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悼念乡贤周叔莲

黑松林粘合剂 2019-01-10 12:55:35

2018年3月11日是个星期天,一大早,我习惯性翻开报纸杂志,读到《企业家日报》的一则新闻《经济学家周叔莲逝世 曾论证“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博士研究生导师,工经所原所长周叔莲,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3月5日13时20分在河北燕达医院逝世,享年89岁……一时心情沉痛,脑海中浮现的都是与周老交往的一幕幕场景。

与周老相识始于2010年冬天。我在著名学者贾春峰教授的推荐介绍下,带着即将出版的《心力管理》书稿到北京周老家中登门拜访,请他指点。周老住在建国门外中国社科院老住宅楼里,路痴的我在小区来来回回转了好几遍,愣是摸不到门。无奈之下,拨通了周老家中固定电话求助。按图索骥,当我来到他家楼下时,周老已经站在楼下等候多时。我一阵感动,拉着周老的手,一声亲切的问候,乡音拉近了我们的距离,那时周老已经82周岁,身形消瘦,眼神和蔼,乡音未改,鬓毛已衰,头发几乎全白了。周老家在老式楼房的二楼,没有电梯,跟着他拾级而上,我暮然想起梅贻琦校长说过的那句话:大学之大,不在大楼,而在大师啊!

周老夫妇均出生自江苏溧阳,因是江苏老乡,家里人好说话,自然便多了一份熟络和亲切感,聊天也就随意了很多。初次冒昧拜访,周老毫无芥蒂,我说明来意,双手递上即将付印的《心力管理》书稿,周老迷着眼,拿起一边的老花镜,翻了翻,边翻边说:“心力管理,以人为本,万事以心为本,心至则力胜,好!”周老顿了顿,朝我看了看,“中国有句古话,得人心者得天下,你是搞企业的,能抓住人心,这条路走对了。”老先生目光和嘴角一直含着笑,那种睿智的神情至今定格在我的心中。那天,除聊了我的心力管理,周老还与我拉起了家常,问起了家乡的变化,他还介绍了自己的一些情况,唯一的女儿远在异国,现与同是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的老伴彭老师相守,相互照应。我邀请两位老人春暖花开的时候回江苏老家走走,到黑松林去看看。老人愉快地允诺了。临别,周老送我一本厚厚的已经签好我名字的《周叔莲文集》。并对我说,“心力管理”他一定会认真阅读,写一个中肯的意见,并说他年岁已高,会让他的学生写一个评论文章。

很快,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企业管理研究室的博士后王涛老师就给我发来一封邮件,信中是周老的评价:“刘鹏凯同志在认真研读中外管理思想基础上,反思和总结自己二十多年来创办企业、管理企业的经验教训和感悟,并吸收国内外一些优秀企业的经验,撰写了《心力管理》。本书主要以讲故事的形式,从“万事以心为本”的视角,揭示了企业管理的重要规律,丰富了企业文化理论,提供了企业文化建设的新范例。全书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富有哲理,给人启发。本书不仅是企业文化建设和企业管理的优秀读物,也是提高思想修养和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参考书,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至今读来,仍给我无限的鼓舞和激励。除了周老的评价,王涛老师还写了一篇对心力管理的评论文章(《细微之处见真知,平凡之中显真章》,后来发表在核心期刊《工业经济研究》上。

几年了,周老到黑松林走走的允诺一直未能兑现,我理解老先生年岁已高行动不便的无奈,每当去北京,只要时间允许,我都会到他家里坐坐,陪老人聊聊天,拉拉家常。2016年夏天,我去北京参加中国作家协会的会议,期间我和助理小胡再次拜访周老,同行的还有中国化工作家协会理事陈丹江老师。周老照例早早在楼下迎接我们,不同的是他手中多了一根拐杖,人也消瘦了许多。那天,周老穿了件白色的旧汗衫,背后还破了几个小洞,他攀爬楼梯显得有点蹒跚,精神状态也大不如前。待到家坐定,周老告知我实情:近期患了带状疱疹,疼痛异常,备受折磨,幸亏在老伴彭老师的精心照料下,已经有所好转。听罢,我心中五味杂陈,有种说不出的疼惜和难受。

那天,周老谈了很多他对经济形势的见地,他很健谈,思路敏捷,说起建国初期中国工业经济发展,他认为应该“从轻工业抓起”,谈到改革开放初期,他又肯定“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的认识,周老更关注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走向,他时不时询问我江苏工业经济的状况,询问我的企业近况,以及如何“用心管理,管到心里”,适变应变,以“软”补“硬”,物质精神两个文明双丰收,每每听到我的回答,周老都会露出欣慰的笑容,他鼓励我要与时俱进,不断创新,用心经营,用心管理,把企业做好。我情不自禁点头,心中充满敬重与感恩。“我们来合个影吧?”陈丹江老师出于对周老的景仰,想与周老一起拍个照片。“彭老师,把我的衬衫拿来。”出于对客人的礼貌,周老执意要在大热天里穿上周正的衬衫。正人君子啊!

临别时,我再次向周老夫妇发出到黑松林做客的邀请,周老说等带状疱疹治愈后一定会回江苏,烟花三月下扬州。哪曾想,这一别竟然成了永别,到黑松林走走的邀请竟成为无法实现的遗憾。

2018年春节前,我曾安排办公室给周老邮寄了些家乡特产,没过几天,快寄公司打来电话说周老夫妇已经搬离,无法与收件人联系。几番查找后,获悉周老夫妇的新住处——河北廊坊的一家养护中心,我赶忙电话联系,一番衷心的祝福后挂上电话,心中怅然若失。

周老逝世的日子是2018年3月5日最早网络刊登此信息日子是3月8日,我得到消息时已经整整过去了6天,我深深自责,几欲落泪,忙给彭老师发去邮件,表达哀思。彭老师很快回复了邮件:“刘总,谢谢你!如你所言老周在天堂摆脱了痛苦。他生前遗言一切从简,没有想到告别会会有李克强总理的花圈。他覆盖了中国共产党的党旗,进了革命公墓。他在天有灵,会祝福我国的经济发展越来越好。

苍天不语,我肃然起敬,感怀先生倾毕生心血,为完善中国特色经济理论体系做出的卓越贡献,感恩先生于我的善意及谆谆教诲。鹏凯叩首,愿先生千古!


2018年3月20日晚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