井的儿子,还是特别孝顺的那种。


于是胡仙和郑井就看到了男子满脸坚定地翻滚着身体离开了这节车厢。


“呆子,你好坏啊,不过可笑死我了。”


胡仙少女心性,此时已经完全把自己被看光这事忘在了脑后,郑井好笑之余也不由得有些兴奋,这魅惑之眼的能力相当强大,虽然自己不愿意借此做什么违法乱纪之事,但这能力名为魅惑之眼,实际上就是完完全全的心灵控制啊。


“老张,你说现在年轻人有意思不,明明岁数比人家还小,非要说是人家爸爸,另一个还答应的那叫一个爽快,闹起来倒是打的那叫一个狠呐,我的乖乖,估计那个当儿子的下边都得报废了。”


乘警室里,刚刚那名乘警对同事讲述着方才奇妙的见闻。


“正常啊,现在年轻人不知道怎么想的,刚刚我还看到一对小情侣,那姑娘长得真是如花似玉啊,不知道那小子有什么好,俩人在厕所里就内个了,咱们岁数大的真是理解不了啊。”


篇幅有限,故事尚未完结,

点击阅读原文,后续故事更精彩!

↓↓↓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