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高负债中前行的二级医院

医学界智库 2018-10-10 14:00:59

导读:

三级医院之间频频出现的“建大楼”、“买设备”、“拼硬件”的“军备竞赛”在二级医院中也早已展开,公立医院盲目扩张的动机和需求并没有因为医院等级差异而有所区别。


作者:温宁

来源:“医学界产业报道”微信号

  

  前,有媒体报道,根据2014年内蒙古医院成本核算监测报告的统计,40家不同级别的医院均存在长期负债,资产负债率大部分在40%~50%之间。自治区级综合医院平均负债11.6亿元,盟市级平均负债3.9亿元,旗县级平均负债7000多万元,一些医院的负债竟高达85%!


  触目惊心的二级医院负债率


  据原卫生部卫生发展研究中心2012年发布的《县级公立医院经济运行研究报告》数据显示,1999年县级公立医院资产负债率约为25%,此后逐年上升,到2011年以达到36.7%。截至2010年底,3120家公立医院政府性债务977.74亿元,575家医院存在债务逾期现象,逾期债务为30.42亿元,县级公立医院在运营中长期承担巨大的经济压力。


  2010年,南方医科大学进行了一项医改研究课题,调查结果显示广东省192家县级医院中,没有负债的仅有4家,占总数的2.08%。另外188家县级医院平均负债额度达到4826万元,其中负债最高的一家医院超过10亿元。


  二级医院的疯狂扩张


  虽然作为医院融资和发挥财务杠杆效应的一种方式,负债经营已经被医院管理者普遍接受,但是很多二级医院债台高筑的背后却是疯狂扩张的逐利动机。


  根据《县级公立医院经济运行研究报告》,县级公立医院长期债务规模达到658.5亿元,基本建设和设备负债占73%。三级医院之间频频出现的“建大楼”、“买设备”、“拼硬件”的“军备竞赛”在二级医院中也早已展开,公立医院盲目扩张的动机和需求并没有因为医院等级差异而有所区别。


  2013年有媒体报道,山东省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投资3亿元打造总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设计床位1200张的医院新址,当时的记者写到“从外表整体看来,建筑设计独具匠心,装饰奢侈豪华,为其他县级医院所不能比,其建成后必将成为项城市标志性建筑之一”。


  据称,时任项城市市长曾经要求,“工程建设要高标准,高质量,设备要上国际一流的,到周口、郑州能看的病,我们也能看……要有赶超大医院的气魄,把市一院新址建成现代化的一流医院”。


  和很多县级市一样,这个以“莲花味精”著称的县级市至今依然没有一家三级医院,第一人民医院本院也不过350张开放床位。


  据称,3亿元的建院资金将采取BT(Build And Transfer,建设-移交)模式运作,医院投入使用后,将花费10年时间连本带息偿还。作为典型的投入高、周期长的行业,长期投入对医院发展来说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且不说未来十年内持续的人员和设备预算究竟还要让医院承受多大的经济压力,对于项城这样一个120万人口的县级市来说究竟能否消化如此大规模的医院规划可能更值得考量。


  同年6月,山东省兖州市人民医院新院则遭遇改制,该院被华勤橡胶工业集团控股。当时,医院工作人员无奈表示“我们医院为建医院都被全部抵押出去了。”据悉,由于不断举债扩建,兖州市人民医院新院区耗资预算从4.5亿升至6.5亿元,有医院内部人士透露实际耗资比这个数字更高,而2011年兖州地方财政收入也只有27.43亿元。


  和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相同,兖州市人民医院的预计床位数也是1500张,并号称要打造“鲁西南一流三级甲等医院”,但在刚刚规划时,该院的床位数仅为1000张。


  值得注意的是,与项城毗邻的两家县级医院也都在筹划着版图扩张:济宁金乡县人民医院扩建规划耗资4.5亿元,目标是吸引“苏鲁豫皖四省八县市区患者”;菏泽曹县人民医院扩建规划耗资10亿元,欲“打造鲁苏豫皖医疗高地”——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曹县2011年的财政收入才刚刚超过10亿。


  以当时的情况,财政显然无力承担医院扩建的成本。除了举债,恐怕医院还得通过增加收入偿还债务并维持日常运转。即便大规模扩建的初衷是缓解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真正实施起来也只是加重了患者的负担。


  高负债经营动机何在?


  限制公立医院扩张,是医改多年来关注的重点。早在2007年,原卫生部就多次出台文件,要求各地卫生行政部门严格控制公立医院盲目扩大建设规模、超豪华装修、负债建设,但医院负债扩张的脚步却并没有因此而减缓慢。2014年,国家卫计委印发《关于抓好2014年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工作落实的通知》,再次要求禁止公立医院举债新建医院或购买大型医用设备等。今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又发布《关于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重申“明确县级公立医院床位规模、建设标准和设备配置标准。床位规模按照功能定位、当地医疗服务需求等情况予以核定。严禁县级公立医院自行举债建设和举债购置大型医用设备”。然而,事实证明政策的三令五申,并没有真正扭转公立医院的逐利机制。


  有业内人士认为,超标准下进行的医院的盲目扩张和重复建设,恐怕已经成为二级医院抢夺同级医院资源,进而对抗三级医院“虹吸效应”的一种手段。但随之暴露的却是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二级医院在技术人才方面同三级医院始终存在差距,其服务的对象也并不相同——做好常见病多发病的治疗应该作为这些医院关注的重点。扩建之后,老百姓真的愿意去这些县级医院看危重病吗?


  另外,破除“以药养医”之后,新的补偿机制不到位又增加了医院的经营性负债。据统计,2013年6月,试点县级医院因取消药品加成而减少的收入共45.09亿元,其中通过医疗服务价格调整补偿24.22亿元,占53.70%;通过加大财政投入补偿8.92亿元,占19.78%;余下11.96亿的缺口全部要由医院自行消化。


  与此同时,新的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意见又强调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切实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关键环节,突出了县级公立医院在落实分级诊疗中的作用。9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再次明确分级诊疗建设的时间点和各级医院诊疗服务的功能定位,并强调要将县级医院作为建设重点,实现县内就诊率提高到90%左右,基本实现大病不出县。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一系列的政策在某种程度上给虎视眈眈的二级医院增加了进一步扩张的理由。但是无论是县级医院还是城市二级医院的发展都应该以提高医疗服务质量为核心,如果只是单纯着眼于“量”的扩张,那么在畸形的医疗市场秩序下,二级医院恐怕仍将继续在高负债中前行。


(本文为“医学界产业报道”原创文章,转载需经授权并标明出处。)


  想和界友们一起分享您对医院管理和产业政策等方面的经验和心得?欢迎投稿至yxjtougao@126.com,期待您的来稿


医学界产业报道
(微信号:HealthcareReport)

关注医疗产业动态、行业资讯、医院管理及医改政策,为医疗行业管理、决策及研究者提供快速、有价值的医疗产业信息。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链接进入"医学界产业报道"微社区。欢迎加入医学界产业政策微信交流群,请联系微信号foreverMS。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