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另撰·玉门何去

德里沃尔杂书摊 2018-12-16 10:00:52

话说前段日子在泸州走亲串友,途中经过长江大桥时候突然发现,泸州的空气质量似乎和成都不相伯仲,当地人说是因为泸天化的原因,所谓泸天化大量开采天然气啊之类的造成了酒城的空气污染。

随后沃尔想到了一个问题,泸天化之于泸州是一种怎样的地位,或者说,泸州这座城市到底是因为航运而兴还是因为……天然气?

泸州是全国第三批资源枯竭城市之一。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泸州就开始了天然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和利用,其天然气产量一度占四川省一半以上,天然气及相关产业曾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70%以上。经过多年开采,截至2012年,泸州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约为608亿立方米,达到了可采储量的97%。


但沃尔并不想在这里去探讨这个问题,因为很简单,泸州市的天然气资源是建国后探勘的,也就是说,这座城市因航运而兴建,却被困在了天然气这个能源陷阱之中。

沃尔想到了另外一座城市,玉门。

 一、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玉门何处,遥指祁连山。从兰州出发,一直到河西走廊的尽头,便是玉门了。

当年王之涣所感慨万千的关隘已经大部分被时间磨光,只留下些许的残垣断壁来聊以慰藉了。

不过好在玉门这座城市一直坚守在这里,在漫天黄沙中,给人以希望。

古代的玉门沃尔在此处就不再提了,玉门关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沃尔在下文仅提及玉门的最近一段时期的经历,或者说,自1939年8月11日开始至今的这一段故事。

有人这样比喻过东北,他们称东北为共和国的长子,东北的重工业为年轻的共和国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可以说是没有东北的工业支撑就没有江南的经济发育。而如果没有玉门的帮持,就没有东北三省的工业化进程。

至于其中的缘由,或者说是玉门的传奇,便是沃尔今天所要叙述的。

二、凡有石油处,便有玉门人

玉门油田,中国历史上第一口油井,玉门产油,始于1939年8月11日。这当天的故事是这样被记述的:

人工洞挖至23米处黑乎乎的油便流了出来,继而进一步钻进,得到一个日产10吨的油井。

玉门石油储量之丰富,以至于在共和国建国前十年间,全国原油产量的90%以上都来自于此。中国的石油工业,诞生于玉门。

1957年,玉门油田生产原油75万吨,并成立了地质勘探、钻井、采油、炼油、机械修配、科学研究等门类齐全的石油工业生产研究中心,可以说“凡有石油处,就有玉门人”。这是玉门炼油厂区的老照片,记录着这座城市的辉煌。


1955年,为保障原油生产,玉门油田所在地被设立为玉门市。

1957年12月,新中国宣布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在这里建成。

1959年,生产原油140万吨,占全国原油总产量的51%,这里彻底成为了共和国的石油支柱。

从六十年代起,玉门油田担负起“三大四出”(大学校、大试验田、大研究所,出产品、出人才、出经验、出技术)的历史重任,先后会战大庆,南下四川,跑步上长庆,二进柴达木,三战吐鲁番,被誉为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

赫赫有名的“铁人”王进喜,就是在玉门油田所成长起的,在那时玉门整个城市盛况空前,而这座城市也培养了无数的石油工人。可以说没有这里,就没有之后的大庆油田和克拉玛依。

    在今天玉门老城区的石油公园里,仍有王进喜的塑像。当时如同王进喜这样的工人不计其数,他们聚集在西北这座城市内,一切生活物资都需外界供给。


到了八十年代,石油产业鼎盛时期,这座典型的石油资源型城市的总面积扩张到1.35万平方公里,人口一度达13万余人。

三、玉树歌残王气终, 景阳兵合戍楼空

凡事都有一个规律——盛极而衰,玉门也不例外。这座因石油而兴起的城市,在享受了大半个世纪的资源的馈赠后,体力渐渐不支。

在八十年代,玉门油田的石油开采量仅为巅峰时期的一半,到了二十世纪初,这里的油田彻底宣告不能开采。于是无数的石油工人赶赴其他油田,留下了这座戈壁之城。

如今的玉门老县城,被誉为中国的空城,或者说,鬼城。

     就在上个世纪末,玉门的石油产量急剧减少,9万石油人四处离去,到了之后,市政府和油气公司也选择了撤离。如今这里仅余下两万左右的不便搬离的老一代石油人,设施老化,弃楼遍地。玉门老城就这样,壮士暮年。下图是曾经的玉门医院,由于政府、人口等的撤离,这座医院最终也选择了撤离。

到底是“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失去了石油的玉门,如同失去了全部依靠的孩子,2003年玉门市政府迁至玉门镇,在地图上把玉门老县城标记为“老君庙”或“老君庙镇”,到了2016年,这里的常住人口2万不到。

08年,09年,11年,国务院分三批确立了69个资源枯竭型城市,这些城市所要面临的问题都和玉门类似——资源枯竭后城市何去何从。


所以到底是石油兴起了玉门,还是石油误伤了玉门呢?

资源城市的转型,犹如凤凰涅槃,不是生就是死。如今玉门老县城没能经受住烈火的考验,而共和国的其他资源城市,又如何去?

换句话说,这座城市能给我们留下些什么?

亦或是,这种悲剧还会不断上演,在整个人定胜天的大观念转变之前?




沃尔,2018年2月16日,于成都。

沃尔,2018年3月12日,再编辑。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