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京志 | 从龙须沟说起:北京过去到底有没有下水道?

正阳书局砖读空间 2018-12-08 09:27:34

点击上方“正阳书局砖读空间”可以订阅


昨天我们给大家讲了讲北京的公厕发展史(点击蓝色字体可查看),其中提到北京公厕之所以过去比较让人闹心,是因为大部分公厕都是死坑、旱厕,不连下水道,所以需要抽粪。


那么可能就有人有疑问,“北京是没有下水道系统吗?”


其实并不是,北京一直都是有下水道的,只是其在历史上的各个阶段有不同程度的发展。今天我们就顺着上一篇公厕改革的问题,介绍一下北京的排水系统。


西周起就有的排水系统


北京有3000多年的建城史,历史上最早的排水沟渠,可上溯至西周,在今琉璃河董家林村东,燕都城墙外有石砌排水沟。


到金中都时,“驰道甚阔,两旁有沟”,到了元代,经过精心设计的元大都,主要街道两侧多为条石砌成的明沟。


元大都下水道遗存


从明代始,在明沟上加盖条石板,俗称板沟。其中紫禁城内板沟,可谓排水设计的杰作,建成后五百余年,几乎不见暴雨积水记载。


到了清代,逐渐将板沟改建成暗沟(下水道)。明清北京内城大街小巷和大部分胡同都埋设了暗沟。各大排水渠已形成较完整的系统。据史料记载,清代乾隆十七年“内城共有排水大沟(大街两旁排水沟)30533丈,小沟(巷沟)98100多丈,大小沟相互灌注”。


京师城内河道沟渠图


历史上北京城的下水道一般具有浓厚的区域特征。北京东部城区,历来是“东富”之地,多是官仓、达官贵人宅,所以这里修建有完善的下水道,通道城市排水渠。


除了达官贵人宅邸,凡是权势所在地也都有很好的下水道。以前国家大剧院拆迁期间,在西部的兵部洼胡同就挖出过一个完整的明代下水道系统。


故宫的千龙吐水


北京南城地区,则基本属于普通老百姓的民居,老百姓既无财力也无权力建造完善的排水系统,于是这一地区往往到处是水深1米以内的坑塘,号称北京城内的湿地。最为著名的有北关湿地、俄罗斯使馆地区的湿地。现在著名的龙潭湖一代则是窑坑。


有些特殊地区的排水系统也比较完善,比如宝钞胡同一带,历来是生产皇家御用代金券所用纸的作坊所在地,后来御用手纸也纳入生产中。这一地方也因此功用而得名。


清朝时期的排水沟


造纸需要消耗大量的水,于是这一地区的下水道系统也相对完善。建国后,人们在这里发现了古下水道,两边青石,下边石板,下水道延伸到北城根儿之下。


可惜的是,这一地区的古代下水道系统在建立城市地铁和搞煤改电工程的时候被破坏了。


老北京的“泼街”排水法


大杂院之类的民居一般没有排水系统,这个情况一直保留到了建国之后。


过去老北京的很多胡同没有下水道的,居民们都要用木桶把生活污水抬出,统一倒到官建下水道口。


这种生活方式形成了老北京城每天下午四点来钟时的泼街习俗。当时小孩儿嘲讽进步学生,就喜欢说:“刮风天扫地,下雨天泼街,阴天晒被卧——假积极!”


职业泼街


那时北京的大小胡同都是黄土路面,正所谓是:“晴天三尺土,下雨一街泥”。为了让胡同中的环境好一点,每天住户们都会端一盆水泼在自家门前,家家都泼,就叫泼街。


泼街用干净水,大家不是心疼么,正好家里用过的水该倒了,顺手一泼,一举两得。——当然,咱们不会泼臭水,那可是泼自己家门口的,一般都是把洗衣服、洗菜的水泼出去。


过去每天下午都要自发泼街


这个习俗在北京保持了得有一段时间,一直到建国后,每天下午时间差不多了,胡同里的居委会组长就会沿着胡同边走边喊:“泼街喽!泼街喽!”这时,家家户户就都出来人了,全端着一盆水,用力把水泼出去,尽量与邻居左右泼出来的水能连成一片,让胡同中的地面多湿一点,压住烈日暴晒下飞起的灰尘。


