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干部待遇终身制加重人民负担,卫生部原副部长否认8成医疗费用服务干部

主流关注 2018-12-05 13:17:31

目前的干部管理工作从大类划分来说,分为在职干部管理和离、退休干部管理。现在稍大一些的单位,没有哪个不设“离、退休干部办公室”(或称“老干部处”、“老干部局”)。一些老的、大的单位,“离、退休办”管理的离、退休干部,少则几百、多则上千,甚至超过了在职干部。如何做好老干部的管理工作,很大部分涉及到敏感的福利、待遇问题。这里,就最近有关取消干部待遇终身制的热门话题,谈谈本人的看法、建议。


  1.要从历史的角度分析干部待遇终身制,分别情况,区别对待。我国现存的干部待遇终身制不是谁任意制定的,它是基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供给制的原因而形成的。战争年代,由于处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物质生活异常困难.干部还不可能实行工资制和福利制,只能实行供给制。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井冈山的红军从军长到伙夫,除粮食外一律吃五分钱的伙食,而地方县、区以上政府工作人员的伙食费一般都还低于红军的标准,乡以下工作人员则自带伙食,不由公家开支。在以后抗日战争的边区和解放战争的解放区,情况比苏区好一些,干部的供给中有实物津贴和一些保健待遇等。但总的看,供给制下的干部生活是非常清苦的。应该说,对老干部而言,比起他们对革命的贡献,过去是“欠债”的,现在要讲历史公平观,以实行待遇终身制加以“偿还”。解放后,政务院曾于1950年1月20日制定了统一的工资标准,对所有国家公职人员实行25级工资制。因此,对于解放后新参加工作的干部来说,已不存在上述“欠债”情况,他们不应该跟着享受干部待遇终身制。笔者认为,时下谈论干部待遇终身制,首先必须明确这样的前提界限:对于解放后参加工作的新干部即退休干部来说应考虑予以废除;而对于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即离休干部来说则只作部分调整,对其享有终身待遇的方式进行适当的改革、变换。

  2.要把取消干部待遇终身制提到议事日程,认真研究,妥善处理。如果说在计划经济时代,干部待遇终身制还不成其问题的话,那么,在进入市场经济时代后,继续普遍地维持干部待遇终身制就不再是合理的了。现存的干部待遇终身制,已经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从经济上说,它加重了国家的财政开支和纳税人的负担,既增加了政府的行政成本,又把钱花到了不该花的地方;从政治上说,它颠覆了干部是人民公仆的认知心理,破坏了政府应保有的廉价公平的形象,还易于被媒体说事,引发民怨;从文化上说,它助长了几千年“官本位”的思想,滋生有害的“万般皆下品,惟有为官高;一旦作了官,终身有福享”的“官念”,不利于克服“官崇拜”的不良风气。因此,当人大代表提案、社会舆论传媒把这个问题“捅”出来后,应该说这是一件幸事,应视为促进政治文明发展的一个契机。对此,党和政府负责制定政策的部门,千万不能失语,置之不理。笔者认为,解决干部待遇终身制固然不能草率行事,以防欲速不达,但有关部门至少要有所表态,表明重视这个问题,把它纳入了议事日程。党政负责制定政策的部门应立即组织人员,启动这一研究课题,经过一段时间的充分准备,拿出妥善的解决方案和配套措施。相反,如果没有任何反应,拖着不办,势必有弗民意,造成积弊更深。

  3.调整干部终身待遇要遵循市场经济规律,走市场化道路,使国家和个人双赢。在干部待遇终身制中,专车使用是很大的一项公共财政支出。购置一辆公车,动则二、三十万元,加上每年费用的累计,不下几十万,无怪乎老百姓把官员的“坐骑”比喻为“屁股底下一座楼”。如果不算买车的钱,单算日常开销,也有人估算过,为一名干部专门养一辆车、雇一个专职司机,广本、别克、帕萨特的,一年怎么也得花费4万元,而奥迪则需6万元。如果改为乘坐出租车,即使把这些钱全给离休老干部作车费补贴,国家也会省下不少钱,这样于国家和于个人都有利。专车在经济上是十分不经济的,它只是给予离休老干部在身份、地位上的“自豪”和出行时随叫随到的“方便”。但是,如果考虑到这样的“自豪”、“方便”是建立在耗费过多的公家开销的基础上,我相信任何一位离休老干部,都会感到不“自豪”、不“方便”的。况且,就随叫随到的“方便”而言,现在都市的出租车业越来越发达,电话约车同样快捷。

