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圆桌 | 交换生——我在南大,他乡·此乡

南大青年 2018-05-15 11:35:59



【圆桌】


提到交换,你是否也曾对着学校官网上一排排各大高校交流项目挑花了眼,是否也曾为努力申请梦寐以求的交换机会彻夜难眠?


又或者在每个普通的日子,我们做的最多的,还是对着出去交换的同学们变着花样晒的票圈羡慕不已。


但今天,我们想和你分享的是那些离开母校,前往南大交换学习的人们的种种生活。他们分别来自国内各大高校、宝岛台湾、以及遥远的异国——所谓“旁观见审”,从这样一个“他者”视角观望南大,也不失为一种更好的体察自身、对外发展的方式。


易地而处,踏足本不熟悉的土地,在异国,在他乡的生活会是怎样的?


 选择


在被问到为什么会产生来交换的打算时,哈工大的宋佳欣同学笑言“自己始终有一颗躁动的心”,外出交换是为了增长见识;而对浙师大的费铭之而言,南大是她高中与考研的目标,她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对来自台湾,大四的程诗涵而言,交换是不断学习的她“多走走看看,多听,多学习”的必经之路,同时她也希望通过这段时光找到未来的方向;而同为台湾交换生的郭子苓则认为“媒体或他人口中的描述与呈现的大陆并不完全”,所以她想亲身体验台湾与大陆文化和风土民情的异同,并在校园内体察未来的社会人才,了解“自己在全球扁平化的趋势中,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合作或竞争对手”。


郭子苓在南大



交换生的目的在我们的眼中,大抵可分为几类:增长见识,了解新事物,把握来南大交流的机会以及为未来职业生涯做准备。


而在提到南大和交换生原来的学校有什么不同的时候,更是众说纷纭。


在课堂教学部分,台湾的解嘉琛提到在原校用的是原版教材,南大用的都是中文翻译版本,这样虽然更直接易懂,但会删掉很多个案讨论,只有理论模型和公式,因此他比较建议南大也选择使用原版教材教学。在他看来,在南大,一般下课后老师就走了,师生互动相对来说有些少,“但是东海(大学)的话,因为老师和我们住在一起,而且研究室就在教室的楼上,所以课业或者生活问题还可以问老师。”


解嘉琛


另一名交换生也在选课系统上小有意见,“在南大选课不是很自由,因为交换生上的课是大家选剩下的。今年我比较幸运,捡到了几门还不错的公选课,但是直到我们这届为止,我们都是没有权利去选通识课的,不过听说今年已经有改了,已经可以很公平地和你们一样参加第一轮选课。”


 旁观


在交谈过程中,出现的最多的词语是“自由”。用费铭之的话就是,“你很少会被评价体系禁锢,被迫去做些程序化的无趣的事。这里没有各种冗杂的评分制度,却有丰富的通识课、选修课、研读课,学院和年级都不会成为限制。一切都由你来决定,一切都让你来选择,一切都需你来承担。没课的时候,你可以选择呆在寝室,也可以去运动场、自习室或实验楼,更可以漫步在学校的花草山林间,只要你愿意。生活是自由的,学术是自由的,学校为你提供资源、环境和氛围。”


的确,在南大,无论是选课退课还是社团组织,所有的一切都可被称作是自由的,都是基于学生自主决定的前提之下而进行——这也是南大如此开放而包容的学风形成的原因。


而台湾交换生程诗涵说,“在台湾,大学生有点像是自由的代表。”在她眼里,台湾学生能够参与许多议题并讨论,能够思考自己的需要与对未来的考量,比南大的社团风气更盛。“在台湾我如果很晚回宿舍,一定是在忙社团,如果根本没回宿舍,那大概是跑去别人家借宿,或者彻夜狂欢去了吧。”她觉得南大学生除了假日有些小活动,其余时间可能都在读书学习。她很佩服这些人,但同时也很期待他们会有更多的时间参加不同的活动,认为那是“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对生活充满热情的程诗涵


