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灵魂迷宫之【九龙皇都 】五 起因

翡翠哥 2018-12-05 14:24:07

上午10点,我在家中醒来。想挪下动身体,却发现每一个关节都传来刺骨而钻心的疼痛。就似乎每一块肌肉都有了生命,拼命想挣脱我这个躯壳一样。回想起昨晚的一切,恍如一个十分真实的梦境。或许你曾经梦想过自己能像电影主角一样的驰骋沙场,占尽风头。但事实是,你会像我一样,瘫痪在床。整整花了十分钟我才从床上站了起来,将全身肌肉弄得稍微松弛了一点。走进浴室去洗漱时才发现我浑身遍布了大大小小淤青和伤口,不过都止步于皮外,不知道算不算是幸运。

有时候想想,生命真是充满着意外。


40分钟后,我驱车到了医院。我原本以为我会是受伤最严重的人,结果却连住院的资格都没有。相反的,许倩的情况比我严重很多,竟然还伴有内出血等状况,也不知道是被我打的还是逃跑时候摔的。但是,两种情况似乎和我都有着直接的关系……

我将车开进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入口,在收费栏处等待拿取电子停车卡时,忽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我左边开过,驶了出去。我愣住了,那是一辆黑色宾利!这么巧,在这里又遇上了这款车子。

我先到医院对面的超市卖了两袋保健品,也算是稍稍弥补一点愧疚感。之后便往住院部大楼走去。许倩住在11楼的病房内,要上去必须经过医院那行动迟缓的电梯。而要是走楼梯的话,竟然要绕到大楼的另一端。

1104,我在房间门口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何,站在这个门口的那一刹那,我竟然感到了一阵莫名的紧张。我是害怕面对昨晚的事情,还是害怕面对她呢?

这时,房间内传来了一连串高调的笑声,让人感觉十分的浮夸,却十分的耳熟!我眉头一皱 嗯?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男子和我迎面相对。想必他也未曾料到门口会这样站着一个人,吓得向后退了好几步。

“别来无恙啊,李老板!”我没好气的说。“挺积极啊。”

出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李超。 他呆望我一眼。若有所思的说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偷听我们说话的?”

我看了眼天花板,无奈的叹了口气,没理会他,笔直的走了进去。他见我不去搭理他,就回身对坐在病床上的许倩说道:“倩姐,你稍等,我去去就回。”

许倩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淡淡微笑。 之后我身后便传来了房门关闭的声音。这时,许倩转头看向我,表情似乎想说什么,却又让人琢磨不透。

我走到床头的柜子旁,刚想将保健品放下,不由得一愣。 得,撞保健品了。李超那小子总能给我带来点莫名的惊喜。

我将那两袋保健品放在了床边。心里充满了尴尬,只好傻傻的笑了笑。

此时,许倩却微微低下了头,将目光移到了地板上。淡淡的说了句:“你好。”

我的心竟然跟着狂跳了一下。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然道我已经被她被将军了吗?

我看着她的脸,美得如此干净,就如同清澈淡蓝的湖水,温雅细腻。

我定了定神,问道:“你好点了吗?昨晚……”

我话还没说完,她便打断了我,说道:“昨天晚上我真的是吓坏了,才会向你动手的”说罢,她微微抬头看着我,似乎是想求得我的原谅。“对不起,伤到您了。”她接着说道。

听她这么一说,我脑袋一时间竟然就白掉了。我拿着根电筒在那里看东西有什么好吓人的啊?

但是看着她一脸的愧疚,仿佛我才是那个被打住院的人似的,一时也不好意思起来,赶忙回答到:

“你可别这么说,是我下手太重了。我才应该道歉的。”

她听我这么说完,又微微低着头,脸上都是还是布满着亏欠神情。没有说话。

“你还有哪里疼吗?”我追问。

她微微的摇了摇头。轻轻说道:“已经好多了。谢谢你昨晚帮助我。”


“嗯,那没事就好了,昨晚你受伤的样子可真是吓人。连医生都吓了一跳呢。”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很抱歉。”她抬起头看着我说道。

“啊,没有没有。呵呵”我想了想,接着说道:“当你想知道别人想法的时候,都会这么看着别人的脸吗?”

她一愣,有点害羞的起来,说道:“对不起。”

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啊?我随便说说的,你可别在意。”

她也微微的笑了一下。

我松了口气,心说,气氛终于有点回暖啊。接着,我问道:

“额 ,对了,你联系你的家里人了吗?你现在这情况……”

“我没有家人。”她打断我,“已经没有了。”说罢,她低下头,双手微微握紧了盖着下半身的被子。

我心理一震,心说完了,说错话了,我怎么这么不小心,一下子就撞枪口了呢?

于是我赶忙说道:

“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说到这,我忽然想去握着她的手。但是我很快便放弃了这想法,毕竟我们还没有这么亲密的关系。

她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气氛一下子尴尬到了极点。

怎么办呢?我想了想,心说,这年头谁家里还没一两个入土的人啊,只要让她找到生活的快乐,她就不会难过了吧,人都应该有些美好的牵挂才对。于是我看着她说道:“你不是还有爷爷吗?,他身子骨可好啦,我才见过他不久,他真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映像呢!”接着我微微的笑起来。

其实我这微笑还真是讽刺,那老头子确实我们前不久刚见过,映像也确实他娘的深。就是都不太正面。此时我更应该哭才对。不过为了让许倩能开心一点,,也只能请您老人家出来帮帮忙了。

不料许倩的表情似乎反而更加的难过了,接着她用一种几乎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喃喃说道:

“爷爷……”她停顿了一下,“爷爷也不要我了。”