  4.调整干部终身待遇要本着构建和谐社会的原则,体现干群平等,团结一致。在干部待遇终身制中,医疗和保健费用由政府埋单,是又一大项公共财政支出。据有关报道,政府每年投入的医疗费的80%是仅为850万党政干部所享受,全国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干部病房,到处设置的干部修养所、度假村,一年开支也高达500亿元。在这些令人咋舌的数字里面无疑包含了只向离休老干部开放的某些高干医院、高干病房以及干休所的费用。笔者认为,我们当然要保留离休老干部医诊和疗养的终身待遇条件,但设立专门的机构和场所就没有必要了。为什么离休老干部一定要和普通老百姓看病的医院、娱乐休憩的公园隔离开来?难道说只有在高干医院、高干病房以及特殊的干休所才算享受到规定的待遇?英国是实行全民医保的国家,在英国,只要是一位合法的居民或是有合法身份的外籍人士,就完全不用担心医疗费用。始于1948年的英国国民医疗保健系统(NHS),为全民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包括急诊等。该体制的基本原则就是让所有的人不论收入和地位,都享有统一标准的医疗服务。英国的全民医保制度并没有为达官贵人开设特殊病房,尽管国家已经很富有。而官员若是搞特殊化,是要遭到抨击的。如果想要得到特殊照顾,你尽可以自己花钱加入私人保险计划,到私人医院就诊,谁也不会干涉过问。我们国家正在构建和谐社会,逐步实现公平正义,我们现在还达不到英国的全民医保水平,我们也要维护老干部的应有利益,但在这样的过程中,重要的是要逐渐缩小干部和老百姓之间的差距,而不是扩大。

  5.取消干部待遇终身制是一个系统工程,要以改革现职干部的一些待遇与之衔接。干部所享受的终身待遇,往往是在干部担任现职时就开始形成,尤其是高级干部,每获晋升后待遇及时跟进、水平不断提高,及至退休时,原来享受什么待遇的自然而然地就顺延下来。有文章指出,一名新的部级官员的任命,意味着财政立马要拿出150万,按标准给他配办公室、配秘书、配车、配住房等。因此,要破除干部待遇终身制,必须从改革现职干部的一些待遇做起,以便衔接适应。否则到退休时,一下子待遇全没了,阻力会是很大的。以现职干部的公车和住房为例,公车只应为少数不多的领导人专设,还有的就是可以把已有的公车作统一调度,集中用于公务活动;至于其他干部日常的上下班和公务用车,则发给车费补贴供自行解决交通工具或自己购车;1990年代以来流行的一句话就是,干部应重新学会“走路”――开车。给干部配住房,也应该停止了。在西方国家,美国只给总统提供白宫住宅;英国的唐宁街10号和11号也只是作为首相和财政大臣的官邸;任期结束即收回,转给下一位当选者使用。其余的官员则自行解决住房,国家一概不管,也管不起。这些做法,值得借鉴,我国现在可以通过住房公积金和补贴的方法,使干部自己贷款买房或租房。

原为《学习时报》约稿


推荐阅读:

卫生部原副部长:没说过8成医疗费用服务干部


网传“8成医疗费用为党政干部服务”,记者专访当事人原卫生部副部长—  “近日,多家纸质媒介及网络媒体以“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为题进行报道和转载,而消息来源皆为“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引用中科院调查报告”。”  北青报记者调查得知,这一信息来源于2006年9月的一篇报道,源自当年9月16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

  网传“8成医疗费用为党政干部服务”,记者专访当事人原卫生部副部长—

  “近日,多家纸质媒介及网络媒体以“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为题进行报道和转载,而消息来源皆为“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引用中科院调查报告”。