而另外让她感到有些遗憾的,就是在课业上同学合作的状况。在台湾时小组成员会了解彼此的状况,一起解决问题,而在南大由于相当细致的组内分工,每个人只用做好自己的一部分,成员间少了许多沟通,就失去了一个认识朋友的机会。她觉得同学们或许可以释放紧张的报告情绪,多一点观察队友和互动的机会。此外,她还认为大学生跳出传统,打破思考框架,重新用不同视野来看待问题的能力非常重要。“我们共同的问题就是,我们太习惯被给予对错判断,却忘了能够拥有不同的评断标准。我们都需要勇气去提出质疑。”      

     

在郭子苓的眼中,南大的活动较为偏重学术性,人群多样性偏少,但教授的教学很用心。不一样的是文化与气氛,一样的是老师的尽心尽力与学生的认真负责。至于食堂方面,偏咸偏油的口味让他们有些不习惯。“台湾的食堂比较像是美食街,有不同的餐馆,但是南大比较像是包给一个公司。”此外,他还注意到两所关于学习和玩耍的时间分配比重很不一样,在台湾时会在周末去潜水的他,乍一生活在一个都在学习而不怎么出去玩的大环境中,难免有些不习惯。这一点也在加拿大交换生Elias的叙述中得到了同样的证实。


Elias更是笑谈,南大的学校规模是他之前在加拿大时候学校的三倍大。而且住宿和饮食上差异也很大,譬如食物几乎没有北美风格的食品。当然,这一切都是东西方的文化差异的体现,刚好满足了他对中国生活的好奇。



Elias与朋友们欢度万圣节


不谋而合的是,来自加拿大和台湾的同学都体会到了一种无形中学习压力的束缚,与他们事先所习惯的自由生活环境明显不一致;而同是大陆的学生们却反而在南大收获自由与选择权,这既是他们的体验,也是我们的发现,已有的学术氛围值得肯定,同时还需努力为同学们塑造更多更自主的平台和机遇。


 思乡


宋冬野唱:“睡醒的人哭着要回家,可离家的人不会相信他。”在南大,想念故校,恋惜南大的情愫也在这群交换生的心底交融。


浙师大的费铭之真诚地历数:“不用打扫包干区,不用参加早晚自习,寝室没有不定期的院检校检,也没有熄灯制度(7幢不熄灯)。每每想到这些,就是我最不想回去的时候。”那想回去的时候,会否更为煽情一些呢?她一样诚实地说:“来到食堂,发现饭菜没有原学校丰富、精致、有创意。这一刻,无比想念原学校的美食苑和小吃街。”


谈及去与留,郭子苓回忆起某一个下了场雨的夜晚,她们一行13人从青年公社一路喝到一组团球场,说了整夜的话,唱了整夜的歌,天边浮起一线光芒的时候身边围绕着所有在南大认识的最喜欢的人们,仔细端详他们的笑容,幸福的她不想离开。郭子苓本就是一个“梦想流浪的人”,分外享受在外收获的小幸福。有人将这类人形容为“不中留”,但其实,每每妈妈身体不舒服,她都 “想立即飞回去”。


崇尚自由的郭子苓



我们好像也是这样,从各自的家乡来到南大,怀揣着一颗走得更远的心,却终有想回到出发点的心情,终有念家的分秒。


解嘉琛也怀有着珍惜身边新伙伴的情绪,从一人行到结伴走的点滴都铭刻在心,只可惜待你我相遇,已是归期。与此同时,每每感受到在南大的学习压力时,他都会更加怀念台湾的学习生活。



程诗涵在回到自己的学校后开始怀念澡堂里的人们,以及在南大无忧无虑的自由,不必担心未来,不必在意现实,是南大给予的,也是“交换生”这个身份带来的。


故事总是这样,留恋一所学校,或许是因为那人那树,或许只是因为一瞬间的简单的幸福感。可能是因为留恋,自此多了一个可以回忆的地方;也许是因为留恋,才更加懂得了“不如怜取眼前人”的道理。


 改变


交换生交换的不只是学习内容,更是生活。在层层叠叠的新挑战中, Elias很满意自己通过在南大的学习与生活提升了自己的社交能力,依靠自己在中国时的身份,被更多人所关注,甚至偶尔会与陌生人开始交流,这让他自己也格外欣喜。


