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医者丨从三甲医院出走的整形医生,尤军:微整形是一门艺术,需要“慢工出细活”

大医美国际联盟 2018-10-10 12:49:03

↑ 点击上方“大医美国际联盟”关注我们


尤军

整形美容学硕士

天使之翼医疗美容总经理、院长

“四维注射美容”技术创始人

尤军是成都整形美容行业的“80后”CEO、整形美容微创医师考核命题专家团中最年轻的专家。1米89的身高,外形俊朗,频频亮相于电视荧屏。最初两年,月均注射玻尿酸300-400支,月均注射瘦脸针400支,这两个“非官方”数据让他得到众多爱美者的青睐与支持。




出生于大连军医世家,尤军作为接班人选择从医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然而,他在浩瀚的医学领域里选择了整形美容学科,倒有另一个原因。“十七八岁的时候,我脸上也曾青春痘‘泛滥’。我想,要不就学医学美容,自己把脸上的痘痘治好。” 怀着这样的心愿,尤军考取了建国后首批医学名校,也是全国第一家开展美容医学本科及研究生教学的医学高校——大连医科大学。


毕业前一年,成绩优秀的尤军被推荐到沈阳一所部队医院整形科实习,这是他第一次接触真正意义上的整形手术。烧伤植皮、断指再植、乳房再造、自体细胞研究……一项又一项的大型手术和课题接踵而来,这样一场智力、体力与经历的考验,也让他明白“医学是一项经验科学”的真正含义。


懂得了经验的可贵,尤军的实习生活变得像打仗:“一个中心思想就是催促自己‘赶快’,快点学,快点练,连多睡一分钟都感觉是浪费。”接踵而来的手术,让他把与整形有关的操作都做了个遍。而除了从早到晚跟科室主任上手术,下班后,他还用猪皮、猪眼、洋葱练习美容缝合、手术剥离等基本操作,一练就练到凌晨。




硕士毕业后,渴望拥有更大舞台的尤军,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进入北京一所著名的三甲医院整形科。在这里面对的更多是需要“锦上添花”的人群——忙碌的城市主妇、职场白领,不时还可以看到当红的明星。


整形手术较为明显的恢复过程以及相对较长的恢复期,往往让这类人群在美丽面前犹豫,他们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尤医生,我想做××手术,但我没时间住院,又不想让别人看出来我做过,有办法吗?”


办法自然是有的,那就是注射美容。但在当时,注射隆胸材料奥美定危害事件的阴影还笼罩着整个行业,还没有一种令人放心的制剂,让饱受争议的注射美容再次为广大爱美者所接受。作为医生,尤军也一筹莫展。


时间很快来到了2008年,那一年,尤军看到了注射美容的曙光。2008年,国际知名的瑞蓝玻尿酸获得SFDA(现CFDA)批准,刚刚进入中国市场。在一次瑞蓝Q-Med公司组织的国际学术会议中,由于英文流利,又是资深整形美容医生,尤军被邀请担任同声传译员,有机会了解到这种天然、安全、可逆的注射美容材料。强烈的兴趣促使尤军果断参加了瑞蓝玻尿酸第一批次的专业注射临床培训,成为国内首批拥有瑞蓝玻尿酸临床注射资格的医师。


2009年,全球医美制剂巨头美国艾尔健公司生产的BOTOX肉毒素获批进入中国,尤军又率先获得A型肉毒毒素注射除皱术资格认证。随后他更是主动申请前往当时在亚洲医学美容行业处于领先水平的韩国仁济大学白医院,师从韩国整形美容界知名专家金东一教授研修学习。之后,又赴注射微整形普及程度较高的中国台湾长庚医院进行学术考察。


眼界的广阔,让他感受到了内地医学美容与领先者之间的巨大差距。全球的医学美容正向非手术、微创化、无创化发展,注射美容被称为“微整形”,已经成为行业趋势,只要科学管理,规范运作,必定具有广阔的前景。




回京后,尤军在所在的科室大力开展注射微整形,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前来做微整形的人络绎不绝。然而,作为一个非治病的科室,注射美容学科在三甲医院内的发展却频现尴尬:在拥挤的挂号大厅,微整形的顾客依然被称为“病人”、“患者”,同样需要排上两个小时的队,然后跟医生获得仅5分钟的交流。


“微整形和看病不同,是需要用感性体验去引领的理性消费。我需要时间跟爱美者沟通,为她们设计最合理的注射材料和改善方案。但每天有上百位顾客等着你的时候,真的没太多机会。这边还没说上两句话,那边就催你快点去打针。有时会遇到顾客不理解的情况,自己也比较疲惫。”


在这样的情况下,尤军希望为科室开辟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和缓的流程,可以让爱美者在医生的讲解中真正了解清楚,注射进脸上的是什么制剂,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为什么会采用这样的注射方法。


“微整形和雕塑一样,是一门艺术,需要‘慢工出细活’。注射美容不是打预防针,我不能接受像流水线一样短平快的操作。”尤军的主张没有得到支持——在以救死扶伤为第一要务的三甲医院,整形美容学科并不那么受重视。“那个时候我开始有了走出来的想法。”


2012年,尤军终于离开了任职近5年的三甲医院。他将视线投向了“整形美容第一城”——四川成都。通过多方资源整合,尤军引进瑞士瓦莱州立医院的技术管理模式,与志同道合的投资人携手创办了以国际化医疗美容为特色的“天使之翼”整形美容品牌。




“微整形的魅力在我看来,全都体现一个‘微’字上。除了常规意义上的‘微创’、‘微调’,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层面,那就是给爱美者无‘微’不至的关怀。”


尤军管理下的天使之翼医疗美容注重服务品质与顾客体验,其中一个细节是:不允许员工把顾客称为“病人”、“患者”或“求美者”。“来整形美容机构消费的人大多是健康人,他们到医院不是看病,而是希望获得更美的容貌,这是对生活品质的一种追求。顾客选择到你供职的医院来做整形美容,他们能把自己的美丽交给你,是对你的欣赏和信任,应该以顾客的到来为荣。”


来到成都,虽然忙碌,但与之前在三甲医院的疲惫不同,现在的忙碌带给他的是充实而游刃有余的,因为最多的顾客群体是“回头客”,已经无需过多的讲解和沟通,甚至于医顾之间都已有了良好的默契和信任,而当顾客得到了好的体验和效果,自然就会有再次上门消费和推荐朋友的机会。


“整形医生是个体力活。”尤军笑道。为此他每天会固定抽出半小时锻炼身体,偶尔组织医院的员工踢踢足球。但他在工作间隙更常做的一件事是画素描,这项本来是父母为让儿时“精力过剩”的尤军养成“沉稳”性格而特别要求他学习的技能,现在却为他的微整形事业提供了帮助。


那些年无数次临摹的石膏像的经历,让他可以轻松描画面部肌肉的纹理走向,无论是为助理医师做培训还是与顾客沟通,都显得尤其方便。在给顾客评估面部及形体美感时,他也总能快速而准确地指出他们需要调整的部位和角度。


— END —

在微信号搜“大医美国际联盟

最新、最快、最好玩的美业动态马上get到~

全国大医美联盟

专注“生美+医美”的技术分享、教育培训、资源整合的官方平台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