从龙须沟开始的排水系统改造


由于解放前的连年战乱,北京的下水道长期失养失修,许多下水道淤积堵塞、坍塌损坏,到北京解放时,城区共有下水道220.7公里,能排水使用的仅有20多公里。居民多用渗井排水。据1955年调查,全市共有渗井27000个以上。­


最能反映当时北京落后的排水情况的,就是在全中国都臭出名号的龙须沟了。


北京外城水系示意图


早在明朝宣德年间,龙须沟就已经见诸记载,它是永乐年间建天坛、山川坛(先农坛)时,为排泄先农坛以西积下的雨水而开挖的。这条沟北起虎坊桥经永安桥、天桥、红桥,由天坛北墙外折向东南,后与三里河合流,经左安门内一带洼地(今龙潭湖)出城入南护城河,穿行了北京外城的整个东南部。


据《崇文区志》记载,光绪年之前,龙须沟里的水还是清澈的。那时的龙须沟寒塘芦影,非常荒凉,只在真武庙西边有 4 户人家。因附近坑洼多,住户遂掘小池养金鱼贩卖为生,此地也由此得名“金鱼池”。

 

后来,由于贫苦百姓不断迁入,咱们北京那时候厕所又不发达,垃圾与粪便都在沟岸堆积,往沟里排放。


过去的龙须沟


尤其在清末民初,天桥地区是皮货的交易中心。太平桥东大市永安里,大致现在友谊医院的附近,总共122个洗皮子的作坊。每一个作坊都有一个水井,洗皮子的脏水直接进入龙须沟,臭不可闻。


所以进入民国时期的时候,龙须沟已经彻底变成了一条臭水沟。用老人的话说,“这条沟散发的恶臭气味,离半里地就能闻得到”。


过去的龙须沟


民国初年,政府拿出了一笔钱来,先把从虎坊路到天桥,修成了石子儿路。这一举措受到老百姓称许,附近居民燃放鞭炮来庆贺,后来命名此路为永安路。


从天坛后到龙须沟,本来一直是明沟,曾经也一直是两岸绿树荫蔽的地方。但渐渐龙须沟两岸的参天树木为附近居民烧柴、棺材、灶房所用,破坏了岸堤植被,从而导致河岸容易发生洪水,民不聊生。


在下设管道的龙须沟


每逢下暴雨,不但龙须沟一带整个街道泥泞一片,臭沟里的水还会漫出沟岸,流进居民们比街道还低的院内。如果遇到大雨暴雨或下连阴雨的时候,大量沟水会带着粪便、大尾巴蛆甚至死猫死狗漫灌到棚户区,这些污物在屋里屋外漂动着,搞的人也仿佛成了其中的一块污物,无奈地躲避着这些蠕动的垃圾。


这个时候,大人小孩只能赤脚趟水走路,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稍一不慎,就要落到稠泥污浆里。那时的棚户区一到夏天,到处是打成团的蚊子,黑压压成片的苍蝇,屋里是数不过来臭虫和成群的跳蚤,很多人身上长毒疖子,得皮肤病。


清理东交民巷下水道


1949年,解放之初,为解决市区排水,北京市政府首先对城区河湖水系及近郊河道进行了大规模的疏浚整治。


其中,前三门大街北侧,沿着城墙根的北侧(宣武门教堂新华社大楼)被修了两条直径一米二的引水渠,引到东便门外的通惠河之中。北边的污水全部拦截,前三门护城河环境大为改善,这一工程在1957年完工。当时居民明显感到河水变清,但还有点臭味。这大概是因为北京城上游来水少了,城南的污水还是没有完全拦截。


三家店民国地图


1956年三家店水库修建,永定河到三家店之间被修了个大坝,同时利用金水河元朝的故道,修了永定河饮水工程。治理永定河一直是困扰各朝政府的心患,直到1956年修了官厅水库,把泥沙拦在上游,才解决了永定河泛滥的问题。


同时城内则开始大规模地整修掏挖旧沟,疏浚明渠,使城区大多数下水道恢复了排水功能。当时龙须沟是南城地区几条臭水沟中最主要的一条排水沟,进行了彻底治理。


改造完的龙须沟

 

