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关于华东医科大学进驻乳山的的记忆(上)

口述乳山 2018-11-22 11:18:24


法律顾问:0631- 15069421920
版权声明

本公众号“口述乳山”所有文字均为作者原创,任何未经本公众号或作者书面许可的媒体、网站和其他任何形式的法律实体和个人均不得转载、摘编、修改、链接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公众号“口述乳山”的全部或部分文字。已经本公众号或作者书面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任何不遵守本声明和(或)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公众号及作者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口述乳山”编委会

(王振儒)


    1976年7月,王振儒作了一首诗《念奴娇•赞华东医大》:昆嵛山下,聚两千男女,英姿浪漫。新着戎装军威壮,歌声嘹亮,华东医大冒着炮火办。局势激荡堪忧,军中办学,贵在实践练。稍识基础赴战场,自知任重道远,安邦建国。再进高等学府,良医学者,喜见硕果满园。他在这首诗中提到的“华东医大”就是曾在乳山县落脚的新四军创办的华东医科大学。最近,笔者采访了三位华东医科大学的学生,倾听他们讲述华东医科大学在乳山县及离开乳山后的一些故事。

华东医科大学的由来

1947年,位于胶东东部的乳山县形势相对稳定和安全。因此来自南方的新四军的一些后勤机构纷纷撤到乳山县,并继续开展活动。2月底,华东医科大学也来到乳山,并开展招生和教学活动。

孙明仲在《新四军医学教育选辑》一书回忆:华中医科大学,1946年8月由新四军于江苏淮安筹备,9月在江苏益林的东沟镇组建,9月底即被动员北上山东,途经涟水、黄河故道、沭阳、新安镇、郯城,至临沂。在临沂城郊休整了几天,于10月中旬直达目的地——沂南县齐家店(校部所在地)。1947年1月下旬,华中军区与山东军区合并,被改称华东军区。2月在齐家店将华中医科大学改名为华东医科大学。1947年2月底迁往乳山县汪水村。

汪水村现位于乳山市育黎镇中西部,育行公路北侧,南临诸往河。汪水村地理位置比较优越,由此东去文登,西到莱阳,北到烟台,南往海阳,都很通达。昆嵛山脉至此缓坡铺展成丘陵,河水荡漾沙滩平展,山水相宜。华东医科大学的校址被选在汪水村,的确是华东军区卫生部首长的匠心独具,这绝不是拍下脑袋就定的,应该是有人专门过来进行考察一番。

华东医科大学进驻汪水村后,立即开展招生工作,决心为革命聚集更多的医学人才。

郑言亭,乳山市育黎镇老由古村人,今年86岁。他说:“我是高小毕业,那时在农村也算是有文化了。1947年华东医科大学来到乳山,他们到各个高小张贴招收大学生的广告,我根据广告的提示参加了招生考试。当时考试点设在汪水村,有不少的人参加了考试。俺村去了四五个人,考试内容很简单,我们这些人差不多都通过了。我都准备走了,可母亲不让去,因为我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当时汪水村来来往往的人员很多,这引起国民党的注意。有一天,这个国民党军飞机过来扔炸弹,不巧其中一颗炸弹被扔在村里的一个井里,把井炸个底朝天,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在谈话中,对于自己没有能够在华东医科大学读书一事,他表现出十分遗憾。


在周围县设立招生点

为扩大生源,华东医科大学不仅仅在乳山县招生,而且还在乳山周边的海阳、文登县、荣成和威海等县招生。

王振儒,海阳县人,今年87岁,离休干部,曾就读于华东医科大学。他说:“1947年4月初的一天,我和幼年同伴杨庆太步行三百多里来到文登城,投奔在文登专署工作的二哥,想在文登找个工作。后在二哥介绍下,我们俩来到城内华东医科大学招生处去报名考试。华东医科大学招生的考场设在一座二层小楼上。我们进去一看,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我们来的正是时候,随后便有人宣布考场纪律,分发考卷。我们答完考题交卷后,走出考场,又见黑板上写出通知:第二天上午来看录取通知。”

第二天,吃过早饭,他俩直奔考场。不用说,录取者喜笑颜开,落榜者皱眉苦脸。王振儒挤过去看了一会儿,眼前一亮,榜上有名。随后杨庆太说他也被录取了。他俩兴奋至极,都考上了。又见另一黑板上写出新通知:录取者务必下午两点前来报到,即刻出发,西去乳山县汪水村校部报到。他俩看完录取通知后,马上返回专署大院详告二哥。

当天下午两点,他俩准时赶到考场小院。许多人比他们俩来得早,一共有30多人,有男的有女的,全是文登专署的同乡,其中除了他和杨庆太是海阳县来的,其余全是文登、荣城附近的。

他们一路走着说着,当天傍晚到达校部驻地乳山县汪水村。领队的同志前去报到,回来后告知他们30多名新生都被编入十三队,住在南西屋村。在校部人员的指引下,他们南行过河来到了南西屋村。同学们兴奋极了,可到家了。

王振儒说:“南西屋村坐落在河畔大片宽广的平地上,走近一看,街道宽畅,房舍整齐。到十三队后,我和同行的大多数人被编入二区队,我与王益、孙明武、蔡俊民、曲振绪五人被编入二区队六班,住进一个独门独院清静的新房子,很是幸运。”

十三队编有三个区队,约计150人上下,队长姓陈,学医的,他还兼任教员。孙连芳管理员,行伍出身,在行政管理方面着实有一套。他总是先对学生不厌其烦地讲解一套理论,如立正应是头要正直,二目平视,下颌内收,五指并拢,中指紧贴裤缝,小腹内收,双腿挺直,双脚展开,形成八字。而后给大家做示范,要求行为举止应坐如钟、立如松。于是,经过孙连芳管理员的严格训练,在全校几次集会时,大家都见识了十三队气势雄伟、步伐整齐、歌声口号声震天响的阵势,校领导给予高度的评价,看热闹的群众也都赞誉叫好。孙连芳自己也会情不自禁地说:“我们十三队的人马咔咔带劲儿。”

王振儒说:“到校后一个月了,师生们似乎没人问这所学校是军队办还是政府办的,招生广告上也不明确,当时反正是说培养医生的,不出胶东。但在“五•一”劳动节前,学校突然通知各班到队部领军服,大家这才知道真的考上军校了。总的看大家情绪还算平静,个别高学历尤其是已当过教员的情绪有些低沉,但也没听到有谁退学的。”

(未完待续)

 

 

当你读过这篇文章,你有下面两种选择:

(1) 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默默滴走开。 

(2) 转发分享出去,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动动你的手指转发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乳山,知道那些曾经发生在乳山的故事。


如果你和你身边的亲人有咱们乳山乃至胶东地区某些历史事件的记忆,或者有关故事,那么,就赶快关注公众号“口述乳山”并联系我们吧。我们会把你的讲述变成精彩的文字记录下来。你就是历史的讲述者!历史不会忘记你,历史因为有你更精彩。

微信号:Yjgzbrs

                13013587605

QQ:1539942363

电子信箱:Lxn2775@163.com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