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红色之都——瑞金

吴氏山海经 2018-05-30 12:09:20


【题记】2017年暑假带孩子和母亲回老家,途径瑞金,停此一游,补了多年的缺憾。



差不多下午四点到达瑞金,离家乡南康只有一百五十公里路程了,本可一口气开回家,只是我似有所恋;瑞金一直是自己的心灵家园,来看看这个80年前的苏维埃红色首都,来这里和无数革命先烈谈谈心,来这里感受一下那个年代的革命激情,成为了自己的一个未了心愿,今天正好有这么个机会,我又如何甘心放弃?

于是毫不犹豫地从高速拐出,直奔红都瑞金。昨天我还在责怪毛主席老人家当年从井冈山撤退时也经过了我的故乡,为什么不把红都定在南康呢?进入瑞金,这种疑惑、怨气全没有了。整个赣南地区,要想在山谷之中找到第二处似瑞金这么大的一块开阔地是不可能了,其人杰地灵之风水则更是我辈所无法体悟,我脑海中也就剩下一个声音:“红都非瑞金莫属!”


苏维埃纪念园

孩子们和母亲太累,一到宾馆就不愿再出来。此时才下午五点,烈日当头,我舍不得把时间耗在宾馆空调之中,一个人驱车来到中央苏维埃纪念园,这里还同时建有中央革命根据地历史博物馆和瑞金革命烈士纪念馆

中央革命根据地历史博物馆已下班闭馆,我便沿着左右两侧的台阶拾级而上,台阶的中央是巨大的苏维埃精神字雕,“无私奉献”、“艰苦朴素”等革命优良传统醒目而震撼。来到山顶,一座高11.07米、底座平台面积508平方米、用黄铜浇铸的中华苏维埃纪念鼎跃然眼前;顺山而下,围着山腰依次排列着当年各根据地创建历史和主要创建人,这些根据地散布在中华民族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犹如星星之火,中间虽屡遭熄灭,但其顽强的生命力终成燎原之势,铸就出了全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与历史博物馆隔一条马路相对而立的是瑞金革命烈士纪念馆,围绕着纪念馆有四次反围剿纪念园以及瑞金将军纪念碑。我在每一位将军面前默哀,并在心里数着瑞金的开国将军,孙文采、杨力、杨俊生、刘锦平…….一共是十三个,而且都是少将。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从头数了一遍,从头看了一遍简介,没错,十三个少将!

瑞金是苏维埃发源地,共和国摇篮,红色首都,整个县大部分青壮年都已参军,为什么连一位中将都没有而只有区区十三位少将?是开国元勋评定不公?是瑞金人有勇无谋?还是其他原因?途中遇见的一位当地人是这样告诉我的:瑞金人牺牲的太多了,肃反、长征中编入殿后的红九军团、汀瑞游击队编入新四军遭遇皖南事变,这么大的牺牲,人民军队中的瑞金人活到建国后的没几个了

苦难的瑞金啊,你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付出了太多太多,主力部队长征之后,光是被国民党反动派屠杀的老百姓就多达十几万;英勇的瑞金啊,你为苏维埃的建立和成长呕心沥血、前赴后继,三年多的时间里,光是参军的老百姓就有十多万;光荣的瑞金啊,共和国因你而生,共和国从你这里走出来,这份荣耀又岂是将军的军衔、数量所能衡量的呢?


叶坪

第二天早上六点就起来了,先去叶坪,去看看苏维埃一大会址,去红军广场感受当年瑞金人民的革命豪情和激情。

早晨的叶坪宁静、祥和。我来到那个依然如故的大草坪时,不免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刹那间仿佛进入了八十六年前那个开天辟地、改天换地的喜庆会场。

这里有小至15岁的少年红军大到六十多岁裹着小脚的农村老太太,这里有斗字不识、对“马列主义”毫无概念的赤贫老乡,这里也有全国各地汇聚而来的留洋学者、诗人、哲学家、职业革命家,不论年龄,不论学识,不论贫富,共聚于此,只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建立苏维埃共和国。对参加会议的大多数人,甚至于对整个中央苏区的大多数人而言,“苏维埃”仍还很抽象、遥远,幸好分到手的土地是实实在在的,不再被地主老财盘剥欺负是实实在在的,过上了“吃得饱、穿得暖”的日子是实实在在的,尽管分不清“大胡子马克思和小胡子列宁”,这些实实在在便是对苏维埃最好的诠释。

盘腿坐在地上的参会者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参加的竟是一个中华民族百年历史上最重要最光辉的一次会议,那位裹脚老太太怎么也想不到她竟成了新中国的缔造者之一,甚至于在主席台上慷慨演讲的毛泽东此刻恐怕也未想到这次会议竟成了多灾多难的华夏大地上空一声惊雷,惊醒了麻木的中国人,惊醒了受苦受难的中国亿万劳苦大众。

叶坪,这个瑞金小镇,伴随着苏维埃的成长而成长,因苏维埃的苦难而苦难,最终随苏维埃的胜利而载入史册,让后人永世铭记。


红井

从叶坪出来后,女儿磨蹭着不愿前往红井,也难怪,她不了解红井的历史,难免心里犯嘀咕:一口井有啥好看的,再说天气又这么热!

