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连载| 79-深渊三部曲之遗愿(二)

心灵海豚湾 2018-12-14 08:56:30


(点击这里查看《深渊三部曲之遗愿》第一部分)


以下为第二部分:

身着便衣的张警官装做不经意间经过ICU病房。

  (ICU病房即重症监护室:把危重病人集中起来,在人力、物力和技术上给予最佳保障,以期得到良好的救治效果。ICU一般设有中心监护站,直接观察所有监护的病床,每个病床占面积较宽,床位间用玻璃或布帘相隔,里面有各种观测和急救仪器,有些医院会配备独立的ICU,满足个别病人的需要,当然费用极高,每天至少上万元。)

  受捐人付静手术后被送进一间独立的重症监护室,有专人护理,心脏移植手术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大型手术,虽然过程很成功,但依旧可能会发生术后排异现象,需要在重症监护室呆一段时间,情况稳定后才能转至普通病房。

  术后病人需要无菌的环境,除了专职护理之外其他家属都必须静候在室外。

  室外走廊里焦急静候的是一男一女,男的个子高大、气质颇佳、浑身显露出贵气,外型显然进行过专业人员的包装,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他的实际年龄,不过张警官阅人无数,只是草草扫了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实际年龄在五十岁以上。

  女的则颇为年轻,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长得很漂亮、模特身材,穿上高跟鞋居然和将近一米八的男子差不多。

  张警官从医院档案里看过付静的照片,和男的颇为相似,可以断定这个男人就是付静的父亲付仁。

  这个女人倒是猜不透她的身份,但看她和付仁坐在一起,两人靠得极近却一点都不觉得尴尬,显然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张警官站在一个角落里偷偷观察了一番,只隐隐约约听到女子在不停劝付仁放宽心,说静静吉人自有天相,医生已经说了手术很成功,而且之前配型也很好,佛祖会保佑静静的,绝对不会出现排异现象,等情况稳定下来就将静静接回家,再重金请几个名医回去看护云云。

  从付仁的表现可以看出来,他显然没有意识到捐赠者鲍春被谋杀一事已经被发现。

  到底是付仁伪装太好,还是他真不知道鲍春被谋杀一事?

  经验丰富的张警官也无法做出判断,像付仁这种在商场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江湖已经彻底变成了人精,想要从他的表现看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个时候,张警官的手机接到一条信息:“鲍春和鲍有为的身份已经查明。”

  在小谢和小汤接受各自的任务时,张警官将鲍春和鲍有为的身份证复印件照片发送至了警局,安排警员查找了两人的资料。

  警员的办事效率很高,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张警官连忙离开了重症监护室所在的楼层,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回了过去。

  电话那头的警员详细地说明了鲍春和鲍有为父子的情况。


  两人身份证号码确定属实,但家庭住址等都是假的,显然身份证是伪造的。

  鲍春今年二十岁,父亲鲍有为今年四十四岁,两人是亲生父子,家庭的实际住址是在XX区XX路XX小区。

  这个地址和被小谢监视起来的“鲍有为”家庭住址完全不同,可以确定被监视的是假“鲍有为”。

  接到这个重要信息,张警官决定第一时间前往真“鲍有为”家中进行调查。

  安排了一个警员接替自己继续暗中监视付仁后,张警官来到了真“鲍有为”的所住的小区。

  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安置小区,住在这里的除了一些土著之外就是租户,城市大建设让这些土著赚得盆满钵满,每个人除了分几套房子之外还补偿了大笔现金,许多土著一夜暴富,跳过财富积累阶段直接进入了富人阶级,将几套房子简单装修下,再购置一些二手家具电器则可以出租,每个月房租都能收上一两万,躺着就把钱赚了。

  而租住在这里的则大多是一些来自外乡的打工者,其中绝大多数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房租就要占去三分之一,让每个人外来打工仔都喘不过气来。

  在这么一个面积不大的安置小区里,财富两极分化极为严重,也显示了现在社会的残酷。

  鲍春和鲍有为父子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他们正是土著中的一员。

  大部分上了年纪土著的生活在旁人眼中极为幸福,他们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件:

