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背负汉奸骂名43年,红色女特工的跌宕人生

最名人 2019-01-11 06:52:34


01 

乱世逃难,安于南京

关露


1907年7月25日,山西右玉县,一个封建没落士大夫家庭,与张爱玲、苏青、潘柳黛并称的“民国四大才女”关露出生。


此时,关露并非关露,是胡寿楣,举人父亲胡元陔所取,想光大胡家门楣。不曾想,三十多年后,她如父亲所愿,然而,自此,却背负骂名43年,遭受10年牢狱之灾,平反后服毒自杀。倘若胡父地下有知,是否还会取这样的名字?


母亲徐秀凤是个伟大的女人,也是因为她的存在,日后才成就关露和妹妹胡绣枫红色女特工的一生。9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独自扛起家里所有的重任,白天兼职两所学校的课,晚上回家教自己的孩子,服侍老人,操持家务。生活不堪重负,母亲还是在关露16岁那年去世。留下两个孩子,一个老人,在异乡长沙举目无亲,生活毫无着落。


几经颠簸,关露和妹妹跟着外祖母到南京,投奔二姨母,生活才逐渐好转。随着关露逐渐长大,二姨母和外祖母开始操心她的婚事。在她们看来,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孩子嫁得好才是最重要的。可是,关露却并不喜欢包办婚姻,她心里始终记着母亲告诉她:唯有读书,才是出路。如此将来才能独立生活,自谋生路。


为了婚事,三天两头和二姨母与外祖母争吵,不管什么人上门提亲,全都赶走,惹得二姨母非常不开心。于是,一不做,二不休,逃婚,带着妹妹,到上海继续念书。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贵人,刘道衡。在他的资助下,关露和妹妹才得以到上海法科大学法律系读书,也是他,关露的人生开始发生了第二个转折。


第一个转折是母亲带她进入文学的天堂。如果不是母亲从小对她的文学熏陶,在她心中埋下对文学的种子,或许上海也就不会出现鼎鼎有名的大诗人,大作家,大才女,关露女士。


02 

遇渣男,初绽文坛


上海读大学时,二姨母和外祖母对关露的婚事还不是死心,依旧在南京帮她找婆家。家人知道,如果告诉她回来相亲,她肯定不会同意。于是,谎称外祖母重病,让她赶紧回家。果不其然,关露一收到信,马不停蹄往家赶。回家看到外祖母没事,本想立刻回学校,却经不起家人的挽留,住下了。


第二天,表哥请她吃西餐,她没有推脱。席间,却发现,这是一场鸿门宴,变着法地相亲。关露没有同意,家人还骂她,这么好的人错过了,以后有的你受了。可是,在关露看来,爱情从来都是两厢情愿、顺其自然的事,怎么可能被家人安排,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呢。所以,家人的话全当耳旁风,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她继续专心读书。


1928年,21岁的关露考上南京中央大学哲学系,后因喜欢文学,转入文学系。在身边朋友的影响下,开始学习写作新诗和散文。1930年初,处女作文章《佘君》发表在南京《幼稚》杂志上,虽然文笔稍显幼稚,却已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开始初涉文坛。


如此优秀的她,却碰上了一个渣男,还是个脚踏两只船的渣男。这个男孩叫做刘汉卿,相貌英俊,风流倜傥,最喜欢用甜言蜜语和情诗俘获女孩的芳心。正值青春年华的关露,本来就想着自由恋爱,拥有一位有共同话语的恋人。刘汉卿不仅常常对关露展示自己的远大抱负,承诺将来出国,回国可以做一番贡献,而且还对无微不至地照顾关露。也不知道是不是爱情冲昏头脑的缘故,关露竟也头脑发热,开始憧憬与他的美好未来。


可是,这场梦幻的爱情终以刘汉卿出国劈腿告终。原来,刘汉卿当时在大学时是有女朋友的,是订过婚的,还拿着女方的钱出国,并且出国后,又劈腿。这样一个渣男,竟然如此厚脸皮的在她面前大谈特谈什么理想,也是够无耻的。


