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长沙:北纬28° 创新崛起的国际坐标

长沙雨花经济开发区 2018-12-10 11:05:21

据凤凰周刊消息 北纬28°12′,东经112°59′,这是长沙的国际坐标系。

地球的北纬28°-30°附近区域,是人类文明的主要发源地。中国的长江、埃及的尼罗河、伊拉克的幼发拉底河、美国的密西西比河等,均在这一纬度汇入海洋。这一区域还集中了众多人文和自然奇观,从埃及金字塔、巴比伦空中花园、玛雅文明遗址,到地球最高的珠穆朗玛峰和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约旦死海、百慕大群岛等等,无一不昭示出这一区域的不凡之处。

放眼全球,在这一区域中,除了有中国的长沙、重庆、昆明、拉萨等,还有印度首都新德里、美国太空城休斯顿、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开罗、欧洲文明发源地雅典等城市。

相对于处于动荡或衰退中的开罗与雅典,将同处于这一区域、同样富有经济和社会活力的长沙与新德里、休斯顿进行比较,可以得出一些有益的发现。这三个城市,均是所在区域的“支点”城市,都有着传统的工业底蕴,同时也都在积极拥抱新经济和新技术,主动谋取转型。

总结梳理长沙经验,将其放置于全球视野,并与同纬度的新德里及休斯顿进行比较,对于中国乃至世界其他处于后发位置的城市,应有其借鉴意义。

北纬28°的冬季,气温接近零度,空气湿冷。但来自全球多家知名企业的代表们,好像完全没有在乎这些,他们带着资金和项目,来到中国湖南长沙,与六万人一起,参加这场智能制造峰会,他们看重的,是这块未来的中国智能制造高地。

参会的工作人员在凌晨3点09分更新了一条朋友圈,是一张几个人对着电脑工作的图片。在筹备期间,这种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的日子,是家常便饭。

一家刚刚创办一年多的公司福米科技,在一进公司的墙面上挂着创立一百天时,十几个员工在世界地图上拍下的手印,他们说,每一个手印代表一个他们想要占领的市场,寓意出征全球。如今,他们打造的全球数据与交易服务平台已经完成全球主要市场的覆盖。

一支由北美青年科学家组成的团队,8年前开始研究基因检测临床转化,2014年在北京建立公司,三年后,他们来到这里,并获得了1亿元的产业引导基金。他们的目标,是把这里变成“基因谷”,并推动这里的基因产业突破百亿市值。他们取了想象无限的名字:“人和未来”。

在这里,冬日的萧瑟并没有掩盖充满活力的底色。

这里是长沙,一个北纬28°正在崛起的城市。

“我们希望这个城市给人们的印象是创新的、进步的、温暖的、开放的,而这些标签,已经开始逐渐形成。”长沙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高山说。

神奇纬度带的“新轻年”

地球上北纬28°-30°附近区域,是人类文明的主要发源地。中国的长江、埃及的尼罗河、伊拉克的幼发拉底河、美国的密西西比河,在这一纬度汇入海洋。埃及金字塔、巴比伦空中花园、玛雅文明遗址,地球最高的珠穆朗玛峰和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约旦死海、百慕大群岛,神奇景观的密集分布,被外界赋予了特别的地理含义。

位于北纬28°12′,东经112°59′的长沙,也在这个神秘的纬度带上。虽然自然地理环境对一个地区发展影响的程度很难一概而论,但从人类社会发展的轨迹来看,有着相似的“自然条件”的人类活动,往往具有一定程度的同一性。这种区域内可以不分民族、人种。研究人员从某些移民国家的人口分布找到了证实这一理论的依据,结论是,只要不进行种族隔离,人类对“资源环境”的趋向性是一致的。

“长沙自古以来位置优越、人杰地灵,这是这座历史名城吸引我们的独特优势。”在2017年12月6日第二届中国(长沙)智能制造峰会上,京东集团与长沙经开区签署了100亿元无人车智能产业基地项目,也是该峰会上唯一一个百亿级项目。