  昨天,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已经退休的殷大奎进行专访,殷大奎坦言,当时工作人员确实准备过一个PPT,说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干部服务,但由于这个信息来自网络,经过审核不符合实际情况,会前就从PPT中删除了,会上他也没有作这方面的发言。”

  “8成政府投入医疗费为党政干部服务”传播路线图

  1

  2006年9月16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举行第二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在论坛上发表公开演讲。工作人员从网上整理了“中国8成政府投入医疗费为党政干部服务”的信息,放在PPT中,后稿内容被殷大奎从PPT中删除,殷也未在发言中提及此事。

  2

  据殷大奎的秘书称,有媒体记者获得了殷大奎修改前的演讲PPT,并根据PPT内容写下了“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报道。

  3

  此后,多家纸质媒体、网络媒体和网络论坛、个人博客将此信息进行转载。 2009年6月15日,有媒体报道中再次援引该信息,此后,其他媒体和网络在转载和传播这一说法时,多了一个说法,有的说是“中科院调查报告”,有的说是“中国社科院调查报告”。近日网络再次大量转载。

  4

  8月27日晚,中国科学院在官微上发表声明:未发布过有关“中国8成政府投入医疗费为党政干部服务”的调查报告和调查数据。

  溯源

  报道内容来源于一次论坛

  近日,多家纸质媒介及网络媒体以“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为题进行报道和转载,而消息来源皆为“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引用中科院调查报告”。

  对这一话题中“引用中科院调查报告”的部分,8月27日晚,中科院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近日,有媒体援引2006年关于‘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引用中科院调查报告: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报道,引起关注。经核实,我院未发布过有关调查报告和调查数据,相关报道失实。特此声明!”

  北青报记者调查得知,这一信息来源于2006年9月的一篇报道,源自当年9月16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

  取证

  演讲实录中未提及相关内容

  究竟殷大奎在论坛上说了哪些内容?记者从曾任殷大奎秘书的周国华处了解到,这场论坛的发言实录已被公开。通过搜索,记者查找到新浪财经频道对于“第二届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的专题页面,页面中收录了原卫生部副部长,时任中国医师协会会长殷大奎发表的题为《关于建立公平高效的卫生医疗服务体系》的一篇演讲。从演讲内容中可以看到,殷大奎提及“我们国家在建国以后,在公平和效率方面,应该说整体还是相当不错的,但是里面也有不少的问题。”而分析到问题的原因,他介绍“我国卫生总费用占GDP5.6%,只覆盖20%人口的卫生服务。我们850万公务员占了里面的绝大部分卫生资源。”然而记者却并未找到有关“80%医疗费用”的相关内容。

  求证

  PPT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

  发言前已删除

  那么,殷大奎究竟在发言中是否提及过这一内容?而我国当时用于党政干部的医疗费用情况又是如何呢?记者几经辗转联络到殷大奎本人,据他介绍,自己从未在论坛的演讲中提到过这段内容,但他也回忆到,曾经在论坛发言前,看到为他准备的素材PPT中有此内容,由于无法确定,在审查并最终“定稿”时删除了相关内容。

  随后,记者联络到当年为殷大奎准备这份PPT的工作人员,据了解,当时工作人员通过互联网搜索到这样一个信息,然而在论坛开会前一晚交流核对讲稿时,由于无法证实数据,殷大奎随即删掉了这段内容。

  释疑

  “‘8成医疗资源为党政干部服务’

  不符合实际情况”

  “我觉得我不了解情况,我不好说这个事儿,也不符合实际情况。”谈到当时我国是否有8成医疗费用被党政干部占用的问题,殷大奎表示。同时,他提出,当时看到PPT中出现这一数据,他的第一反应就是“80%”的情况是错误的。“以我多年的经验来判断,我们国家干部的人数还是很少的,而且从2006年开始,国家已经在开始控制干部医疗费用了,因此基于宏观考虑,我能够判断这个情况不实。”


感谢点击关注微信公众号,欢迎文章下方留言,转发朋友圈也是很好的支持!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