这是她的初恋,最清纯最青涩的初恋,竟被人骗取感情,无疾而终。付出的真心,只有自己知道;其中的伤痛,也只能自己疗愈。很长一段时间后,她才逐渐走出初恋的阴影,迎接另一段爱情。


我想,关露是坚强的。即使真心错付,还抱着对爱情的希望。在她的未来蓝图中,一直希望有一个孩子,一个丈夫,一个幸福的家庭。殊不知,在她去世时,只有一个塑料娃娃陪伴身边,如此凄凉之境,使人落泪。

03 

第二次苦恋


关露


“九一八”事变后,全国掀起了抗日救国运动,学生罢课,工人罢工,爱国青年也加入到抗日救国队伍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关露来到上海,参加抗日宣传运动。而真正使关露踏上革命道路的是,1932年发生的“一·二八”事变,日本为了支援配合对我国东北的侵略而自编自导自演引发的冲突,使得上海陷入不安与恐怖之中,长达一个月。


也是在这一年,关露加入左翼作家联盟,并成为中共地下党员的一员。


更是在这一年,关露重遇爱情,收获一段志同道合的爱情。可惜,还是因为性格不合分手。其实,在这段爱情之前,有个叫常任侠的男人,对她青睐有加。他曾这样记录过对关露的爱慕之情:


颀长玉立,秀眉隆准,华服高履,体态盈盈。


寥寥几笔,一个美人的形象跃于纸上。在他眼中,关露是如此的美。虽然关露并没有他描写的这么美,但情人眼里出西施,还是能够看出他其实是喜欢关露的。也许,他也曾追过她,只是,在关露看来,自己要的伴侣,应该与她是志同道合之人,并非他。


是了,该说她的第二段爱情了。这段爱情的男主角是沈志远,1925年入党,比关露早7年,是个积极进取、博学多才的男人。他曾经有家世,还有一个儿子,不知为何,与妻子分手,来到阔别5年之久的上海,在关露妹妹胡绣枫家中相遇。


对于他们的爱情,有两种说法。一种,关露在妹妹家里偶遇沈志远,他长得白白净净、个头也高,看着一幅书生的样子,心生好感。而沈志远,一个三十而立的男子,要模样有模样,要相貌有相貌,虽然还有上段感情的伤痛,在关露看来,她可以用自己的爱安抚对方伤痛的内心。两人一拍即合,很快便陷入爱情。


另一种,沈志远苦苦追求关露。之前,关露曾受过情伤,不敢盲目开始第二段感情。所以,她很犹豫。经过一段时间对他暗暗的观察,发现他与刘汉卿并不是同一类型的人,该人性格沉稳踏实,从不甜言蜜语;尤其在知道他也有一段情伤后,越发对其亲近起来。


很快,关露和沈志远同居。刚开始,他们的生活是幸福的。关露也是个很简单的女子,之前也提到过,就是希望自己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相处的时间越长,沈志远大男子主义的缺点也暴露出来。他不让她外出参加革命,就想让她待在家里,可这怎么可能呢?关露是个如此喜欢工作的人,不让她工作,简直就像剥夺她的生命一样,她用生命爱着党,爱着自己的工作。而且,她心里始终记得母亲的话,独立自主。于是,他们不断争吵,感情也逐渐变淡。


后来,关露怀孕,沈志远知道了,非常高兴。然而,两人商量了下,觉得来得并不是时候,为了革命,为了党,还是决定打胎。虽然沈志远心里有千万个不愿意,还是尊重她的选择。但是,关露第二次怀孕了,依旧打胎。沈志远大男子主义的毛病又犯了,第一次这样,他理解,第二次这样,他实在受不了,决定分手。


其实,孩子这件事,仅仅是他们分手的导火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两人工作越来越忙,参加的革命活动也越来越多,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感情怎么可能还有呢。当年又不像现在,可以视频聊天,通个电话,打发寂寞。再加上孩子的事情,两人性格又都要强,没有人愿意退让,最终的结果,分手。