京东负责人在解释为何选中长沙时称,长沙是国内市场半径最短且交通最佳的中心区位之一,具有巨大的商圈辐射优势和投资价值。同时,长沙是国内著名的装备制造基地,三一重工、中联重科等都在此落户,湖南机械制造、汽车及零部件产业均有良好的发展基础,汽车产业的未来发展空间极大。此外,他们还看中长沙的科研人才实力,坐拥国防科大、湖南大学、中南大学等高校,可以源源不断向京东智慧物流输送人才。

虽然在大家的印象中,长沙素以“大块头”的产业闻名,但事实上,与其他内陆重点城市相比,长沙市的产业结构反而是相对轻型的。

“一来是过去我们没有按照区域分工发展重工业,所以我们转型和发展时没有什么包袱,能够轻装上阵。二来我们的民营经济所占份额将近70%,再加上高效的产、学、研转化动能示范,也是长沙经济充满活力的关键。”高山说。

长沙市发改委副主任胡圣国介绍,“长沙的产业结构都是一些比较现代的产业,六大产能过剩的行业,在长沙经济中所占比例非常小。工程机械和汽车,虽然也是一些传统产业,但是有一点非常重要,它们都注入了很大一部分的现代因素,进入一个新的智能化时期,重新焕发出生机和活力。”

长沙的支柱产业分别为工程机械、新材料、电子信息、食品、汽车制造、文化创意、旅游,这七个产业规模目前已经超过千亿。新材料超越长沙的产业名片“工程机械”成为第一位,是近两年才发生的事;电子信息也是在近几年才一跃升至第三位;工程机械、汽车、食品等行业成为智能制造发展的重点示范领域。

产业结构的转型和升级,反映在经济指标上,是惊人的崛起。

2017年,长沙地区生产总值为10200亿元,增长9.0%,跻身“万亿俱乐部”,成为中部第二个、中西部第四个迈入“万亿俱乐部”的城市,长沙站上了新时代的新起点。

“过去十年,长沙GDP增长460%,排名从第24位提升至第14位,增速领跑全国,这是长沙速度,更是长沙奇迹。”长沙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黄滔说。

有陆媒评价长沙是“不靠房产,靠知产”,因为并没有很多地方经济的通病,靠土地、靠房地产来拉动经济,房价几乎在同类城市中是最低的。而所依靠的资产,也不是资源推动型的资产,而是创新推动型产业。2016年,长沙在全国省会城市中唯一获评“全国创新驱动示范市”,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30%以上。

华曙高科与长沙理工大学合作研发的方程式赛车,关键零部件采用最先进的3D打印技术。摄影 黄启晴

“新”经济、“轻”型化,已经成为带动长沙经济发展的主力军。

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曾在2016年两会期间表示,“在长沙,以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为代表的‘新经济’爆发出来的强劲动力超出我们的预期,它带领长沙经济跑出高速,弥补传统产业下滑的影响,并为长沙传统动能改造升级创造了条件。”

靠实体 找未来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

这是整个国家调结构促发展的着力点,也是长沙这个地区近年来的主攻方向。

“二十年前,长沙的工业基础非常薄弱,现在的规模产业,都是近二十年,特别是最近几年发展起来的。我们以前的汽车产业是零,2017年汽车产业产值突破1千亿元,汽车及其零部件配套企业135家,形成6大类整车为核心的汽车产业集群,这样的速度超乎想象。”黄滔说,这就是长沙牢牢抓住实体经济、谋求发展的结果。

数据显示,2017年,长沙全市实现规模工业增加值3540亿元,增长8.5%。从全国省会城市看,长沙规模工业增加值总量排名第4,仅次于广州、武汉、成都,超过了郑州、南京和杭州等城市。

中联重科2000吨全地面起重机

以新技术、新材料为代表的创新经济,推动了整个经济结构的转型和升级,使长沙由原来依赖工程机械行业,到多产业、多层次、多点支撑的发展,这样的发展路径,与同纬度带的休斯顿有很多的相似性。