  打麻将。


  打麻将是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小区里面生意最好的就是麻将馆,这里人的习

  惯在上午十一点前、下午五点前吃饭,因为如果去晚了麻将馆就没有了位子。

  当张警官抵达小区的时候,鲍有为正坐在麻将馆里兴致高涨地“垒长城”,还好张警官穿的是便衣,不然见到身穿制服的张警官估计满屋子人都会作鸟兽散。

  每个人的前面都摆放着几张或几十张数量不等的百元大钞,看来赌注不小,不过查赌不是张警官此次前来的目的,他只能先装做无视,心里想着等此次案件查完之后要进行一次禁赌的大行动了。

  想将一个赌棍从赌桌上拉下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张警官假借“自己是鲍春的朋友,此次是来还钱的,如果鲍春不在就还给鲍有为”的名义才将鲍有为勉强拉了下来。

  被张警官叫到一旁僻静处的鲍有为极为不满,一脸嫌弃道:“鲍春居然还有钱借出去啊,看来他妈说得没错,这小兔崽子十句话里面有一句能信就不错了。”一边说着一边往麻将室的方向瞅,显然是想着等张警官还钱后再去大战一番。

  张警官闻言一愣,原本无意的一个借口居然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看来这鲍春和父母的关系处得并不好。


张警官决定开门见山,沉声道:“鲍有为,你儿子鲍春死了。”

  鲍有为“哦”了一声,眼睛还在不停地看向牌桌,显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意思。

  张警官极为无语,掏出证件在鲍有为一亮道:“我是刑侦大队的,姓张,这是我的证件,你儿子鲍春已经死了!”

  直到证件摆放在鲍有为的眼前,他才如梦初醒,两只眼睛瞬间瞪得比牛眼还大,战战兢兢道:“张……张警官?您……您这话什么意思?那小兔崽……不对,鲍……鲍春……他死了!?”

  张警官道:“对,鲍春已经死亡,而且很有可能是被谋杀,我这次来就是想请您配合调查。”

  “怎么可能……他居然真死了……”鲍有为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这话什么意思?”张警官厉声道:“你早就知道他可能会被谋杀对不对?”

  “不是不是,您误会了!”鲍有为满头大汗,颤抖着说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原来,鲍春是他和前妻的儿子,那时候他家还没有拆迁,家境极为一般,和前妻结婚后,父母将老屋留给了他们作为新房,还将所有的积蓄给了他们买了一辆车。

  九十年代买车属于一个很奢侈的事情,那时候买车纯粹是为了一个面子,而且是前妻提出来的,说没房没车就不结婚。

  他只能无奈地啃老,将父母的棺材本都扒了个干干净净。

  前妻生下鲍春之后,就没有再去上班,全职在家带孩子,等鲍春三岁上了幼儿园,前妻闲着无聊就迷恋上了打麻将,而且越打越大,到最后发展到一局输赢数千。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场牌局输赢数千对于一个普通家庭那是极为恐怖的事情,虽然前妻手气还不错,但鲍有为知道这种所谓的手气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一旦那一天转霉运,只要连续输上几次,本就一般的家境会很快陷落下去。

  前妻当时正在兴头上,一个月赢的钱比鲍有为工资还多,自然听不进去,始终我行我素。

  不久之后,果然乐极生悲,前妻走了霉运,手气不佳,每次几千连续输了许多次,输到后面不但家里现金一扫而空,就连车子都当掉了。

  最狠的时候前妻居然背着鲍有为将房契都准备抵押出去,幸好被鲍有为发现,不然一家人连住所都没有。

  鲍有为苦劝前妻无数次,甚至拉扯着年幼的鲍春一同跪在地上求前妻戒掉赌博,但人一旦走火入魔,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方是不会醒悟过来的。

  那以后,前妻居然还数次尝试偷取他的身份证和房契,将老房子挂在中介卖掉换钱赌博。

  忍无可忍之下,鲍有为只能提出离婚。

  在鲍春五岁那年,前妻终于成为了前妻。


  前妻离婚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没有尽到一点抚养鲍春的义务,更别说给鲍春赡养费了。

  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鲍有为说到这里还对前妻恨得牙痒痒,说自己年轻时候太过糊涂,早知道前妻偏执的性子就不应该结婚,当时心软忍受了前妻那么多年,已经是犯了大错,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制止了前妻卖老屋的举动,不然就没有现在拆迁后的“幸福生活。”

  鲍有为说他这一生犯过两个最大的错误,第一个错误就是对待前妻的态度,过于隐忍、过于委曲求全。

  而第二个错误,则出在对儿子鲍春的教育上。

  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性格都会有点变化,有的会变得懂事、独立,有的则会变得自卑、偏执。

