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七月流火——80后,我们那年的高考

敦敏二公子 2018-11-12 15:34:49



[notice]: 二公子所有作品均为原创,请注明作者:敦敏二公子(联系QQ:1040126448)。欢迎转发,欢迎关注!

这两天又是一年高考的日子,新闻里又在一遍遍地播报关于这场全国关注的考试的点点滴滴,考生、家长、老师、试题、交通、住宿,任何一点都能成为话题。我也想谈谈我的高考,谈谈我们80后的那段青春记忆。

从来不觉得青春还长,转眼一看,我们那年的高考已经整整过去15年了。这几天和年少时的小伙伴聊天,还会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地开着对方的玩笑,可是仔细一想,彼此都是已过而立之人,当年一起并肩奋战,考完试一起对答案,晚自习放学后结伴回家仿佛还在昨天。

现在的高考,似乎每年都有新的举动,离开大学校门都十多年的我,已经彻底不了解如今高考的模式了。而在我们那时,回望以往的高考,二十几年都没有任何变化,时间永远在7月,几乎是整个夏天最热的日子,科目永远是那么几门。高考留给我的印象是那么深,以至于我到现在都能回忆起当年的作文题目《答案是丰富多彩的》,还有99年的高考题目《假如记忆可以移植》,98年的高考作文《坚韧——我选择的品质》,那时高考试卷除了北京上海,几乎全国都是统一的,几十上百万人都在那最热的7789三天挤那最热门的独木桥,那时也鲜有听闻有谁去参加国际高考,出国读本科。我们寒窗苦读十二年,也就为了那三天,现在想想也是蛮热血沸腾的。


二公子是2000年在江苏参加高考,那一年的高考还在七月,那一年是第一次实行“3+X”。所谓“3+X”,是指高考科目在我们那一年第一次发生了变革,在之前的二十多年,高考一直是一成不变的“3+2”科目,语数外三门,再根据文理科不同,外加物理化学或历史政治两门,总分是750分。而从2000年开始,高考开始变了模样,语数外三门不变,理科变成物理化学生物三门,文科变成历史政治地理三门,响应所谓的“素质教育”,理科三门称为理科综合,三门科目用一张试卷考试,一张卷子总分260分,再加上语数外三门,总分只有710分。

那时候,高考填志愿要在考前完成,记得当年江苏省招办下发过一本手册,白色封皮,内容包含今年全国各高校计划招生人数,前两年的录取分数等等。那时候鲜有电脑,人们还很少会用excle等软件处理数据。我的父上大人、母上大人用最原始的纸笔把打算报考的高校历年来的招生人数和录取分数线做成表格,一个个地分析对比。学校里周考、月考、段考进入高三以来就不间断,最后真是考麻木了,考试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什么紧张感了。我们当地的市教育局还组织了三次模拟稿,全市统一命题,考完公布排名,给大家填志愿做参考,想想大家都是蛮拼的。

高考填志愿也是一道坎,当年的我对于将来从事什么职业,去哪所城市一片茫然,有一阵子忽然突发奇想要去做医生,一开始瞄准的全部是医科大学。但医学院动辄五年甚至七年的学制,让我有点心生畏却。恰逢邻家的一位姐姐刚刚从南京医科大学本科毕业,想回我们当地的市级医院找工作,四处托人。邻家阿姨告诉我:想做医生最好读完硕士再出来,要不读了博士留在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也是很好的。话是实话,不过着实把我母上大人吓着了,大学还没上呢,就要读个女博士出来吗?自此,读医科的想法被掐灭了,不过我也对生物实验、解剖确实不是太感兴趣。

人总是随大流了,当年的电子工程、计算机一类正是热门中的热门,后来斟酌良久,选了一个电子类的专业,又在大学选择中犯了难,究竟是北京、上海还是南京?就像押宝一样,一次又一次地翻看父上大人、母上大人呕心沥血制作的“录取数据”,一次又一次地掂量自己的成绩排名,最终还是保守地报考了省内高校南航。

还记得交志愿表的那天是个下雨天,整个城市一片滂沱,我把装志愿的纸袋子塞在书包最里面,披着雨披,蹬着脚踏车赶到学校,拿出志愿表的时候,那牛皮袋子的边缘还是有点阴湿了。我的刘海有几绺还在滴着水滴(90后,00后的孩纸们别问我这么大雨为什么不打车或是父母开车送,没原因,二公子任性,喜欢大雨天骑自行车~~)。我还记得当时教室里一片嘈杂,同学们互相打听着要去考哪所学校。阳笑嘻嘻地走过来对我说,他也报了南航,我还对他开玩笑地说:有完没完,天天跟我学是吧,一直见面不腻啊?好吧,我的这个小伙伴,初中高中一直同班,直到大学还是同学,再到今天,依旧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从12岁开始的友谊,不知道会不会一直到82岁?