我许诺上车后给大家讲红井的故事,她们这才开始行动。

一上车,女儿就说:“老爸快讲故事。”

“话说八十六年前,毛主席带领部队来瑞金,先是驻扎在叶坪,后因敌机轰炸迁到了沙洲坝,也就是我们今天要去的红井所在地。有一天傍晚,毛主席办完公事从外面回来,刚下马,看见乡亲们在池塘里挑水,便问:这水挑去做什么用?乡亲们回答说:喝呀!毛主席说:这水这么脏,能喝吗?乡亲们苦笑着:有什么办法,再脏也得喝呀!主席问:不会打井吗?乡亲们摇摇头说:沙洲坝人喝不得井水,这是天命,挖井会触犯龙的!毛主席哈哈大笑,不要信天命,要信革命,还是打井吧。我来替大家找水源,定个位,破个土,你们信风水,怕得罪旱龙王,我不怕,如果龙王怪罪下来,让它来找我算账好了!

没几天功夫,在毛主席带领下,一口井便挖成了。从此,沙洲坝的乡亲喝上了井水,结束了祖辈挑塘水喝的历史,因为井是红军来了以后毛主席亲手挖的,所以乡亲们给这井起了个名字叫红井。”

孩子们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大家已来到了景区门口。

进入景区,最显眼的是“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十二个大字,我对女儿说:“这十二个字代表了当时毛主席的工作出发点,‘一切为了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方针也是中国共产党始终的群众路线,刚才红井的故事便是最好例证!”

女儿似有所悟:“所以才有红军与当地百姓的军民鱼水情吧!”

田园般的红井景区犹如世外桃源,今天如此,当年也应如此。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是苦难的中国,军阀混战、天灾人祸、饿殍遍野、民不聊生,而飘荡在中国东南一角——瑞金——的绚丽快乐之梦,曾经使这片狭窄的山川宛若天堂,红井景区便是那座天堂的缩影。浓密的树荫下和宽阔的水田旁,学校、医院、合作社、俱乐部、政府机关散落其间,每一个清晨和黄昏,这片天地间都会想起红军官兵快乐的歌声,祥和的生活景象恍若隔世。

红井在景区深处,在当年毛主席故居门前,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大家显然有些累了,但一看到红井,精神都为之一振,孩子们更是一路小跑奔过去,我指着水井傍边的石碑说:“现在,爸爸接着给你们讲完红井的故事,好不好?”

“好!”孩子们异口同声。

1934年红井长征离开瑞金后,很快国民党反动派就占领了瑞金,当他们得知这口井是毛主席亲自挖的时,便用土把井填埋了,瑞金老百姓只好又过上挑塘水喝的日子了。但一到夜晚,老百姓就会聚坐到井边,抬头看看天上的北斗星,低头摸摸倒塌的井垣,心里念着红军,念着毛主席,只盼红军能早点打回来。就这样,一直坐到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1950年,沙洲坝人民将主席带领军民开挖的水井进行了全面整修,同时在井旁立了这块碑。”

“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女儿们振臂朗诵。

这岂止是一口水井,这分明就是一口博大精深的思想之井;这打上来的又岂止是清甜透凉的井水,源源不断冒出的分明就是一股股毛主席留给我们的思想清泉!自己多年来苦苦追寻的“初心”原来在此!


结束语

这次回乡探亲式的红色之旅,对自己对孩子都是一次很难得的革命传统教育,受益匪浅;看似了却了一桩心愿,其实却更增加了对瑞金的眷恋,这或许正是红都魅力与魔力之所在吧!

瑞金,这座精神源泉之城,这座找寻“初心”之城,不仅仅是一座地理意义上的山城,更是一座无比辉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思想宝库!




写于2017年9月


 


公众号号内更多游记回顾请点击以下链接:


马六甲海峡


追问柏林


澳大利亚悉尼


三千年耶路撒冷


呼唤和平


海峡对岸


和平使者——郑和


南太平洋上的情人——皇后镇


亦粉亦霸亦佛之南京


布达拉宫:那画那塔那诗


圣湖圣山圣寺


初涉川藏线


苏州穹窿山


遵义之行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即可关注!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