曾经的休斯顿,是一个严重依靠石油产业的城市。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世界石油价格的下降、石化行业的大萧条,让当时的休斯顿遭受重大打击。随后休斯顿开始转型,进行深加工,延长产业链,提高资源的附加值,开发替代产业,着力促进产业结构多元化,依靠已有的优势产业基础,如港口贸易、制造业、航天中心、医疗中心等,促进机械设备和各类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其中包括:生物医药研究、研发实验室、工具器械、信息设备、人体器官化学、金属加工研究等等。到20世纪90年代末,尽管石油业还占有重要地位,但休斯顿已经摆脱了对能源产业的依赖。

特别要提出的是,休斯顿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市持续发展的关键环节是高科技产业。1961年休斯顿成为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航天中心的所在地。在NASA的带动下,孵化出约1200家小型高科技公司。20世纪60年代休斯顿建立了得克萨斯医学中心,集健康教育、研究和治疗为一身。医药业是休斯顿另一新兴的高科技支柱产业。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医学中心对休斯顿的经济影响甚至超过宇航业。此后,医学中心逐渐重视由研究到技术的市场推广。

现在的休斯顿,已经是美国得克萨斯州的第一大城,全美国第四大城市,墨西哥湾沿岸最大的经济中心。

从休斯顿的身上,我们能够看到很多长沙的影子,也能隐约看到长沙转型升级后的未来。

但长沙与休斯顿最大的不同是,长沙这座历经三千余年城名、城址不变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还拥有悠久的历史文化积淀。

湖湘文化中,湖湘科学技术素来发达。早在商周时期,长沙的青铜冶炼已具相当规模。近代的锑都,更为全国冶炼之冠。马王堆出土文物之精美,令人叹为观止。它们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将湖湘文化独特的科学品格展现无遗。

这便是长沙科教资源发达、科技驱动创新的历史渊源。

而“经世致用”、“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又使得长沙可以充分利用已有的历史文化资源、科教资源,发展本地特色的支柱产业。

浓郁的历史文化不仅仅可以提供养分,还能直接转化为产业。

“我们的近邻,印度的新德里,在如何将城市本身的文化传统与城市发展相结合方面,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有益的借鉴。”胡圣国解释称,新德里是在古老的德里城基础上扩建而成,在城市发展的过程中,很好地保护了传统历史文化,将历史文化旅游业打造成城市的支柱产业之一。”

相对于同纬度的两个城市,他认为,长沙有自身的优势和特点,除了长沙是一座新型、轻型产业为主的城市外,丰富的科教资源、交通区位优势都成为其发展的基础和纽带,给未来发展留足了想象空间。

当然,相比休斯顿和新德里外向型经济的优势,长沙在这方面的确存在不足。与国内一些外向型经济城市比较,长沙进出口总量或是首位度(一省域范围内,第一大城市经济指标占全省的比重)也存在一定差距。

也正是因此,长沙近年来开始全力“补短板”。

山河智能旗下的山河科技自主研发的阿若拉固定翼轻型运动飞机

“加快临空经济示范区和黄花综合保税区等开放平台,是我们近几年下大力气和下大决心做的事。”胡圣国称。

“我们将重点打造电子信息、生物医药、装备制造、精密仪器、新材料等航空偏好产业,成为长沙开放发展的新引擎、外贸服务的新基地、临空经济的新平台、结构优化的新战场。”长沙临空经济区相关负责人称。

长沙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报告中,打造国家智能制造中心、国家创新创意中心、国家交通物流中心,正式成为长沙未来五年的新目标。这也是“扬长势,补短板”等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取得明显的成果后,他们发自内心的自信。

“智能制造”的长沙模式

北京时间2017年7月30日上午9时,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式举行,除了各式军队武器装备,核心位置或街道沿线多个重要拍摄点还出现了十余台“大块头”,它们是中联重科的高端装备,为央视提供拍摄支持。