1934年,妹妹胡绣枫从南京来到上海看病。关露请求妹妹,帮着再劝和一下,因为她还是喜欢他的,看看有没有和好的可能。很遗憾,即使聊了三小时,感情的事,过去了还是过去了。


人生第二次爱情,再一次无疾而终。说不伤心是骗人,但是,关露从来不会把自己伤痛展现出来,只会把她埋藏于心中,当作一份美好的回忆。


对于爱情,她虽然伤痕累累,却依旧带着女孩儿般的憧憬。


这一年,她,28岁。

04 

深入“杀人魔窟”76号


李士群


沈志远分手后,关露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反而越发忙碌。


1936年,关露参加《生活知识》的编辑,出版诗集《太平洋上的歌声》,一举成名,成为同志们眼中的女诗人。后又陆续参与《高射炮》的编写,自传体小说《新旧时代》的创作,名声大噪。


1939年,关露还在写自传体小说,突然接到八路军驻上海办事处负责人的一张纸条:


速去港找小廖接受任务。


对方告诉她,小廖是廖承志,住在香港九龙。其实,对于关露而言,她还是不知道小廖是谁,也不知道要接受什么,但她知道,既然是组织要求的,自己只有遵守。二话不说,几天后,来到香港,找到小廖,发现潘汉年也在。


一番寒暄后,关露才知道,原来组织要派她去策反李士群,为中共提供情报,便于日后开展工作。看到这里,你肯定有疑问,为什么要派关露去,谁是李士群?


所有事情的源头,得从关露妹妹胡绣枫说起。1933年,胡绣枫的丈夫李剑华在大学教书,因为讲到与抗日有关的刊物,引起当局注意,认为他是共产党,后被逮捕。为了解救丈夫,胡绣枫四处奔走,到处求人,直到在一个朋友那里见到李士群。在李士群的帮助下,丈夫李剑华毫发无损地回到家中。经过这件事情之后,胡绣枫和丈夫加入中共地下党,并开始执行任务。


李士群,民国十大汉奸之一,为人狡猾狠毒。早年曾是中国共产党,后投靠国民党,抗战期间,又投靠日本人,并通过日本人组建汪伪政府,76号成为汪伪政权的情报总部。在投靠日本人之前,他曾被国民党逮捕,严刑拷打,各种屈辱,他全部承受下来,为的就是有天报仇。也是在这时,他的妻子叶吉卿身怀有孕,被胡绣枫收留,并给与很好的照顾。所以,李士群夫妇对胡绣枫心怀感激,关露也是通过妹妹的关系,认识他的。


本来这次策反李士群的人选,并非关露,而是胡绣枫。因为胡绣枫的谍战经验比关露丰富,不巧的是,此时她正好在湖北进行秘密活动,无暇分身,推荐姐姐关露。组织这才找到了她。


关露心里清楚,极司菲尔路76号,一个以”杀人魔窟“闻名的地方。尽管76号是汪伪政权的特工总部,然而在其外面,并没有什么装饰,只有76这两个字样。居住在附近的人都知道,这里的人,只要进去,肯定是有进无出,而且,从来没有人敢在附近走,生怕不小心就被抓了进去。要知道,这里也是残害了不少国民党、抗日军民,冤魂不计其数。


那么,她答应了吗?答案是肯定的。至于潘汉年是如何说服她答应的,这个无从知晓。只知道潘汉年最后对关露说:


今后要有人说你是汉奸,你可不能辩护,要辩护,就糟了。


关露说:


我不辩护。


是啊,此后,无论什么样的脏水泼向她,她全盘接受,毫无还嘴之力。只因这是国家和党的机密,无法对任何人说。


回到上海,与李士群接触前,她先隆鼻。看过她照片的人知道,关露五官长得都不错,就是鼻子有些她,所以,她决定垫鼻子。即使后来被苏青嘲笑”人造美人“,晚年饱受整容后遗症的苦恼,她也从来不曾后悔过。