听到这,我愣住了,我擦,感情你们家里人都不能提啊。这种情况,她不会一时忍不住哭出来把?那我可受不了啊。

她脸渐渐的,开始充满了忧伤,似乎是我的话已经让她回想起了那些不愉快的过往。

还真要哭啊?别呀。我赶紧一下握着她的手,然后开口说道:“你别难过了,别想太多,开心点,以后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说完这话,我立刻抽自己一记耳光。我在干什么?趁虚而入吗? 我怎么就说出了这句话呢?话说李超那小子怎么就能和她谈笑风声,嘻嘻哈哈的。我这一来就老是要点到她的痛苦啊?难道那小子的走的不是嘘寒问暖路线,一进房间就先讲一段单口相声吗?。

许倩静静的看着我,我只好将视线移开,避开这种尴尬。其实那一刻都已经都朦了,时间对我来说仿佛静止了一般。

轻轻的,她说了一句“谢谢你。”

我只好看着她微微的笑了笑。


这时,哒啦一声,房门被打开了。我赶紧将手抽回来,只见李超提着两个大袋子蹬蹬的跑了进来,接着将病床上的用的折叠桌子往床上一架。将两个袋子放在上头,打开包装。

这一刹那我愣住了。

。我揉了揉眼睛,这……

我看了眼李超,他没理会我,目光一看着许倩,仿佛在等待女王的嘉奖一般。

我回头看了看许倩。她见我看她,微微的 嗯?了一声,接着说道:“梁哥哥,一起吃吧。”

我咽了咽口水,回头对李超说道:“这是午餐啊?”

李超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不是明摆着吗?” “额,是。”我眨了几下眼睛,接着说道“你买的这两只东西,是叫做大龙虾吧?” “啊,对啊,怎么啦?澳洲龙虾。尝尝?”李超说道。

“你打包两只龙虾到医院当午餐?”我说道。 “是啊,很奇怪吗?倩姐说她经常怎么吃的。”李超答到,说罢掰下一个虾脚嚼吧起来。

“哦,那你平时也这么吃吗?”我问道。 “入乡随俗,咱们也按着倩姐的规矩招待一下嘛,怎么,你有什么意见?”李超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我哦了一声,没接他的茬,接着说道:“倩姐?”我看了一眼许倩,想起刚才李超出门的时候就这么称呼她。于是喃喃的问道。“许阿姨,冒昧一下,您今年的芳邻是?”“我吗?”许倩看着我“23”。

我若有所思的又 “哦”了一声。 这时李超没好气的对我说:“唉,这是我们的事,你别管。”

我“ ”了第三声,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时,李超解掉了自己的外套,用纸擦了擦嘴角的油后看着许倩说道:

“啊对了倩姐,昨晚你为什么要去这么恐怖的地方呀?”

我心说,李超啊,你终于干了件正事了,我正愁没有突破口呢。我来给你点个赞!

同时,我也看向许倩。

许倩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双眼一直看着李超胸前的那块翡翠项链,安静的打量着。李超先是一愣,接着便反映神速的将项链从脖子上解下来吹捧到:“倩姐,这个我可是花了大价钱买的啊……”

我和李超认识了这么久,对于他那项链的故事,我已经听他在无数人面前吹说过了。

那是一块碧绿的达摩头像挂牌。雕工和玉质在市场上倒是能值个几万块,不过那家伙当时买下来的价格我可就不敢恭维了。

只见李超越说越来劲:“倩姐,我和你说啊,我这可是真玩意啊。你看!”说着,他便揪下了自己一根头发,同时在口兜里掏出了只打火机。我白了他一眼,立即明白了他想干什么,无奈的叹了口气。心说:你小子,我刚给你点了赞,你这么块就给我搞起破坏来?

于是赶忙按着他说道:“行了行了,你是想说头发在真的翡翠上是烧不断的是不是?和你说那都是胡扯的,那是因为导热的原理,跟翡翠真假没什么关系。不信你找个玻璃杯试试,一样烧不断。”

李超表情吃惊的看着我说道:“那怎么可能呢?”说罢便拿起桌子上一陶制水杯。将头发往上头一贴,点火就烧。结果很明朗,头发自然是不会断的。 “这,这怎么可能呢?”李超挠了挠头,懊恼的说道。

我看了他一眼,无奈的说:“原理不是很简单嘛。热源被导开了,当然断不了啊。你直接说你那块老人头是真的就完了呗,整这么多有的没的干嘛。”

李超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许倩,只好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好吧,我错了我错了。回到刚刚那个话题吧。倩姐你为什么要去那破别墅啊?”

这次许倩愣了一下,接着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你看我干嘛呀,又不是我让你去的。于是茫然的说道:“怎么?”

她犹豫了一下,“其实我也有几个问题想问下梁哥哥。”

我望着她,微微的笑了一下“好,你说。”

“那块翡翠,爷爷交给你了是吗?”她问道。

翡翠?想必就是给我带来血光之灾的那块呗。

于是忙点头,说道:“啊,是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她微微抿了抿嘴,刚想说什么,这时,他微微憋了一眼李超。又停了下来。似乎将本来已经送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李超此时正嚼着他的龙虾腿,完全没注意到这个小细节。

微微的,她握紧了一点床单

“大概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我的家族在北京算是一个大家族,有很多亲戚,生意也做得很大。而家族的事务大多数都是我爷爷在打理。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是风调雨顺,任何日程都会被人提前安排好,就如同行行驶在铁路上的列车一般。直到最近,一切都变了,不光是生活节奏,连家里的人都变了,变得很奇怪,大家都如同被诅咒了一样,忽然变得很陌生,后来,就发生了那件事……”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