就在2017年的5月,这家企业刚刚出售了其环境板块的控股权。

“我们把资金一次性拿过来,目的就是为了聚焦工程机械和农业机械两大装备制造板块。”中联重科副总裁孙昌军回忆起前几年行业颓势时,反而觉得庆幸。

“从2012年、2013年以后,工程机械板块确实是断崖式下滑的,最困难的时期出现在2014年-2016年,但是恰恰是这段时间,是一个行业的集合度、整合更加明显的机会,强者愈强。另外,在这期间,中国政府提出了‘三去一降一补’,这像是给工程机械开的一个治理的方子。我们在2016年确实经历了亏损和最困难的时期,但是这里面有一部分是因为我们推出4.0的智能产品,并进行了主动调整,要转型升级,就只能主动清库存、调管理、补短板。”

2011年,中联重科就开始了智能化产品的布局,但是当时还是没有收住产量。直到2014年,中联重科的管理层下定决心开始从模式上调整,把研发生产和销售分开,由事业部负责生产和研发,由大区负责销售,并在产品制造和研发上投入巨大精力。

“2017年年初,我们开始看到成果,整体的智能化4.0的产品都推向市场。”孙昌军的表情开始变得放松,“在集聚了全球客户代表的宝马展上,我们推出一个智能制造的宣传片,展出了我们4.0 的产品,引起了很大反响。很多人并不知道智能化产品究竟智能在哪里,简单讲,主要是利用产品嵌入的传感器,来实现物联、互联,人与物、物与物、此物与彼物这种相互的连接。这些能够实现的背后,是一个庞大的物联互联数据中心。”

他介绍,目前中联重科三季度的产品销售中,一半以上是智能化产品,“不需要很长时间,到2018年上半年,基本上我们的智能化产品就会实现全覆盖。”

在工程机械行业下行周期中,有的企业选择收缩战线,聚焦主业,也有企业则开始加大力量,培育新的市场。

2016年10月,山河智能收购加拿大航空公司AVMAX100%股权,这是一家全球第二大飞机租赁运营公司,业务覆盖飞机销售、租赁、维修维护、运营、航空电子等。加上原有从事通用航空装备研发制造的子公司山河科技、从事飞机培训和机场运营的华翔通航,山河智能目前已基本形成航空全产业链。

“工程机械这个行业调整的周期比较长,这次就长达五年多的时间。在行业调整过程中,山河智能也经历了一个相对比较艰难的时候,不仅仅是山河,整个行业都面临挑战。2015年,我们出现了上市十多年来第一次亏损。正因为这样,促使我们决心要培养和打造新的产业。之所以选择航空领域,是因为山河智能本身在该领域已有十多年的研发积淀。”山河智能总经理夏志宏回应了这次并购的原因。

“未来几年最重要的板块还是工程装备。”他说,“在这一领域,我们仍要依靠企业强大的创新能力,根据市场需求前瞻性地投入科研,再给市场提供高端的、智能化的、差异化的产品,以提高竞争力。”

龙头企业的智能化转型升级,是长沙市高端装备、智能制造发展的缩影。

在这方面,长沙可以说是启动最快的一批城市。

2015年7月,国务院发布“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不到三个月,长沙就率先在全国发布《长沙智能制造三年(2015-2018年)行动计划》。这一份文件,为长沙转型升级赢下先发优势,并获批“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

两年后,《长沙建设国家智能制造中心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面世,根据该计划,三年预计财政投入超过100亿元用于人才引进、智能化改造及项目扶持;组建长沙智能制造研究总院,由政府购买服务,为全市制造业企业“问诊”;成功申报“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截至目前,共启动330家市级智能制造试点示范工作,带动全市2800家规模以上企业的智能化改造,三一集团、华曙高科等9个项目获批国家级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杉杉能源、长城金融等11个项目入选国家智能制造专项,其数量在中部省会城市中遥遥领先。