高考前还有一段小插曲,要拍摄报名照片,录入报名系统。2000年的时候高考已经实现网上报名系统了,照片也是电子照片,不过当时电脑十分稀罕,会上网的人也没几个,拍张数码相片也是件新鲜事,所以都是学校统一组织的。我还记得当时是在教学楼下扯了张大白布做背景,我们每人拿了一张编号去排队拍报名照。照片出来后,我们几个爱漂亮的女生觉得效果不好,商量着一起去市教育局重新拍照修改,我是和同桌小赵一起蹬着自行车过去的。教育局里负责拍照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摆弄了半天,给小赵拍的还是不满意,他说自己也是第一次用这新鲜玩意,手抖,哈哈。于是我自告奋勇,要帮忙拍照,其实也是想试试传说中的数码相机。拍照的师傅把相机递给我,还特意叮嘱我把相机上的挂绳套在手腕上,免得手滑摔了这精贵的电子产品。于是乎,同桌小赵高考证上的大头电子照片就出自我二公子的大作了。


高考那天,正是15年前的夏天,77日。天气很给力,不是太热。我妈开着风驰神勇的小轻骑,一路把我送到考场。我是在一中考点,考前前一天大家还一道去了考点“踩点”,我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太阳很好,我从考点出来,在学校门口碰见了我们班的“学神”杨光,为什么不叫他“学霸”而叫“学神”呢?因为这家伙本身年纪就小,比我们班的小伙伴们要小个一岁,学习巨牛,数学都是满分的那种。高考前拿到了奥数金奖,据说国防科大的计算机系已经来了录取通知书,不过小杨同学傲气地说:不去。一门心思要考清华,当然,最后是如愿以偿了,超过一本分数线100多分,再加上奥数加分,是我们班唯一一个考上清华的。关键是这位小杨同学根本就不是苦读类型的,从来一副心不在焉的神情,记得一次自习课,我有几道数学题目不会,跑过去问他,远远看他正躲在一本立起的课本后埋头苦读呢,走进一看,这位仁兄正拿着小刀甩啊甩的,在课本掩护下在桌上玩飞镖。。。。。。,当时我就说了:杨光,你这样是想气死我们吗?就这样人家照样一考试就甩我们几十分。多年以后,不出大家所料,像众多传说中的“学神”一样,小杨同学一骑绝尘去了美帝主义继续修行,现在还在深入资本主义阵地中。

到了考点外围,已是人山人海,考生、家长都围在外面等待学校开门,我们的班主任老徐正笃悠悠地站在学校大门口给学生发准考证,为了防止每年必定出现的“准考证”忘带事件,我们班主任想了个绝招,几大任课老师统一保管证件,在考试当天在考场门口再发。每来一个同学,老徐就用他独特的普通话勉励我们:好好考,别紧张。我们的班主任姓徐,但长的很像香港的一个武打明星元彪,连脸上的那颗痣长的位置都一样,他是南方人,普通话发音不标准,说话总是带着长长的尾音。高三最后阶段,他的口头语就是“不紧张”。有好事的同学背地里就叫他“不紧张”或是“元老师”。老徐是高二才开始带我们的,之前的班主任也是教物理,长的很像武打明星李连杰,后来去了深圳,哦还有,我们的年级主任长得有点施瓦辛格的风采。恩,二公子确定自己的母校不是武术学校,还是一所省重点高中,哈哈。

还记得那年第一门考语文,考试出来,还未出校门,我竟然被我们当地电视台的记者围住了,没错!二公子在高考当天上电视了!我既不是考场里第一个出来的,也不是最后一个,为什么当时选了我呢?大概是因为二公子长的比较好看吧?哈哈哈,事实上是那帮记者刚好赶到,随机抓了几个学生就架上摄影机了,还记得当时记者拿了一根长长的话筒伸向我问道:考完什么感觉,考场外有家长等着吗?我自以为字正腔圆,神态飞扬,展现出了跨世纪一代高三学生的朝气蓬勃,可没过几天我就在我们当地的新闻播报里看到了自己呆若木鸡的神情。

高考结束后,是漫长的无忧无虑的暑假,似乎此生最轻松最惬意的时光就在那时了。后来,我如愿以偿地考入了南航,后来循规蹈矩地成了一名航天工程师。我的高中那帮死党小伙伴们,朱猪报了南理工,后来嫁给了同校的博士师兄,现在是南京一家研究所的工程师;美女宋去了徐州医学院,是徐州一家大医院妇产科的顶梁柱,已经成为我们这帮同学生孩子的“御医”;李晨去了矿大,现在徐州一家大型国企工作,是一对龙凤胎的妈妈;园园去了华东理工,现在魔都和我在城市一东一西遥望着,刚刚休完产假又搬了大house;同桌小赵去了徐师大,现在是深圳的武警中尉;阳和我在南航分别后,我俩终究在研究生阶段没继续做同学,他回徐州做了一名光荣的“人民公仆”,最新动态是在网上成了“晒娃狂魔”;大老李,去了东南大学,本科毕业后做了一段时间的高校辅导员,后来读了研究生,现在南京的金融圈里呼风唤雨着;黄胖胖,去了南医大,大学时给我寄来一段人指骨标本,“勉励”我好好学习,他回老家做了一名眼科医生,后来怎么就弃医从政,也当人民公仆去了。

也有高考不如意的小伙伴,可是人生的路那么长,谁能说一考定终身?有报考复旦落榜的邻班的学霸,现在是中科院的博士;也有有不声不响的同学,成绩一直不出色,去读了大专,毕业后做保健品代理,坐拥名车豪宅。。。。。。

多少年过去,再回忆高考,其实时间拉长了看,没有考的好与差的说法,重要的是所有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做份相同的试卷,然后决定去哪座城市,将来做哪个行业,今后和谁成为知己,和谁一起旅行,和谁牵手走一辈子。不管故事怎样,结局如何,一切都是美好的。

我亲爱的年少时的老同学,真心谢谢你们陪我渡过那段最纯真的高中时光,陪我坚持完那场此生最难忘的考试。高考后,我背起行囊,离开生活了18年的城市,从此他乡是故乡,再未回头,大城市的活色生香总抵不过家乡的一句乡音,一丝乡愁。青春就是一本打开了就合不上的书,人生就是踏上了就回不了头的路,无论如何,我很感谢15年前的那场考试,让我进入了大学,选择了现在的职业。年少的小伙伴们,50年后再相聚,你还能记起我吗?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