  很不幸,鲍春变化的方向正是后一种,这种变化也和鲍有为的教育方式有很大的关系。

  前妻赌博不但将家中财物输了个精光,而且还欠下了一屁股赌债,离婚后赌债可以推到前妻身上,但家中财物不可能返回来,鲍有为只能努力上班,养活自己和孩子还有年迈的父母,很是辛苦。

  当时鲍有为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照顾孩子的重担就放到了爷爷奶奶身上,但爷爷奶奶对鲍春太过溺爱,养成了他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性格,一有不满意就大哭大闹,严重的时候居然对爷爷奶奶拳打脚踢。

  鲍有为不懂得什么叫诱导,更不懂得什么叫青春期教育,他唯一的教育方式就是一个字——打。

  鲍春不听话?打!

  鲍春不上学?又打!

  鲍春欺负小朋友?再打!

  鲍春顶撞老师?狠狠地打!

  鲍春居然敢打爷爷奶奶?死命地打!

  我鲍有为就不信打不服这个小兔崽子!


  一边是爷爷奶奶无止境的溺爱,一边是父亲不问青红皂白只用“打”字来解决问题,最终结果可想而知。

  鲍春养成了暴虐的性子,从读小学开始就成为了最难教育的那种学生,不但老师们厌烦,同学们也极为嫌弃,不过还是有一种人很喜欢鲍春这样的性子。

  这种人就是街上的混混。


  鲍春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就组建了一个帮会,名字叫“九龙帮”。

  就是九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自己组建的一个小帮会,当时还只是四年级的鲍春居然成为了“帮主”,靠的就是他打架的那股子狠劲。

  “九龙帮”最大的任务就是每天放学之后堵在校门口,挑那些家里有钱又好欺负的小孩子收“保护费”,收到了就去夜宵摊和网吧消费一空。

  你问为什么鼎鼎大名的“九龙帮”不在上学之前收“保护费”?

  开玩笑,早自习是每天七点半,这个时候“九条神龙”还在家里睡大觉,谁会吃饱了撑得慌那么早起来收保护费?

  “九龙帮”的九个孩子无一例外都是刺头,打架都是一把好手,居然在“江湖”上混出了名气,被当地的一个帮会作为新生代力量吸纳了进来。

  有了靠山的“九龙帮”就更加肆无忌惮,以前还只是在学校外面挡住人收保护费,后来居然发展到在学校里面都收取保护费了。

  学校有老师发现他们的劣迹,勒令“九条神龙”停止他们的胡作非为。

  第二天这个老师在同一所学校读书的小女儿居然就被人剃了个光头,光头上面用毛笔写着几个漆黑的大字“犯我九龙帮者,虽近必诛!”

 居然在学校里发生了这样恶劣的事情,学校领导大为震怒,采取了雷厉风行的手段,将所有九龙帮成员全部劝退!

  鲍有为无奈只能去找校长求情,校长却死活不同意留下鲍春,还说了一句让鲍有为记忆犹新的话:

  “我们学校庙小,容不下你们鲍家这条神龙。”


  回家之后,鲍有为将鲍春狠狠打了一顿,这次打得极狠,将鲍春直接打进了医院。

  按照鲍有为的想法,打得这么狠鲍春应该记事,就算顽劣的性子不会马上改变至少也会消停一段时间,却不想几天之后鲍春居然消失了!

  当时的鲍春只有十岁,出走的时候身无分文,爷爷奶奶都差点急出病来,三人整整找了一个星期,终于在学校门口找到了鲍春。

  他居然依旧在干那拦路收保护费的勾当,收到了钱就去网吧通宵玩乐,日子过得极为悠闲自在,完全无视辛辛苦苦找寻了他一个星期的亲人。

  鲍有为对这个儿子彻底失去了信心,从此再也不闻不问,少了鲍有为这个父亲的管教,鲍春的爷爷奶奶也根本管不了他。

  自那以后,小学都没毕业的鲍春就成为了一个正宗的街头小混混。

  在鲍有为的印象中,这十年来他们父子俩几乎就没有好好说过一次话,每次都是鲍春没钱了就打电话来要钱,要完钱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前面几年过年的时候还会回家一下,后面就连过年都在外面鬼混,如果不是当时年迈的父母牵挂这个顽劣的家伙,他都有想法要和鲍春断绝父子关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父母的身体越来越差,对孙子的思念也越来越重,恰好在这个时候,鲍有为迎来了人生中最大的转机——老房子拆迁了。