1950年7月31日,龙须沟一期工程竣工,永内大街东便道、东晓市大街、金鱼池大街和天坛北坛根 4 条下水道干管被成功埋入地下,龙须沟西段 6070 米的明沟被率先填平,龙须沟第一次有了下水系统。


1950年10月12日,龙须沟二期工程开工,二期工程的主要任务是埋设红桥至南护城河全长 2433 米的下水道干管,全部由卫生工程局的施工队伍完成。1950 年 11 月 22日,龙须沟工程全部竣工,工程共计完成新建干支管下水道 9380.7 米,疏浚明沟 199 米,填平旧暗沟土方11820 立方米。接着市政府又在复兴门外关厢、西郊新市区和东郊工业区等地新建了下水道。


老舍著名话剧《龙须沟》


1953年北京市确定了按雨水、污水分流制建设下水道的原则,从此开始修建分流制下水道。1953年至1957年,新建下水道251公里,目前使用的一些主要干管基本上都是在这个时期修建的。­


消失的前三门护城河


到1965年,国际形势越来越紧。北京要修第一条战备地铁,当时有人提出埋护城河、挖城墙的计划。梁思成院士公开坚决反对,但最终该计划还是被确认实施了,这一计划在北京下水道的发展中是一个重要转折点。


宣武门外护城河


1965年1月15日,北京地下铁道领导小组《关于北京修建地下铁道问题的报告》明确提出:修建地铁的目的是适应军事上的需要,同时兼顾城市交通。关于环城线的位置,报告提出准备利用城墙及护城河。”这样既符合军事需要,又可避免大量拆房;既不妨碍城市正常交通,又方便施工,降低造价。“


随着改前三门护城河变为暗沟的具体方案实施,以及地铁一期工程的进行,前三门护城河在人们的眼前消失了。


内城南护城河,正阳门段


这次改动,从此改变了将前三门护城河作为城市主要河道的市区水系布局,结束了其自明代初期建成540余年作为内外城排洪总通道的历史。­


今天的北京排水系统


1980年,按照城市建设总体规划的要求,北京的城市建设进入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首先是疏浚清河,将清河裁弯取直,自下而上逐段疏浚,1984年6月完工。


随后,配合北二环道路工程和解决新建居住区的排水出路问题,开始对北护城河、亮马河、万泉河、小月河、土城沟、二道沟等河道的整治。


通惠河全面通淤


1987年11月开始,先后对南护城河全线和通惠河上游按照规划进行彻底整治,使南护城河成为排洪、输水、可供通航的河道。


与此同时,下水道建设又重新加快步伐。随着二三环快速路、平安大街及一大批居民住宅区的建设,随之用于排洪、排污的管道相继建成。


当然,随着城市化进程,一些新的问题也相继出现了:


如今北京的护城河已全部改造成混凝土衬砌,并集中于东便门铁路桥附近汇入通惠河。结果,每降大雨,通惠河洪水位就迅速增高,下水道排水不畅。


2012年北京遭遇大暴雨


有些河道用于旅游及环境要求,在平日和汛期非降雨日,供水河道及护城河均要壅高较高的水位,大雨来临,再提闸放水,造成河道下游河水猛涨,对护城河沿河两岸下水道出口排水造成严重顶托,从而导致城中心区部分地区、街道和立交桥下积水。


再有就是部分城市雨水口垃圾堵塞严重,造成雨水通道堵塞、市区水涝。


这些问题亟须探寻解决的办法,北京也仍然在不断的进行科学建设排水系统的探索。今年,北京市75座配建蓄水池的雨水泵站已改造完成,待全部投用后可达到应对“十年一遇”降水的能力,重要地区排水能力可应对50年一遇的降雨。


未来北京的排水系统会如何继续发展,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参考资料

《典藏:1951年北京市政不仅仅治理龙须沟》

《60年回眸:“龙须沟”的变迁》

《漫谈北京城排水系统》(谭乃秦)

《北京排水系统的演变》(谭烈飞)



更多精彩文章(可点击查看):

扫描二维码关注正阳书局

正陽書局北號地址:

西四南大街43號,

萬松老人塔院内

電 話:

010-66116311


正陽書局南號地址:

前門外廊房二條76號

(南號暫停營業)

订阅号

服务号

点击“阅读原文”进微店随便看看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