一天,她登门拜访李士群,假装可怜兮兮地对他说,自己失业了,想在他那里找一份工作。李士群是个老狐狸,怎么会不对她有怀疑呢?之前自己邀请她来工作,不来,这次却是眼巴巴地送上门去,肯定有古怪。当他把关露带到76号,并试探她,直到她的反应在自己的预料之中,疑虑才逐渐消散。


此后,关露经常出入李士群家,成为他家的座上宾。为了让李士群更加信任自己,她常常陪叶吉卿逛街、打麻将。这样一来,却使文化圈的朋友远离了她,自己也背上了文人汉奸的罪名。那段时间,所有的委屈,打落牙齿和血吞。


好在,两年后,关露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李士群为了保全自己,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开始与中共合作。只是,名声毁了,所有的一切,再也回不到从前。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汉奸,是卖国贼,她再也回不到组织。只有少数几个知道内情的人,了解她的痛,其中一人就是她的恋人,王炳南

05 

担任《女声》编辑

“汉奸”之名背负终生


1942年春,关露接到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通知,要求她担任日本人的刊物《女声》的编辑,党组织想要通过佐藤俊子的左派朋友,了解到日本共产党的信息,进而搜集到日本帝国主义的情报。


佐藤俊子是日本著名作家,也是《女声》杂志的主编。这份杂志,刚开始主要宣传日本帝国主义的消息,因发行量只有一两百,便改为只要不宣扬抗日的文章,都可以。而且,在佐藤俊子的要求下,《女声》还增加了日常生活的板块,并注重电影、文学、戏剧等文化信息,藉此吸引扩大发行量。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关露得以进入《女声》,担任杂志编辑。她写散文《中国妇女求学问题》、写剧评《日出》、《武则天》,无一例外都是用关露这个笔名。虽然她知道,这个笔名会为她带来负面的影响,可她还是用了,只是希望可以让更多的同胞看到中国的现状。在佐藤俊子以及关露等人的努力下,这份妇女杂志,受到读者极大的欢迎,大概这是对关露最好的回报吧。


1943年8月25日,第二节“大东亚文学者代表大会”在日本召开,佐藤俊子邀请关露代表《女声》出席。关露向党组织报告,党组织同意她去。此时,恰好潘汉年送来一封信,让她转交给日本的秋田教授。


在此之前,关露还在犹豫。因为一去,参加会议的人要登报配照片,也就是告诉全世界,自己就是“汉奸”,这也就意味着,自己这辈子都可能无法清洗汉奸的罪名。这封信的到来,迫使关露必须去参加。此时的痛苦,无人知晓,她一个人,默默扛下了所有的苦与罪责。


这次日本之行十分顺利,不仅把信安全送到秋田教授手里,私下搜集了日本方面的信息,而且,还为国争了一口气。当日方要求中国代表发言,并且指定题目《大东亚共荣》,关露坚定地拒绝了,她告诉对方,自己是学文学的,现在是妇女刊物的代表,并不懂什么政治,这个话题她肯定不会讲。如果一定要讲,只讲《中日妇女文化交流》。日方看到她这么不卑不亢,自然也同意。


果不其然,等关露回到上海,“汉奸之名”举国皆知,甚至《时事新报》的文章写道:


当日报企图为共荣圈虚张声势,关露又荣膺了代表之仪,绝无廉耻地到敌人首都去开代表大会,她完全是在畸形下生长起来的无耻女作家。


关露只是看看,什么也没说。她知道,不论现在说什么,都不可能向世人说明白,倒不如不说。


1945年8月,日本投降,中共接到密报,关露被列为国民党政府锄奸名单,于是安排她离开上海,前往苏北解放区。


从此,关露的特工生涯全部结束。


然而,汉奸之名却背负终生。


这是她的痛,是她一生无法抹掉的印记,唯有用死亡,清洗。


06

相忘于江湖

王炳南


关露的特工生涯结束,伴随着,这一生的爱情,也全部结束。


起因都是因为“汉奸”之名。


上文有提到,她有一个恋人王炳南,周恩来的外交秘书,与代表的是中国的外交形象。这么一说,或许大家开始明白了吧。他们俩初识是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彼时,王炳南有家室,外国妻子和儿子。后因个性不合,在抗战胜利后,正式离婚。也是在那时,王炳南有想与关露进一步发展的意思。