  一栋上下两层共四百多平的老房子置换了两个门面、四套120平的大房子、四套90平的小房子还有五十万的现金(这个拆迁数据属实,如果有经历过当时拆迁的朋友应该还记得)。


  鲍有为一下子成为了暴发户,从无人问津的离异带孩中年男变成了钻石王老五,媒人踏破了门槛。

  鲍有为挑花了眼,如皇帝选妃一般,选中了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未婚女孩结了婚。

  婚后不久,小儿子出生,终于让父母的牵挂从不孝的大儿子鲍春身上转到了小儿子身上。

  小儿子白白胖胖的极为可爱,有了父母照顾也非常懂事,比鲍春强上万倍,一家人的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但这个时候,一双贪婪的眼睛却盯上了这个幸福的家庭,这双眼睛的主人,正是鲍春。

  之前鲍春偶尔会找鲍有为要一些钱,最多也就几百,要的次数也不多一个月最多一两次,鲍有为基本都会满足,而且鲍春自己也有来钱的路子,不缺钱的时候连续两三个月不会给鲍有为打一个电话。

  这样的生活大家都习惯了,持续了好几年。


  房子拆迁后,鲍春打给他的电话却多了起来,当然内容还是一个,要钱,不过要的数字比起之前要大上许多,两三千算是少的,很多时候甚至上万。

  鲍春的原话是:“鲍有为(鲍春从来不叫爸爸,都是直呼名字),你拆迁换了那么多房子那么多钱,至少有一半是我的,房子我可以不要,但你每个月要给我五千块,一分都不能少,不然我弄死你!”

  所谓“知子莫若父”,鲍春的性子鲍有为最了解,最后那句不一定是戏言,说不定鲍春真有那么大的胆子,于是他只能每月给鲍有为五千元,一直给到小儿子出生之后。

  等小儿子出生之后,因为老婆的强烈反对,鲍有为中断了给钱的行为,除非鲍春威胁得狠了,他才给其汇个一两千。

  一开始他还有点胆战心惊,生怕鲍春报复,后来始终没有什么动静才放下心来。

  鲍有为说如果可以的话自己一分都不想给,这十年来,所有的父子亲情已经都被鲍春恶劣的行径磨灭了。

  半年多之前,一段时间没联系的鲍春又给自己打了个电话,这次他极为过分,说每月要给他一万块,不给就杀自己全家!

  鲍有为以为这次鲍春也是吓唬自己,却没想到他居然来真的!

  当然杀人鲍春是不敢的,但他干出了比杀人更恶劣的事情!

  鲍春居然禽兽不如到了极致,强奸了自己的现任妻子!


  张警官听到这里完全被惊呆了,鲍有为的现任妻子同样也是鲍春的后妈,继子居然为了要钱强奸了后妈,这手段真是超乎想象地变态。

  被鲍春逼得没有办法,他只能同意按时给钱,好说歹说终于降低到每个月五千,一直给到上个月。

  张警官质问鲍有为为什么当时不报警,鲍有为叹息说鲍春虽然恶劣,但毕竟是他的儿子,他还是不忍心将其送到监狱,只想息事宁人。

  遗憾的是这个事情已经传开,现在还有人会在背后对他的妻子指指点点,老父亲也因为这个事情导致重病突发去世了,算是被这个逆子弄得几乎家破人亡。

  至于刚才所说的那句话:“怎么可能……他居然真死了……”鲍有为解释道,这是因为鲍春在一个多月前给他打电话,说他得了绝症急需用钱,如果没有钱的话估计只有最多两个月的生命了,而且开口就要五十万!

  鲍春这么多年一直健健康康的,从来没有得过什么大病,唯一一次进医院还是十岁那年自己下手太重打得他进医院,突然说自己得了绝症,鲍有为根本不相信,便拒绝了,没想到鲍春居然真的死了!

  说罢鲍有为放声大哭道:“他毕竟是我的儿子,如果知道他真得了绝症,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他的!”

  张警官心里一动道:“鲍春当时有没有告诉你是什么病?”

  鲍有为哽咽着回忆了下道:“好像是说肾脏出了毛病。”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