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太谷故事】太谷方面一般建筑均精美

太谷报社 2018-12-05 12:49:53

点击上面    太谷报社”   关注我们


太  谷  报  社


主流媒体   太谷门户   

立足太谷,搭建平台,

让世界了解太谷,走进太谷。



民国23年(1934)7月6日,《世界日报》刊发一条消息,全文照录如下:

蒋梦麟李书华等昨日由并返北平

李谈此行感想

铭贤学校工农科成绩特佳

太谷方面一般建筑均精美

[特讯]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夫妇,北平研究院副院长李书华,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燕大校务长司徒雷登等一行十一人,于三日乘“康特”号飞机,飞赴太原,由太原转往太谷,应财长孔祥熙之邀,参观铭贤学校。现已事毕,蒋李等十一人,昨日仍乘原机由并返平,于昨日上午九时由并起飞,十一时十五分即抵南苑飞机场。蒋等下机后,即分乘汽车返程回私寓休息。记者昨日下午,在某处晤李书华氏,询以此行感想,李表示两点如下:(一)铭贤学校以经费充裕,办理完善,尤以工农两科设备完全,课程取材适当,成绩特佳。(二)太谷人民,因业钱商者多,且善经营,故较晋省他县为富裕。是以一般所居住之房屋,大致均建筑精细,望之颇为美观。研究中国式建筑者,亦可前往一游,必有可参考之处云云。


1934年7月3日上午7时,蒋梦麟及夫人,李书华,梅贻琦以及燕京大学校务长司徒雷登、代理校长周贻春,中央研究院总干事丁文江,中华文化教育基金会委员贝克等一行11人,从北京饭店乘汽车出永定门,赴南苑飞机场,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兼中国文学系主任胡适由于临时有事未能成行。他们在孔祥熙秘书杨光泩陪同下,登上孔祥熙专机“康特”号,于7时30分起飞,正午12时安全抵达太原。略微休息后,他们就乘汽车赶赴太谷,会晤孔祥熙并参观了铭贤学校、游览了太谷县城,当晚一行人就居住在铭贤学校。此行,他们除参观铭贤学校外,还有考察山西省文化建设的任务,由于时间关系,他们没有谒见阎锡山,于5日上午就返回了北京。蒋梦麟、李书华、梅贻琦、司徒雷登都是中国近现代教育界的著名人物,他们同来太谷参观考察并对太谷的教育、商业、建筑做出比较权威的评价、评论,实是十分难得、十分重要,是太谷历史上值得记载的一件大事。

蒋梦麟(1886.1~1964.6),原名梦熊,字兆贤,浙江余姚人,早年曾参加科举考试并中秀才。1912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育学本科专业,随后入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获哲学及教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商务印书馆《教育杂志》编辑和《新教育》杂志主编、北京大学教育系教授等。五四运动爆发后,受蔡元培委托,曾代理北京大学校长;1928年,接替蔡元培出任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大学院改为教育部后,担任“中华民国”第一任教育部长;1930年12月,受蒋介石之聘,正式出任北京大学校长,明确提出“教授治学,学生求学,职员治事,校长治校”的方针,主张教育的长远之计在于“取中国之国粹,调和世界近世之精神,定标准立问题”以培养“科学之精神、社会之自觉”为目标。主要著作有《西潮》《新潮》《谈学问》《中国教育之研究》等。1945年8月,辞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不久出任“中国农村复兴联合委员会”主任委员,1949年去台湾,1964年病逝于台北。