三一重工的18号厂房,其生产全线使用数字化控制和管理,是国内工程机械行业首个全数字化工厂,是亚洲最大的智能化制造车间,号称“最聪明的工厂”。

不仅是本土企业,全球第一大汽车技术供应商的德国博世公司(ROBERT BOSCH)在长沙完全按照工业4.0标准建设成一条全新第九代防抱死马达生产线。与传统生产线相比,生产效率提高30%以上,质量损失减少30%,换型时间减少30%,真正实现了“智能生产”。

在类似重点项目的示范下,长沙机械制造的智能化转型成果斐然。“智能制造峰会”就是长沙推出的拳头产品,2017年已经是第二届。

本届峰会暨博览会达成签约项目24个,计划总投资410亿元,现场签约项目14个,计划总投资343亿元。项目涉及人工智能、无人车、机器人、工业云等众多智能装备制造领域和智能制造科研平台,投资单位包括世界500强企业、中国500强企业、上市公司和行业龙头。

“我们着力于将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传统制造业融合,大力实施‘产业智能化’与‘智能产业化’,积极建设‘国家智能制造中心’。”黄滔说,“目标是要把工程机械,打造成世界级的产业集群,以智能制造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科技创新的巨大动能

2016年的冬天,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临床药理研究所副所长欧阳冬生,跟另外两名同事在长沙市的一条名叫“都正街”的地方来来回回走了几十趟,最后决定,创业。

卖掉别墅,从一家很小的办公室开始,不到一年时间已经把办公区域扩展到麓谷科技产业园的两栋楼,“到2017年年底,我们的收益将接近一个亿。”欧阳介绍。“从刚开始的仿制药质量与疗效一致性评价起步,到创新药物临床试验,再到生物标志物检测与研究开发,目前我们多项技术已经领跑行业,未来五年,我们计划在创业板上市。”

麓谷科技园位于湘江新区的高新区内,2015年,湘江新区被国务院批准为第十二个国家级新区,也是中部首个国家新区。“高端制造研发转化基地和创新创意产业聚集区,是国家给我们的战略定位,也是我们最看重的定位。”湘江新区管委会主任张迎春说。

“我们新区有40多名院士,30多所大中专院校,还有国家超级计算长沙中心等120多个国家级技术创新平台,都是我们利用智力优势,加速产学研转化,做尖端科技工业产品的优势和特色。”大学科技城,被她称为是湘江新区的核心板块,也是布局未来的产业,“人工智能、生命基因,这些高端的、高新技术的产业,都是我们未来布局的重点。”

2017年5月,中国首家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喷气式客机C919首飞成功。

这架飞机机轮上刹车系统里面的刹车片,此前一直被国外垄断。长期从事新材料和粉末冶金研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粉末冶金专家黄伯云,成功打破了这项技术壁垒。随后,位于湘江新区的企业博云新材、长沙鑫航,成为黄伯云创建的新材料成果转化基地,产、学、研成功转化,使得产品生产周期缩短、性能提高、使用寿命延长、成本降低。

“长沙经济发展的十年,是科技创新的十年,也是产、学、研深度融合的十年。比如,国防科技大学等高校的研究,直接引领了电子信息、新材料等科技产业的发展。”高山在介绍长沙的创新驱动型经济时表示,“创新产生了巨大的动能,推动长沙经济快速发展。‘创新的高地,成本的洼地’,我们希望这是未来长沙留给大家的印象。”

2016年6月,在国内手机视频直播社交行业居首位的映客,将华南总部落户麓谷。随着58到家的全国总部以及滴滴出行、陌陌科技等企业相继落户,移动互联网产业实现大幅跨越发展。

“从刚开始的100多家,到现在的4000多家,我们移动互联网产业每年的增长速度大概在60%以上。也就三四年的时间,移动互联网的收入从几个亿增至两百多亿元。由此,带动了一批创新创业企业来到长沙。”他们未来的目标,就是打造长沙下一个千亿产业集群。

近年来,长沙出台“长沙工业30条”、“人才新政22条”、科技创新“1+4”等系列政策,科技创新成为长沙转型创新发展的第一动力,据统计,科技创新对长沙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达到65%。

