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少林寺和少琳寺的故事……

有色青年 2019-06-30 03:48:50

1



是我的铁粉都知道

最近一个多星期建国我过的并不是很如意

这一切都源于那天那个晚上

记得那晚风很大,星星很亮

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我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小火苗

于是开灯、折身、悄悄默默的把手伸向了床头柜

倒腾半天

终于…

扯出一包辣条…



2



借着午夜暧昧恍惚的灯光

我迫不及待的用牙齿撕开了包装

已经不在乎刷过牙的我

公鸡啄食般的从袋子里叼出一根根辣条

撕扯、咀嚼、品尝、吞咽、回味

最终得以饱腹,满意睡去



3



然而做什么事都是有代价的

第二天早上起床觉得牙根隐约的疼

那种疼很飘渺很难捕捉

就像是在你有防备的时候他屏息苟着

你稍稍卸下防备他就冷不丁的出来给你一刀

等你缓过神想细细回味一番

妈蛋,他已经跑了

总之,疼的不痛快,觉得很不爽



4



这很影响上班状态

所以一大早来到公司我便给同事们分享了我的遭遇

大家纷纷热心的出谋划策

说真的,当时我还真有点感动

有人说:可能是你遭受到了辣条的诅咒

有人说:你这就是上火,多喝热水就行了

我忍着隐疼听着他们瞎掰

脑海里已经不知道给他们买了多少次橘子

终于还是有明白人

最后小白白恍然大悟:“呀,建国你是不是长智齿了?”



5



我脑袋里“叮”的一声

擦,我怎么没想到!

记得我是有智齿的,一定是昨天晚上撕扯太用力

不幸打扰到了沉睡多年的智齿的安宁

于是它们开始耀武扬威的向我证明他的存在了!

好好好,智齿你牛X,你去买橘子,我不动

后来,我问小白白,那这该咋办?

小白白思索了一会,并把目光伸向远方

淡淡的说:“长痛不如短痛,还是拔了吧……”

小白白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淡,目光很轻

但却给人铿锵有力不可置否的感觉

这使我想起了小学课本就义前的刘胡兰

那一刻让我坚信小白白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好!那咱晚上下班就去拔牙!”

毕竟我是一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



6



我选择拔牙的地方是一个亲切的民办诊所

之所以说他亲切,是因为他没有医院那种压抑紧迫的氛围

据说这家诊所的老板原来是也是某家知名医院的主治医生

后来因为不喜欢医院内部的勾心斗角利益所向,选择了出来单干

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

我脑海里泛起这样一副画面:

少林寺的大师兄自小勤奋好学,正直善良

他深受方丈喜爱,并已经作为下一任方丈的首选

而心术不正的二师兄羡慕嫉妒恨

于是处处陷害刁难大师兄,大师兄以门派和谐为重并未理睬

但最终老方丈被二师兄成功蛊惑

准备以门派之规惩罚大师兄

大师兄心灰意冷,连夜逃出寺,消失在茫茫深夜

时隔数月,江湖传言嵩山北部冒出个新门派:少琳



7



到了诊所,简单的说明了情况

医生叫我去先拍个片子看看

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的我站在了一个庞大冷冰的金属仪器面前

伦琴射线是怎么穿透了我的皮肤,只有我自己最清楚——建国

片子出来后,医生对着灯光仰头模琢磨着

而我的心思却在另一半:

这么多年来,也拍过不少照片,自拍,摆拍,P过的,没P过的

但是这种面部透视的还从未尝试过

如今,我的骨骼就这么赤裸裸的呈现在我面前

龇牙咧嘴的一大排牙齿

毫无修饰

虽然我知道他们是属于我

但是还是觉得好陌生

没想到我美丽的皮囊下

还有这么真实的惊悚



8



“你这个智齿确实需要拔”

医生冷不丁的发话把我拉回了现实

“还有,刚刚检查了你的牙齿,还有两颗蛀牙需要补……”

医生说话面无表情,而我突然感觉有点难过

一是因为智齿要拔了,不管怎样,他曾经都是我的一部分,拔掉之后医生会不会把他们还给我,如果不还给我,我要不要把他们赎回来,再找个地方把他们存起来,百年之后……

另外一方面是,鬼知道我小时候为啥要吃那么多的大白兔……

痛定思痛,我说:“好吧,医生,听你的,一共得多少钱?”

“两颗智齿1200,补牙1000,加上其他零零碎碎,3000搞定”,医生眉头紧锁的说,给人一种刻不容缓毋庸置疑的感觉。

啥?要……3000?!……

我顿时丢掉了所有的矫情,也失去了砍价的勇气,甚至忘了还在疼着的牙,我弱弱的想,我一个月挣得都不够拔牙的……

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当时我甚至想拜师,问:“现在招我这个学徒还来得及不?食宿自理,工资随意!”

“哎呀,突然想起来该哄我家的猫睡觉了,我得先回去,咱们改天聊”

不知道为啥我会选择这样一个逃避的借口

最终,我拿起了大衣冲出诊所大门,落荒而逃,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9



次日我把此事的经过告诉了母上大人

母上大人当时正忙于踢毽社交,完全没在听我在说什么

数小时后,她终于想起,然后告诉我:“咱们村头有个老牙医也行啊,改天我帮你问问,就是不知道他眼花的还能看见不。”

我顿时失去了对话的兴致,转头就把此事转告给了身边的同事们

一同事说:“没事的建国,大不了我来,我帮你拔,不要钱那种。”

我不想告诉他我还想多活几年,于是只能脸上笑嘻嘻,心里……

最后,还是一个在医院上班的发小,让我去医院再看看,说不定……能砍价呢?

虽然我已经大抵放弃了希望

但在金钱驱使和强烈的求生欲的支配下

最终,我接纳了他这个建议

走,咱去少林!



10



昨天,一个风和日丽的周六

我坐在公交车上,心里五味陈杂,两颗智齿,似乎让我参透了整个世界

到了医院,再次感受了X射线的普照,张大嘴巴迎接了神圣冷冰的小铁镜

在明亮畅快且充满着84消毒液味道的诊疗室里

医生盯着我清秀的头骨自拍在仔细研究

我忍不住怯怯的问:“大夫,我这个……”

“哦,没事,不用拔,你这是上火导致,吃点消炎药,多喝点热水就好”



11



……去你妹的少琳,呸!




——END——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