在关露做卧底的那几年,她与王炳南虽然保持着书信往来,但我总觉得两人有暧昧的关系。毕竟那时王炳南与妻子并未离婚,虽然这段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倘若没有王炳南的信与爱,那几年的关露,想必会过得更加艰难吧。没有人理解,有的全是唾骂,而她的倾诉对象,就只有王炳南。


记得有这么一个片段,看了之后久久难以忘怀。有天,关露随手把墨绿色的派克笔夹在诗集《太平洋上的歌声》里,一并送给了王炳南。当他接过诗集,她不小心碰到他的手,一下子攥住了,说道,呀,怎么这么凉?冻的吧?快放到兜里暖和暖和!就是这么一句极为普通的话,使得王炳南怦然心动,更加确定了自己对她的心。


王炳南与妻子离婚,两人关系明朗化后,他就把好消息告诉了周恩来。周恩来听了之后,皱了皱眉头,似乎并不赞同两人的结合。虽然周恩来非常希望王炳南能与自己心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可是一个是“文人汉奸”,一个是外交名人,两人的立场不同,倘若执意结合,最终的后果,一定两败俱伤,最重要的是,对国家不利。周恩来劝他从全局考虑,因为组织上是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的。


王炳南的心,有多痛,他自己知道;明明自己这么爱她,却要和她分离;明明自己这么爱他,还要给她写绝交信;明明自己这么爱她,却不能在一起……那段时间,王炳南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整个人有点浑浑噩噩的。不过,为了大局着想,最终还是牺牲了自己的爱情,牺牲了关露。


这于关露而言,简直就是致命一击。本来经历沈志远一事,她的心门就已紧锁,打算此生不向任何人打开。偏偏除了个王炳南,这是意外中的意外,她接受了他,到头来,还是自己一个人。


此后,关露孑然一身,再未嫁人。


她知道,她的心里,只有他,这辈子,再也不会有其他人,再也不会有。

07 

第一次被捕


潘汉年


1955年6月15日,关露第一次在北京被捕,3年后,出狱。


被捕之前,关露一直都在进行《苹果园》的小说创作。为了写好这本小说,一遍一遍地进行修改,希望能够出版。当她进行下半部分创作时,因受到潘汉年”内奸“之事,被株连受到审查。


这段往事,很少有人提起,只因太痛,痛到都不敢想起在监狱里的事,只能从她妹妹的回忆中稍微获取些信息。


那间牢房,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一张板床。关露在狱里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把自己的一生,从出生到现在为止,这几十年,详详细细全部交代清楚,如果没有交代清楚,还是得继续写。这样非人的折磨,关露精神分裂症发作了,她躺在水泥地上,渴了没有水喝,就喝痰盂里的水。大夫进来看,竟然说她装疯卖傻。


精神分裂症一直都没有好,只要一犯,就进医院,好了之后,回来继续写。如此循环往复,折磨了3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即便是个正常人,出来后,大概也是个疯子了吧。


由于常常睡水泥地,关在阴暗潮湿的地方,关露还患了浑身关节炎,痛起来,甚至连瓶墨水也拿不起。


即便如此,关露的内心还保有善良,这是怎样的人啊,经受了如此巨大的痛苦,心里留下有的只是善良。在监狱中,还做了《热爱祖国》、《告诉党》、《我和党》、《艺人》诗四首,无一例外,在告诉党组织,自己是清白的。