科技创新,离不开金融的支持。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液,但是实际操作中,总会遇到一些节点难以打通,最终使得资金在找项目,项目也在找资金。”张迎春坦言。

她谈了湘江新区的解决经验,政府建立一支母基金,下面设立若干专项的子基金,子基金中大部分是天使基金,扶持初创企业。母基金不是由政府引导,政府只是跟投,把投放的决策权、基金的管理权交给市场方。“在前期的培育和研发阶段,政府这只手更多的发挥作用,一旦成熟,我们更相信市场,依赖市场那只手。”

张迎春介绍,湘江新区计划从2016年起至2020年,由本级财政出资30亿元,发起设立总规模为300亿元的产业发展基金。2016年,财政投入了9500万元,引导社会资金20亿元。产业基金采取完全市场化运作,以母基金加直投基金运作模式。目前,吸引了盛世投资、景林投资、海捷投资、昆仲资本等一大批优秀基金机构落户新区。

2017年9月,长沙市人民政府下发的《关于促进科技与金融结合的若干措施》中,从加强财政科技资金市场化引导、完善科技金融融资服务体系、加强科技型企业融资支持等五个方面,促进长沙科技资源与金融资源有效结合,发挥金融资本在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的积极作用。

“2017年的12月,首支科技创新发展子基金开始设立和应用。”长沙市科技局副局长宋新和介绍,“我们用财政科技资金的3个亿,已经带动了光大银行的7个亿,目前已经有10亿的资金经济规模。下一步准备向社会再公开,到2018年准备把这个基金规模扩展到30亿元,作为科技创新的子基金,要投一些技术含量高的、前沿的科学实验和科学技术的研发。”

从“长沙制造”走向“长沙创造”

在英国广播公司(BBC)拍摄的名为《中国创造》的纪录片里,用“今非昔比”来评价中国,“中国已经不再是那个只能批量生产他国创新产品的国家了,中国制造正在转型为中国创造。”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调研时提出,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官媒评论称,实现这“三个转变”,正是中国制造的未来所在。

此后,向着这三个目标,各地开始了更多的探索和思考。

“聚焦优势,布局未来”,这是整个长沙市在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当中的两条主线。

长沙市委副书记、市长陈文浩指出,抓新兴优势产业链就是抓实体经济。2017年10月,《关于加快推进长沙市工业新兴及优势产业链发展的意见》提出,要围绕工程机械、汽车、新能源装备等22个产业链,分链施策,有序推进。

“建链、补链、强链、延链”,围绕22个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重点产业的上下游产业,引进一批投资规模大、科技含量高、带动能力强的项目,形成聚集效应,成为这个城市创新发展明确思路。

从“制造”到“创造”,人才是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

2006年,长沙出台了两个70%的政策,在全国产生很大的影响,其中包括知识转化的70%是给个人,学校的70%由科学家自己来支配。中国工程院院士、时任中南大学校长的黄伯云说,“知识的干柴和资本的烈火一相碰的时候,就产生了巨大的动能。”

2017年10月,陆续有一批留学归来的人,收到了“留学归国人员租房和生活补贴”公示通过的通知,回到长沙工作的他们可以享受10万元人才补贴,分两年发放到位。

来自长沙市人社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24日,长沙共收到512人申报留学归国人员租房和生活补贴。“从行业分布上看,他们相对集中在战略新兴产业。”长沙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如智能制造、生物医药、电子信息、文化创意、现代服务、科技环保、现代金融、新媒体、新材料、新能源、建筑等。

“产业人才聚齐,行业竞争力才能水涨船高。”这句话,写在2017年6月《长沙市建设创新创业人才高地的若干措施》中,22条人才新政落地之时。

配合其他一系列支持创新创业的政策“组合拳”,长沙在中部崛起的道路上,在迈向长沙创造的道路上,自信出发。

(来源:凤凰周刊,作者:曹蓓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