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输液5大限制!基层医疗要变了

基层医学交流资讯平台 2019-06-07 20:09:20


关于输液被限,你总认为是零零散散的政策,离一刀切还很久远,岂不知已经被温水煮青蛙了。截止到目前,可以断定:大输液的时代终于要离去了。


我们暂且离开温水区,望眼看去,输液正被十面埋伏:


 第一限:注射液抗菌药物


为了降低细菌耐药性,这几年国家各个相关部委都在努力着,遏制细菌耐药已经上升至国家层面。2016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展改革委等14个部门也联合印发了《遏制细菌耐药国家行动计划(2016-2020年)》,其中强调要重点整治滥用抗菌药物现象。


其中为了限制抗菌药物滥用现象,对药店,国家要求药店出售抗菌药物,必须凭借处方;而对于医疗机构来说就是要控制好抗菌药物输注现象。


近年来各省都在出台关于“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遏制细菌耐药工作的通知”,于是衍生出来大医院要定期对抗菌药物处方进行点评;基层医疗机构开展抗菌药物静脉输注要审批的现象。


附关于抗菌药物静脉输注要审批进展:


2017年7月5日,山东省卫计委发布了《关于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遏制细菌耐药工作的通知》,并要求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要严格掌握使用抗菌药物预防感染的指证,严格控制门诊患者静脉输注使用抗菌药物比例。加强基层医疗机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村卫生室、诊所和社区卫生服务站使用抗菌药物开展静脉输注活动,要经县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核准。


陕西省从去年开始就严格限制村卫生室输液,其宝鸡市、紫阳县就都提出对符合条件、可以开展输液服务的村卫生室,必须经所辖卫生院申报,县区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审批备案后方可开展输液服务,列入村卫生室年审进行考核。未经审批备案,不得开展输液服务。


抗菌药物开展输液活动需要审批,不只是说说的事,已经有地方确确确实实实施了,如:


近日,浙江平湖市卫计部门发文,全市14家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站)、诊所使用抗菌药物开展静脉输注活动获得核准,取得使用抗菌药物“挂盐水”资格。对于其他未核准的基层医疗机构,今后不得向患者进行抗菌药物静脉输液,否则,市卫生监督部门将依据《抗菌药物管理办法》第五十四条予以处理!


当然,除了以上这些省市要求抗菌药物输液要审批,还有甘肃、四川、湖南等地区也在实施基层输液需要审批的制度。


第二限:中药注射剂


中药注射剂的安全性,最近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有人说限得好,有人说不能因咽废食。但是2017版医保药品目录,26类中药注射剂二级以下医疗机构使用受限是事实,其中包括了大家常用了双黄连注射液、清开灵注射液、疏血通注射液、银杏叶等注射液。


也许还有人说,基层不给报销,那么就去二级以上输去,但是这些常见中药注射剂不仅仅是被限制医院级别,也被限制病种了。


(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从2017版医保药品目录上看,就连大家经常用的喜炎平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也都被限制二级以上医疗机构重症患者使用了,而清开灵注射液更是被限制急性中风偏瘫、神志不清患者。


基层不让用,县级以上医院一是病种上被限制导致使用不便,二是三级医院医生也“不屑”用中药注射剂。


9月1日起,我国20多个省同步落实国家新医保目录。由此,这些地区率先完成省(市)级医保目录调整并与国家医保目录衔接。可以说中药注射的黄金时代就要草草收场了。

第三限:注射辅助用药


不仅是临床上常用的西药、中药注射剂被限制,就连辅助用药各地也都出了限制目录。


2016年6月20日国家卫计委发布的《关于尽快确定医疗费用增长幅度的通知》可谓一个关键的控费指引,要求从严管控辅助用药,并列出相关措施。


近年,各地对注射用辅助治疗药物的监管也是严格再严格。如:云南关于辅助用药使用,要每月对进入本医疗机构药品金额排名前20的注射用辅助治疗药品进行专项处方点评。并明确列出了122个注射用辅助治疗药品,并且对此类药品的使用比例给予了严格的控制要求。


2016年,广西省柳州市发改委、卫计委、人社局、财政局、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临床使用辅助用药医疗服务行为管理的通知》,要求医疗卫生机构加强临床辅助用药使用管理,规范医生处方行为,切实减少不合理用药。其中,有21个药品列于临床限制类辅助用药目录中,从而被限制使用。


更多省市关于辅助用药的限制目录我们就不一一列举了,从各地对注射用辅助治疗药物的限制,再加上国家层面出台控费的指引,都表明“营养液”不能随便输了。这样临床常用的维生素类注射剂、部分中药注射剂辅助用药都会被限了。


第四限:门诊输液


除了以上抗菌药物、中药注射剂、注射用辅助用药在临床上的组合式的“温柔”限制,还有很多省就直接一刀切了,门诊不准许输液。


如:




1

安徽

2014年,安徽在全国率先提出53种疾病不输液负面清单,开展门急诊静脉输液处方点评制度目前。

江苏



江苏从2016年7月1日起,江苏全省二级以上医院(除儿童医院)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

3

浙江

2016年1月,浙江卫计委发文要求三级医院门诊(除儿科和儿童医院)取消抗菌药物输液。

四川



2016年3月,四川省人民医院实行停止门诊输液(除儿科和肿瘤门诊化疗)。


河南


2016年6月,河南省人民医院取消门诊成人静脉输液。

广东



2017年7月,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办公室下发文,并明确53中常见病原则上不得输液。

海南



2017年8月,海南省卫计委确定了无需输液治疗的53种常见病多发病名单,并要求12月底前,各相关三级综合医院全面停止普通门诊输液。


第五限:严格药品注射剂审评审批


注射剂的安全隐患一直都存在,最重要的是从源头抓起,从本月起,对一些可有可无的注射剂国家不给批了。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该《意见》甚至被称之为医药行业建国以来最重磅的政策。


其十一条就明文规定严格药品注射剂审评审批:严格控制口服制剂改注射制剂,口服制剂能够满足临床需求的,不批准注射制剂上市。严格控制肌肉注射制剂改静脉注射制剂,肌肉注射制剂能够满足临床需求的,不批准静脉注射制剂上市。大容量注射剂、小容量注射剂、注射用无菌粉针之间互改剂型的申请,无明显临床优势的不予批准。


这一政策导向也是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的提倡“能口服就不注射,能肌肉注射就不静脉注射”的口号。而剂型上对注射剂的严格监管 ,直接就制约了临床上注射剂品种。


我们回过头来看,截止到近日,注射液剂型的生产上被限制、注射液的使用上门诊严格限制,而占据基层常见的输液品种抗菌药、中药注射剂也被限制,而对输液的监管,药监、卫生部门更是双剑合并,直指一切不合规输注。


距离央视报道2009年我国医疗输液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口每人输了8瓶液,远远高于国际上2.5至3.3瓶的水平的时期,已经过去多年了。


(图片来源:CCTV13)


再看看这些组合式的输液限制政策,我们就知道那个鲁莽着拿输液当成可乐喝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了,大输液、过渡输液的时代将成为历史了。


顺应时代,药品生产上需要改变,医生处方习惯要改变,患者意识也要改变~



附相关新闻视频: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