出狱后,关露继续坚持自己的小说创作,她多想用作品获得社会的认可和接纳,可是,一次次,全都失败。


08 

第二次被捕


关露


1967年7月1日,关露再次因莫须有的罪名,被关进秦城监狱。


一关,就是8年,直到文革结束。


被逮捕的理由,无非就是如下这些:左翼、“汉奸”、反革命,全部都是莫须有的罪名。此时的中国,处于最黑暗之时,这也是关露人生最黑暗的时候。


每天除了审查,就是写资料,颠来倒去,倒来颠去,全部都是这些。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此时的关露,心态早已放平和。每天最喜欢的就是放风时刻。


有天,放风时,关露在地上发现了一根生了锈的大钉子。于是,她不动声色,把这跟钉子塞进布鞋。回到牢房,拿出钉子,有了把钉子磨成针的念头,便开始行动。每天磨上千次,一磨就磨了3年。虽然期间也曾失望、伤心、难过过,但她不曾放弃。3年来,所有的快乐,就是把钉子磨成针。


正是这钉子的帮忙,关露开始打扮。黑囚服太大了,用针改小,有了腰身,自然整个人精神很多;给自己补袜子,袜子也不再有洞;还把多余的针送给狱友。


这些在平常人看来再简单不过的事,于她而言,却是幸福的源泉。在监狱的8年,她从来不自暴自弃,更不会随便放弃生的希望。每次放风时,看到什么,就塞到鞋底,回到牢房,当作宝贝,十分珍惜。而且,她还熟读马克思恩格斯的书籍,这又是精神上一大满足。


1975年5月25日,关露被释放。


这一年,她68岁,临近古稀。


她最好的年华,她本应进行创作的年华,全部浪费在监狱里。


可她,从未抱怨过。因为,她爱党,爱祖国,这才是真正的关露。


09 

平反后自杀


关露


出狱之后,关露心心念念只有两件事,一是为自己平反,二是重拾创作。


关露两次入狱,全是因为1939年冬,潘汉年秘密交给她的事。这件事,她向党组织保证不会泄密,偏就是因为这件事,她背负了这么多年。现在,她只要求清白,仅此而已。幸好,这件事的知情人还在世,最终还是还了清白,在她离世前8个月。


她一直想要重拾创作,写完之前未写完的小说。然而,毕竟不是当年的关露,听力退化,身体退化,文学敏感性也一并退化,怎么可能还有如此大的创作激情和毅力呢。她还是执着于文学创作,很多时候,大半夜还在写作。


1980年5月1日,关露突发脑血栓,幸好抢救及时,病情恢复快,还能行走。在病房中,还是坚持口述,请朋友代笔。其实,大家都不明白,她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告诉所有人,她还是当年的关露,尽管党组织还了清白,可是她从未改变过,她渴望用写作来获得所有人的认可与认同。


1982年12月5日,关露离世,享年75岁。


她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不让人知道,就连走的当天,也是支开佣人,独自离开。


唯一留下的是一张照片和一个塑料娃娃。


这张照片的主人是王炳南,他在照片背后写着:


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


原来,这是他对她的承诺,可惜,他还未来得及做到,就被硬生生掐断在摇篮里。也不知合适,关露在其下面继续写道:


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


她以为,他早已将她放下,甚至把她忘记,却不知,他从未忘记过。


在她的追悼会上,他一人默默站在人群的后面,看着她逐渐走远;在她骨灰的安放仪式上,他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只笔,在来宾名单上签字,所有人都不知道,那是她送给他的笔,那只墨绿色的派克笔。


原来,她一直在他心里,默默地,几十年,从未忘记。


还有一个是塑料娃娃,朋友送给她的,知道她喜欢孩子,而这辈子,似乎再也没有可能拥有孩子,便送给她一个娃娃,陪伴左右。她会给娃娃做衣服,会抱着娃娃,似乎就像抱着自己的孩子。


不知,她是否后悔,没有生下那两个孩子。


偌大的房间,陪伴她的,只是照片和塑料娃娃。


10

 要留清白在人间


有人说,她是服用安眠药,自杀。


这个,我相信。在人世间,最后的两个念头,第一个已经完成,后一个她也倾尽全力,好像没有什么遗憾了。


也许,在她看来,她的一生,就该到这里结束。她应该是圆满的。


虽然,她什么也没有留下,什么也没有说,这是绝望吗?


