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建国后被特赦的知名人物及去向 大多数从事文史资料研究

水煮历史 2018-08-07 13:47:20

来源 | 人民网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已先后实施了七次特赦,分别在1959年、1960年、1961年、1963年、1964年、1966年和1975年。除第七次无条件赦免全部在押战犯外,前六次都以“确实已改恶从善”作为赦免罪犯的主要标准和具体前提条件;除第一次特赦对象包括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战犯,其余六次均为战争罪犯。


这其中不乏知名人物,如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溥仪,抗日将领杜聿明、王耀武、廖耀湘、黄维等。他们在被特赦后,大多在全国政协任职,进行历史研究和史料撰写,以及两岸和平统一工作等。


溥仪

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


爱新觉罗·溥仪是清朝的末代皇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辛亥革命后被迫退位,“九一八事变”之后在日本人控制下做了伪满洲国的傀儡皇帝。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1950年8月初溥仪从前苏联被押解回国,在辽宁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习、改造。


1959年12月4日溥仪接到毛泽东的特赦令,随后成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著有自传《我的前半生》。




杜聿明

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杜聿明1924年6月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毕业后追随蒋介石。曾参加北伐战争、长城抗战、淞沪抗战等著名战役,成为黄埔系骨干将领。杜聿明也是著名的抗日将领,1939年11月任第5军军长,率部参加桂南会战,指挥桂南昆仑关对日作战,重创号称“钢军”的日军第五师团。


1949年1月9日杜聿明在淮海战役中所率各部全军覆没,于现安徽省宿州市萧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所俘。1959年12月4日第一批被特赦。


1961年3月,任全国政协文史专员。1964年被特邀为全国政协第四届委员会委员。1978年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第五届常委和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军事组副组长。1981年病逝于北京。




王耀武

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1926年1月,王耀武在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科学成毕业,先后参加过北伐战争和军阀混战诸役。王耀武也是国民党抗日名将之一,从淞沪会战开始,历经南京保卫战、兰封战役等直到湘西会战,整整八年抗战,他有七年是在前线度过的。他也因自己的战功而不断得到提拔,升至国民党第4方面军司令官。


解放战争期间,王耀武参加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和济南战役等重大战役,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中被俘。1959年12月,王耀武成为第一批被特赦的战犯之一。


特赦后,王耀武被安排为全国政协文史专员。1964年冬,被特邀为全国政协委员。1968年,王耀武因病逝世于北京人民医院,享年64岁。



廖耀湘

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廖耀湘毕业于黄埔六期,留法回国任国民革命军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骑兵队少校连长。抗日战争爆发后,廖耀湘先后参加了淞沪战役、南京保卫战、昆仑关战役等,被誉为抗战英雄。1940年同杜聿明率领中国远征军赴缅甸抗日,为抗战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8年9月,辽沈战役开始,廖耀湘奉命前去解锦州之围未果,10月26日被俘。1961年,廖耀湘被特赦。


后担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1968年12月逝世于北京。




黄维

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黄维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国民党中将,抗日战争期间参加淞沪抗战、武汉保卫战、滇缅会战等战役,在抗日战争中立下功勋。


在淮海战役中兵败被俘,1975年被特赦。


特赦之后,黄维被安排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工作,任文史专员。1989年于北京病逝。




宋希濂

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宋希濂,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26岁即任36师中将师长,30岁参加淞沪会战。历任国民革命军第七十一军军长,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第十四兵团司令等职。自北伐战争到解放战争被俘,历经重要战役数十次。


1949年12月19日宋希濂在大渡河沙坪被围,随即被俘。1959年12月作为第一批战犯被特赦。


特赦后,宋希濂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委员。1964年起,先后担任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1980年宋希濂经中央批准赴美国探亲,因子女坚留,遂定居美国。晚年宋希濂在纽约创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并任总顾问;1984年又在华盛顿发起建立“黄埔同学会”,任副会长。1993年2月14日在美国纽约逝世。著有《鹰犬将军——宋希濂回忆录》等。




郑庭笈

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郑庭笈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五期。1930年起,在国民党军队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1942年后,任第200师步兵指挥官、副师长,第48师师长,第49军中将军长。抗日战争期间,他先后参加山西忻口战役、武汉保卫战及广西昆仑关攻坚战。


1948年在辽沈战役中被俘,1959年获特赦释放。


后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监察委员,北京市黄埔军校同学会顾问。1996年6月9日在北京病逝。




陈长捷

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陈长捷早年考入保定军校,毕业后在晋军中服役,历任参谋、营、团长等职。抗日战争爆发时,任陆军第三十五军第七十二师师长,率部参加过南口、忻口会战。后任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天津警备司令部中将司令等职。


1949年1月15日在天津与解放军作战时被俘,后关押于辽宁抚顺战犯管理所。1959年获特赦。


曾任政协上海市秘书处专员,在全国政协文史研究委员会工作。1968年去世。1979年2月27日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予以平反。



范汉杰

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范汉杰系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副军长,国民革命军第27军军长,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四集团军副总司令,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八集团军总司令,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参谋长。