李书华(1889~1979.7),字润章,河北省昌黎县人,著名物理学家、教育家。1913年留学法国,获图卢兹大学理学硕士学位;1920年,在法国巴黎大学开展极化膜渗透性研究,获法国国家理学博士学位;1922年,任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1926年,任中法大学代理校长;1928年,任国立北平大学副校长,不久任代校长,次年担任北平研究院副院长,为研究院的建设、组织和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1931年至1932年,任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次长、部长;1932年至1934年,参与创建中国物理学会,并担任第一、二届会长。李书华严以律己,思路开阔,具有相当的组织能力和管理能力,在当时的科学界有很高的威望。同时,他在国内外报刊上发表了大量的科学评论和文章,在科学史、科学教育、科学与抗战、国际合作等方面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1949年,因受谣传和恐吓裹挟,流寓欧美,曾一度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代表。李书华身在海外,心系故土,以研究和撰写中国科学史来表达思乡之情,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业图书馆默默度过了晚年,主要著作有《科学家之特点及其养育》《碣庐集》《李书华游记》等。

梅贻琦(1889.12~1962.5),字月涵,祖籍江苏武进,为第一批庚子赔款留美学生。1914年,由美国伍斯特理工学院学成归国,历任清华大学教师、物理系教授、教务长等职,1931年至1948年担任清华大学校长,1955年在台湾新竹创建清华大学并任校长。梅贻琦熟读史书,喜爱科学,起初研究电机工程,后专攻物理,曾任“中华民国”教育部部长、中央研究院院士,是中国近现代最著名的教育家之一。他认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提出了“通才教育”核心观念,认为大学应该着眼于学生“人格”的全面培养,提倡“五育”即德、智、体、美、群的教育,强调重视教师的师德、学生的人格和爱国精神,鼓励学术自由和独立思考,他的教育实践活动以及教育理论主张,对中国高等教育的形成与发展产生了深远而重要的影响。

司徒雷登是美国基督教长老会传教士、外交官、教育家,因为毛泽东主席在1948年8月8日写了一篇《别了,司徒雷登》的文章,大家可能对他的名字更熟悉一些。1876年6月,司徒雷登出生于杭州,父母都是美国在华传教士。1904年,司徒雷登开始在中国传教,1908年任南京金陵神学院教授;1919年1月,北京汇文和协和两所教会大学合并成立燕京大学,司徒雷登出任第一任校长;1925年民国政府教育部公布教会学校立案规章,规定校长一职必须聘用中国人,他由校长退居校务长。燕京大学在1952年停办,虽然只有33年的时间,却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高水平的人才。1946年,司徒雷登任美国驻华大使,1949年8月离开中国,1962年9月在美国华盛顿逝世。

蒋梦麟、李书华、梅贻琦、司徒雷登等中国教育界、科学界的“大腕”之所以来到山西、来到太谷,主要是应财政部长孔祥熙的邀请参观铭贤学校,或者说是不能不给孔祥熙这个“财神爷”一个面子,不过李书华对铭贤学校、对太谷县的评价却是发自肺腑、是客观真实的,也代表了其他同行者的观点。李书华评价太谷:“一般所居住之房屋,大致均建筑精细,望之颇为美观”,这样的话出自居住在中国大城市、留过洋、见过大世面的文化大家之口,可见太谷当时的建筑有多么的精美,且不说豪宅大院,就是“一般所居住房屋”都是如此,太谷确实让李书华等人感到了非同一般的震撼。李书华又说:“研究中国式建筑者,亦可前往一游,必有可参考之处”,作为科学家、教育家,李书华敏锐地感到了这些精美建筑的价值所在,并极力推荐研究中国建筑的专家来太谷游览考察,可以说这是李书华在近百年前为太谷所做的最好的免费宣传广告。

不知是不是有李书华推介的因素,在1936年的时候,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再一次来到山西调查古建筑,特别对太谷的古寺庙、古民居做了深入细致的考察和研究,他们登记、测量、绘图、拍照……资福寺(东寺)、万安寺(北寺)等古建筑被载入《中国建筑史》,使我们在今天依然能够一睹她们当初的芳容。当时,太谷吸食鸦片烟毒者甚多,富家子弟多变卖家中贵重器物,或将祖上房产拆除变卖,乡村破坏、倒卖古建筑事件时有发生,梁思成、林徽因倍感痛心,呼吁民国政府对古建筑予以保护。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梁思成、林徽因等建筑学家对古建筑的调查保护工作被迫中断。太谷古建筑在八年抗战和两年多解放战争中,屡遭人为破坏和炮火摧残,古城变得更加满目疮痍。

