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究竟是小白鼠实验出来的西医靠谱还是千百年流传的中医靠谱?

心田国医堂 2018-10-13 09:32:24



我很感慨现在人的思维都趋于简单粗暴直接,急功近利。


忘了饭是一口一口吃,路是一步一步走的基本生活常识。


减肥的美女恨不得一日爆减10斤,治病的患者恨不得一剂除根。


可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当你在一日日积累病因时你并无察觉,但你病来时你却恨不得一天痊愈,全然感觉生病不应该,但从不检点生活却觉得很应该,从不预防也觉得很应该。


凡事有因必有果,结果必了因。




不是所有的病都能一刀切了事的,身体又能经得起几切?人又不是肉砧板上的猪。


也不是所有的感冒都是一剂中药或推拿或刮痧或施针就能立竿见影的,起码得要有个发汗疏风解表的过程呀。


所以现在很多家长都很紧张小孩子感冒发烧,其实小孩子感冒发烧那都是生命力在生长茁壮的一个自然过程,也是身体在自救的一种正常表现。


若无特殊情况只需适当治疗处理,更无需过分紧张与怀疑是什么病毒入侵。


然而他们往往却狠不得一颗退烧药下去,一杯美林下去,一支针水静脉注射下去就能马上恢复正常体温,甚至很多怀疑中医不能治儿科(我想钱乙知道得复活了),还有很多怀疑中医药,认为是药三分毒,小孩子更不适合吃中药。


我真想说到底是纯本草植物的中药毒呢还是那些纯化学元素的西药与静脉注射毒?




生姜,厨房少不了的一味佐料,几乎天天都吃。同样也是一味中药,发汗解表,祛风散寒,止呕。那么生姜小孩子不适宜吃么?


花椒、冬瓜子、南瓜子、冬瓜皮、大蒜、薤白、葱白、豆豉、丝瓜络、橘皮、梨皮、黄皮、黄皮核、橘核、龙眼、龙眼皮、龙眼核、蜂蜜、薏米、绿豆、赤豆、黑豆扁豆等等等等果蔬通通皆入中医药行列。


那么 ,所谓的是药三分毒,这么些都毒么?


所谓毒与不毒,重点得看用量。


正常人大米饭一顿吃上几十碗,包你吃饭都能被“毒”死,正常饮用水一次喝一桶保证你活活被水“毒”死。酒为万药之王,小酌能强身保健,延年益寿。但往往却有人因过度喝酒而猝死。那么酒“毒”否?




所以凡事凡物适则宜过则害。

        

然而中医开方处药是因人因地因时而治,是根据把握阴阳辨证论治才开方处药定剂量的,而不是简单可以用所谓的“科学”就能定义的一门学术,也更不是信口开河一句“是药三分毒”就能武断否决。


试问你能知道的又有多少?岂可那么武断去否决一门至少五千年的人类健康卫生学问呢?这岂不是自己在跟自己的健康保障过不去吗?

     



了解中国汉字的人都知道“藥”字从“艸”从“樂”,指消除病患痛苦的草,吃了可以令人乐,舒适。所以罂粟也属中药,经炮制方才成为鸦片,当然鸦片也属于中药,只因服用量大了,无法摆脱才渐成瘾君子,有害于人。


“毒”字在《说文解字》里指害人之草。同属于草。“药”者消除病患使人乐之草也;“毒”者害人之草也。所以过去的“毒”与“药”都皆指草而已。故昔日之“毒”也并非今日所指之“毒”。


然诸草皆秉天地四时五行六气而生,人亦秉天地四时五行六气而生,身中亦具此四时五行六气。当五行有所偏颇,六气之淫邪有所侵于人体时,人正需持天地之药(包括草木金石虫)而纠正其人身上五行六气之偏颇。


唯中医药同样亦是秉天地四时五行六气之所生的。取之治人身体之所患,何害之有?


故以身体五行六气偏颇之所轻重,而取其药性味之所轻重,而治其人之所不及与太过,又何害之有?更何忧哉?

       

中医是门相当至精至细至微至博大精深的严谨活人之术。故岐伯曰,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免得糟蹋。




然而现实是,自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至1949年新中国建国前,中国早已沦为半殖民地性质,其性质严重表现于文化与经济两方面,相互相成,推波助澜,目前已根深蒂固,至诚可悲。

        

基于此,现在信中医者所剩无几,愿意信中医者一时半刻也听不懂这套云里来雾里去的中医理论,只因中医理论富于哲学思维,含蓄严谨,扣扣相环,博大精深,耐人玩味,且必须具备一定的古文学功底。不比西医细菌、病毒、炎症理论来得简单粗暴直接。