不是的。


关露一生,对她影响最大的就是,她的名誉,她的汉奸骂名,摧毁了她整个人生。两次冤狱,十年岁月,所有的委屈都没有说。如果她想离开,在监狱里,这么困难的时期,就可离开,偏偏选择在平反后的8个月离世,大概只想说: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延伸阅读


红色女谍们的命运



2017年2月7日,110岁的中共女谍黄慕兰辞世。除了黄慕兰,中共历史上还有一些曾经活跃在隐蔽战线上的女子,她们潜伏在敌营,有人牺牲了名誉,有人付出了生命。除了少数人为今人所知,更多的人成为无名英雄。而青史留名的少数人,历史赋予她们的命运也截然不同。



【黄慕兰】生于清末,是中国第一批女子小学的学生。她历经民国和新中国,生命跨越了两个世纪。1926年,她为反抗包办婚姻离开抽鸦片的丈夫,被称为投身革命的红色娜拉。晚年著有《黄慕兰自传》,却被指具有夸大美化成分、歪曲历史。图为30年代初以学生形象从事地下工作的黄慕兰。


在战争年代,黄慕兰任过江西省委机要交通员、中央委员会机要秘书、人民革命互济总会营救部长等职。在《黄慕兰自传》中,她自述曾参与救过周恩来、关向应等中共领导人,跟著名特工潘汉年单线联系。她曾蘸米汤水把文件抄在《圣经》里,因为“皮肤太白”而不能去苏区。


黄慕兰一生有过四次婚姻,第二次第三次都是跟共产党人,两人先后牺牲。最后一次是跟上海租界进步律师陈志皋。她自述“奉命脱党”,嫁给陈志皋也是为了党的工作,此后参与了营救“七君子”、香港文化名人大撤退等诸多重大行动。1949年后,陈志皋去了台湾。图为黄慕兰结婚照。


1953年黄慕兰不得不单方面提出与陈志皋离婚。她先后坐过四次牢,国共各两次,文革期间在秦城监狱被关了八年。她最终拿到中组部的决定:承认她1926年入党,但同时宣布其“1933年脱党”,按照1951年重新入党计算党龄。图为1984年,黄慕兰(左二)与邓颖超合影。


【关露】有多重身份,复杂的政治背景,让她的一生充满坎坷。关露是上世纪30年代著名作家,跟丁玲、张爱玲、苏青齐名。她1932年入党并加入“左联”,写了很多抗日作品。1939年,关露受中共地下党派遣到汪伪特工总部“76号”策反特务头子李士群,从此背负“汉奸”骂名。

关露后来又打入日本大使馆的《女声》任编辑,期间受党指派去日本参加第二届“大东亚文学者代表大会”。从此关露的“汉奸”身份再难抹去。关露曾与中共著名外交家王炳楠谈了十年恋爱,新中国成立后两人准备结婚时,却被组织告知关露名声不好,对党今后外交工作不利,于是两人绝交。


由于“汉奸”身份,关露两度入狱共十年。1982年3月,关露平反,组织认定她不存在汉奸问题。几个月后关露自杀,身边有一个洋娃娃,还有一个信封,信封里是王炳楠的照片,背面是王炳楠的题诗: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下面是关露的题诗: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


【沈安娜】是中共著名的情报员,在国民党浙江省政府和中央党部任速记员,潜伏14年,被称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女人”。沈安娜原名沈琬,1915年出生于书香世门第,年少时在上海求学,遇上了在中共中央特科工作的舒曰信和华明之。舒曰信后来成了她的姐夫,华明之成了他的丈夫。


在舒曰信和华明之的影响下,沈家姐妹都成了红色间谍。沈安娜1935年正式进入国民党浙江省政府秘书处议事科担任速记员,她常用“隐形药水”把情报写在家信的背面或空行之间。图为沈安娜和华明之夫妇。