20世纪50年代,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太谷古城部分受损古建筑及园林建材被拆做他用,一些古寺庙等被改建为民居或其他生产设施。即便如此,太谷古城依然保持着明清时期的风貌。60年代初,“古城卫士”阮仪三先生随老师在太谷考察古建筑,对太谷完整的古城墙和精美的古建筑大加赞叹,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1981年,阮仪三先生受山西省建设厅委托,来山西榆次作城市总体规划,当他看到太谷古城已经消失时,痛心地感叹“古城拆迁非常快,很多都已经面目全非,只剩了废墟”。就是这次山西之行,阮仪三先生看到了正在拆除中的平遥古城,他立刻找到山西省建设委员会领导,要求保护平遥古城,停止拆迁。紧接着,他又找到文化部和建设部领导,将平遥古城墙、镇国寺、双林寺等古建筑列为国保单位,并争取到资金,对古城进行了修缮。1986年12月,平遥古城被确定为第二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1997年12月,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正式把平遥古城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如今,阮仪三先生“刀下留城救平遥”的故事成为中国古城遗产保护的一段佳话,而太谷古城却没有这样的幸运,只留给了人们太多的遗憾。

梁思成讲“一个东方老国的城市,在建筑上,如果完全失掉自己的艺术特性,在文化表现及观瞻方面都是大可痛心的。因这事实明显代表着我们文化衰落,至于消灭的现象”。他认为,古建筑的损毁代表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衰落乃至消灭,这是非常令人痛心和可怕的事情。在太谷古城建城的1400多年中,特别是在明清晋商崛起的数百年里,我们的先人走西口、闯关东,下南洋、奔漠北,通过一代又一代的不懈努力和奋斗,用血汗和生命换回的白银置地建屋,他们吸收全国各地的建筑风格特色,不计工本,把自己毕生的积蓄、智慧以及独特的艺术想象力化作了一栋栋豪宅大厦,以期为自己、为子孙构筑一个永远的幸福安居之所,以享受含饴弄孙、四世同堂之福。先人们通过这些精美壮观的建筑及建筑装饰,来表达自己的人生价值和追求,来表现自己独特的文化爱好和品位,来告诫自己的子孙不忘创业的艰辛和困苦,希望自己的子孙永远守住这份家业并发扬光大,所以说这些精美的古建筑不仅仅是一个砖木结构的陈旧居所,而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艺术的集中体现,是太谷最靓丽、最有影响的历史文化名片,是太谷称为“金太谷”的最好标本和证明,是太谷人内心永远的乡愁和记忆,也是太谷最珍贵、最富有特色的文化旅游资源,我们必须吸取以往的经验和教训,发动全县城乡广大人民群众参与到古建筑的保护中来,共同珍惜和呵护我们的历史文化家园。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目前,太谷古城尚遗存160多处明清四合院及商铺门店,加上散布于乡村的民居古院落古寺庙,古建筑数量仍然十分可观,其中不乏历史文化价值很高的古建筑精品。近年来,太谷县委、县政府深入开展古城的规划、保护和开发,通过改革创新,多渠道多形式筹措修缮资金,加快了古建筑的保护开发步伐。2017年,修复改造古院落178间3290平方米,古县衙主体工程基本完工。2018年,计划大力提升改造古城的基础设施,对20处7882平方米的古院落进行修缮改造,并启动古城保护性开发,一个独具魅力的晋商文化体验圈正在形成。同时,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北洸三多堂和省级历史文化名村阳邑“三农”小镇的保护开发工作开始启动,一个集古城大院、文化产业、健康养生、乡村旅游为一体的全域旅游景区正在形成。我们相信,84年前李书华先生所推介的“精美太谷,可前往一游”,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变成美好的现实。



长按上面二维码,

关注   太谷报社 公众号

0354-6223197

长按上面二维码,太谷宣传网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