中医讲究顺势利导,无治而治。西医讲究抗杀,因治而治。再者现在人很多都丧失阴阳五行的日常生活常识,更无一颗敬畏天地大自然之心。这不是家庭与学校教育的缺失,是整个社会风气的严重缺失。




现在人谈阴阳五行往往容易被人视为文物看待,更容易被人扣戴封建迷信的无辜大帽。故言我国国民思想文化早已被严重殖民化。自然国民就更容易接受简单粗暴直接的理论学说,而不想听那些高雅含蓄富于哲学与辩证的理论学说。


当然很多人选择了西医。这犹如现在很多人用微信,更喜欢用语音功能,忽视汉字之美,而不愿打字。一来省事省时效率高,二来不懂享受汉字的文化韵味与意境,就算己懂,对方未必懂。


同样现在很多小孩子只会说普通话而不会讲自己的家乡话,全国至上而下基本都忽视了地方语言之美与精髓,觉得应该全盘国语与英语才够国际化,想想那是多么乏味与单调的世界。


虽然我也不懂,但我觉得地方语音不可忘,更不可丢。那是地方文明发展史的有力考据,更是自己骨头里的一份血脉之源泉。




再者,中医药自古是秉承一颗悬壶济世,俯首可得的慈悲之心发展起来的仁心仁术,靠的是因人因地因时而治,靠的四诊合参而治,自古以来皆是以人为本,大医精诚。


西医药却是持着一颗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市场之心发展起来医疗技术(当然也能治病),其主要以药厂药商经济创收为最大出发点,所以往往造就许多患者须终生服药。


唯这批患者(消费者)终身服药,药厂才不至于关门大吉,药厂流水线才能天天造药,产药,销药,工人才不至于下岗,城市GDP才不至于下跌,所以政府也相当扶持。


只因这样也造就医院许多医疗设备需高价购入(当然其中包括水分如回扣,行贿等等),然而羊毛出在羊身上,简单看起来这套玩法,经商之味比活人治病之味浓。


所以很多患者在还没开始治病时,单单检查就已花费一大笔,当然西医药必须靠仪器检查才能治病,所以他们往往治的不是人,是仪器报告单(检查仪器报告单说你有病他才能治,说你无病时想治也不知如何治)。




至此,据两者经济创收的比较,很多为医者早已忘了大医精诚之心,这当然不能全怪医者,很大一部分也是社会风气使然,自上而下向钱看。


所以很多为医者都选择了从业西医,医院也更看重西医药的发展,毕竟西医药带来的经济效应会更大。自然中医逐渐被市场淘汰没落,西医院却全国遍地开花。


所以就算在人命关天的这个重要命题上,摆在经济面前,人们考虑更多的都还是经济因素而不是医术活人因素。


至此,国民经济文化早已严重被殖民。所以才会出现一大批要钱不要命,要钱不要德的奸商,三聚氰胺、地沟油、苏丹红、病死猪、瘦肉精、毒大米、毒疫苗、等等等等为钱而造就十恶不赦的商业行为。


我想过去之人,为人处事再怎么无底线,起码对于今日之人而言,那都是很高的道德操守底线,无论何行何业何人。

         

所以自民国以来中医不断饱受诟病与扼杀,但不幸之大幸,中医药这门学术始终不至于被彻底推翻,甚至丝毫无被“殖民”过,却表现出植物草本的顽强生命特征,春风吹又生。


虽说略有缺失,但其精髓之所在始终完完整整,细水终长流,小溪流水般的渗漫全国民间各地,所以经常大医出民间。




依我肤浅而言,一套以神农尝百草,反反复复在人体身上实践了至少五千年,甚至更长远,并秉天地阴阳三才四时五行六气七情八风九九归一而归纳总结发展起来的医术,会比那套在实验室里靠细菌、病毒、炎症、白老鼠等闭门造车发展起来的医术不靠谱么?


难道适合白老鼠吃的药物就意味着适合人类吃?


难道白老鼠生的病意味着人类也会生?


难道白老鼠的体格构造也跟人类的体格构造一样?


人会因七情六欲所伤而致病,难道白老鼠也会?


人会因纵欲过度而七劳八损,难道白老鼠也会?


人吃巴豆会拉肚子,老鼠吃巴豆会变肥老鼠。


就这么点直接简单粗暴直接的理论,两门医术,孰更宏观体系与“科学”,智者辨之。

        

其实现在人生活应该慢些,再慢些,太舍本逐末了。你的身体根本跟不上你目前这套简单粗暴直接的思维模式与生活方式。至于如何跟不上,会成什么果。我只能说,不是目前没显现,只是时候未到。


以上仅为心田中医书院群友陈诗达个人观点,不代表心田国医堂 

本文写于于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七日

欢迎大家讨论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