程诗涵一如前的开着玩笑:“最大的改变就是体重变重了。”她坦言道,她在南大学会了和一个人相处。这个人身份特殊,24小时与她在一起,吃饭睡觉思考学习,二十年如一日……这个人便是她自己。一个人不等于孤单,只是孤单的人还没找到和自己交朋友的打开方式



程诗涵在南大前留念


郭子苓和我们说起她心底深处的感触,南大这个新环境更多的是教她看懂了之前的道理。例如,曾经不信学习的重要性,直到看见南大校园里出现的许多“完美”的同学们,她才意识到自己还需修补很多知识上的漏洞。又譬如在南大的一段奇妙情缘,让她第一次深切体会到情感与人生抉择之间的关系。她说,在南大的改变原来在来前就已经悄悄开始了。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独到的改变体会,是年龄增长的必然结果,是独立自主的体验所致,是冲击与抉择、磨合与失去共同决定的未来。四年在南大度过的我们或许依然只是处于“听说”的状态,依然未必能平顺地走过下一程,但就像交换生们所讲述的那样,改变并非一朝一夕,却也源于一朝一夕。每个人的经历才是塑造你、使你完整的拼图。


印象


在交谈中,郭子苓用诚挚和华美的词句赞美南京:“南京,巷弄隐没朝代的繁华与衰落,街摊小吃留下行人的垂涎串联驻足长龙,博物馆里镶着故事的片段待我们拼凑,旧的残破敷上新的粉墙,在日升月落间汰换记忆图像。大陆,文化间交融或者吞噬,然不同于台湾的是,百姓人人流着浓浓的中华文化血液,在数千年的教育中维持着一股如长江东流一般的注定,规律地往该前进的方向迈去,渐渐茁壮成长。”


而程诗涵对这里的感觉一言便可蔽之:“如果你不了解他,那你只会对他的行为感到不能理解。” 她陶醉于此处的大好风光,留恋北京的长城壮景,虽然同时也不免会偷偷埋怨过高的游览票价。


北方来的宋佳欣觉得,北方人适应南方的气候好像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她喜欢南京的风景和人情,天气状况或许是唯一的生活阻力了。


他们离去时带走了最美的经历与印记,也将回忆与温度存放在这里。


正如费铭之所描述的那样,“南京作为六朝古都、十朝都会,随处可见历史的印迹。梧桐叶浸染了秦淮河千年的脂粉香,现实的恬淡冲淡了往日的刀光剑影、荣辱兴衰。但南京城的不减活力还是能让人感受到一种积蓄已久的力量——风雨不动安如山。”


南京是一座不够快也不够大的城市,但是是一座让人安心的城市。


南大是灰色和砖红色包裹的方方正正的建筑,却包纳了五湖四海的大家庭。


 期待


食堂可以变得更加丰富;

体育打卡制度有些形式化;

公共空间例如教学楼等应该设置冷热水都有的饮水机;

加强和国际性大学的合作,招收更多的交换生而且继续建立新的合作关系;

空调希望改进成节能;

……



在南大生活的每个朝夕,都让人对她的了解多一点,眷恋深一层,也对离别的情怯有了更重的体会。


接受采访的交换生不约而同地在末尾道了一声:“感谢南大。”


我们也感谢命运安排的相遇,恰巧是在南大,恰巧是在人生的此时此刻。每个人的一生,都在归与去之间徘徊,去到一个新环境,感受新鲜的人与物,常常,我们的出发点也是别人的驻留处。


“你好。”


“再见。”


而后,继续走上自己的路。


互动

不知读此文的你们有没有与来南哪儿交换的同学特别的回忆,欢迎大家留言~

  

受访者

浙江师范大学 费铭之

哈尔滨工业大学 宋佳欣

台湾 东海大学 解嘉琛

台湾 国立政治大学 郭子苓

台湾 私立元智大学 程诗涵

加拿大 Wilfrid Laurier university Elias


另外 感谢为我们提供联系方式的同学们!



南大青年


提纲 / 郑书遥

采访 / 郑书遥 周嘉珺 王洁蓉

文 / 周嘉珺 郑书遥 陶欣园

图 / 受访者

美编 / 罗昊 刘彦

责编 / 刘彦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