1948年10月14日,在辽沈战役锦州攻坚战中被俘。1960年11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特赦获释。


获释后范汉杰在北京郊区红星人民公社园艺队劳动。1962年,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委员,曾撰写了《锦州战役回忆》等文章。1964年,任第四届全国政协常委。1976年1月16日,在北京逝世,终年80岁。



李仙洲

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李仙洲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参加东征、两次北伐,中原大战等,“围剿”鄂豫皖苏区。抗战期间在山东对日军作战。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调至济南任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长官。


1947年2月23日,华东野战军攻占莱芜城,国民党6万余人被歼,李仙洲被俘。1960年11月被特赦释放。


此后,历任山东省政协秘书处专员,省政协委员、常务委员,民革山东省委员会委员、常务委员等职。1978年2月起任五、六、七届全国政协特邀委员。1983年当选民革中央委员会顾问;后又被选为民革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和常务委员。1984年6月被推选为黄埔同学会理事,任南京黄埔军校同学会名誉会长。1988年10月22日在济南逝世,终




王友直

原国民党在西安的最后一任市长


1926年,王友直在去苏联学习的路上加入共产党,1933年被国民党逮捕,1934年出狱后脱党,逐渐成为国民党的高级官员,被授少将军衔。1946年,蒋经国任命他为西安市市长,这是国民党政权的最后一任西安市市长。1948年,国民党的节节败退,使王友直下定决心再次向共产党靠拢。不久后,他便帮助西安的地下党掌握了一支2000多人的武装力量。


西安解放后,王友直遭国民党胁迫跟随胡宗南逃,成为解放军通缉的“战犯”,1949年12月,王友直被关押入狱。1960年11月获特赦,后被定为国民党“起义人员”。


王友直后任陕西省政协常委,民革中央监察委员,民革中央团结委员等职,1992年3月9日在西安病逝。




德王

原国民党在西安的最后一任市长


德王,即内蒙古德穆楚克栋鲁普亲王,在抗日战争期间建立傀儡政权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并投靠日本侵略军。


1950年春,中苏、中蒙“友好条约”相继签订,同时公布德王、李守信等人为伪“蒙疆”战犯魁首,即被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逮捕入狱。同年9月18日德王等被引渡回国。1963年春被特赦出狱。


特赦后德王被聘为内蒙古文史馆馆员。曾主持编成《二十八卷本词典》(蒙古文),著有晚年回忆录《德穆楚克栋鲁普自述》。1966年5月23日在呼和浩特过世。




文强

原国民党军统局北方区区长


文强是文天祥的第23代后裔,是毛泽东的舅表兄弟,1925年8月,文强以第三名的成绩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与林彪同学。他参加过北伐战争、南昌起义,后脱离共产党,成为军统人员、国民党军参谋等,抗日战争期间作为国民党的一员投身抗战。


解放战争期间,1949年1月10日文强在淮海战役中被俘。1975年3月,文强获得特赦出狱。


不久,他被安排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担任专职委员。1983年5月8日,文强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为祖国的统一积极奔走。2001年10月22日,文强以94岁的高龄辞世。



新中国成立后七次特赦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共实行过7次特赦,分别是1959年、1960年、1961年、1963年、1964年、1966年对确认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犯进行赦免,直至1975年赦免全部在押战犯。


除第七次无条件赦免外,前六次都以“确实已改恶从善”作为赦免罪犯的主要标准和具体前提条件;除第一次特赦对象包括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战犯,其余六次均为战争罪犯。


第一次特赦


1959年12月4日,为庆祝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劳动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实行特赦。首次特赦共释放反革命罪犯和刑事罪犯12082名、战犯33名。值得一提的是,被特赦的战犯中,包括伪满洲国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和蒋介石集团的高级将领,如王耀武、杜聿明、郑庭笈、陈长捷、宋希濂等,杜聿明特赦后曾任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常委、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


第二次特赦


1960年11月28日,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共释放了50名“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包括原属蒋介石集团的战犯45名(如范汉杰、李仙洲等),原属伪满洲国的战犯4名,原属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犯1名。


第三次特赦


1961年12月25日,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共释放了68名“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包括原属蒋介石集团的战犯61名(如廖耀湘、杜建时等),原属伪满洲国的战犯7名。


第四次特赦


1963年4月9日,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共释放了35名“战争罪犯”,包括原属蒋介石集团的战犯30名,原属伪满洲国的战犯4名,原属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犯1名。


第五次特赦


1964年12月28日,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共释放了53名“已经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包括原属蒋介石集团的战犯45名,原属伪满洲国的战犯7名,原属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犯1名。


第六次特赦


1966年4月16日,对于经过一定期间的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伪满洲国和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争罪犯,实行特赦,共释放了57名“已经确实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其中包括有原属蒋介石集团的战犯52名,原属伪满洲国的战犯4名,原属伪蒙疆自治政府的战犯1名。


第七次特赦


1975年3月19日,对全部在押战争罪犯,实行特赦释放,并予以公民权。这次特赦是没有任何前提条件的一次赦免。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