1938年,在周恩来和董必武的指示下,沈安娜借助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秘书长朱家骅的关系,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成为国民党中央党部机要速记员。朱家骅是沈安娜在浙江省政府时的“老领导”,曾任浙江省政府主席朱家骅。从此沈安娜通过各种办法挖到了不少情报。


14年特工生涯中,沈安娜和华明之也遇到过无法与党组织联系、情报无法传递、直接上级被捕、被国民党特务敲门等诸多问题。1949年,沈安娜结束战时间谍生涯,后来到国家安全局工作,直至离休。图为1946年4月,蒋介石主持国民党中央全会,主席台右二的速记员为沈安娜。



【陈修良】是一位从事情报工作的市委书记。她1907年出生在一个资本家家庭,曾担任向警予的秘书。1946年4月,陈修良任中共南京地下市委书记。她领导地下情报组织,获取情报、瓦解敌人、策动起义、策应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为解放南京做出重大贡献。图为陈修良沙文汉一家。


陈修良1927年与中共党员沙文汉结婚。解放战争时期,沙文汉分管南京、杭州的地下工作,陈修良受其领导。1957年,陈修良被打成“极右分子”,开除党籍,到农村劳动改造,直到1977摘去“右派”帽子,1979年获彻底平反。沙文汉也被划为右派,1964年去世。


【张露萍】张露萍,原名余薇娜、余家英,化名余慧琳、黎琳,1921年出生,1939年10月,18岁的她被党派遣秘密打入重庆国民党军统局电讯处及电讯总台,担任党在军统局的地下党支部书记。军统的头子是戴笠。

张露萍以地下党员张蔚林的妹妹的身份负责传递情报。1941年爆发了“军统电台案”,张露萍与张蔚林、冯传庆、赵力耕、杨洸、陈国柱、王席珍等被捕,1945年被害。建国后张露萍蒙上了“叛徒”的骂名,直到1983年真相大白,被追认为烈士。图为张露萍(左)与战友。


【丁明俊】的丈夫沈世猷是国民党京沪杭总司令部江防指挥装甲兵参谋,真正身份却是地下党员,军官太太丁明俊也成为地下党。1949年解放军渡江在即,沈世猷临危受命,利用作战参谋外出之机,在极短时间内将国民党军队从安庆到芜湖的江防部署图找到。图为丁明俊夫妇。

汤恩伯总部宣布实行迎战戒备状态,机关内部作战人员被限制出入。江防部署图如何送出成了问题。丁明俊抱着孩子来到江防总部找丈夫,沈世猷趁机将部署图交给丁明俊带回家,当晚连夜复制。第二天沈世猷将江防部署图放回原处。沈世猷1996年辞世,丁明俊坚持到了新世纪。


【宋维静】1910年出生,1927年入党,曾参加广州起义。1930年,在一次筹集党费的行动中,国民党以“政治疑犯”为由将其关押近一年。1935年,中共中央特科派遣宋维静的丈夫温健公与张有渔、邢西萍三人组成“对阎工作小组”,宋维静随后也加入。图为宋维静一家合影。

宋维静取得了阎锡山的信任,被委任为“自强救国同志会”的妇委委员,开始从事情报工作,向党提供阎锡山内部政要动态和日军情况。延安整风期间,宋维静被怀疑是特务,幸亏周恩来出面作证。1937年温健公被日本军机炸死,从此宋维静未再嫁,于2001年辞世。图为老年宋维静(左)。


【朱枫】原名朱谌之,出身自浙江镇海的一个大户人家,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前曾参加抗日救亡运动,“皖南事变”后营救被捕同志,后来到香港从事地下情报工作。1949年11月,朱枫接受党的指示,经华东局派往台湾执行秘密任务。图为朱枫,右为其女扮男装的照片。

共产党潜伏在台湾国民党内最大的内线是被称为“密使一号”的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另一个是当时共产党在台湾的最高领导人蔡孝乾。然而,蔡孝乾被捕叛变,由此引发朱枫和吴石被捕。图为1950年6月10日,(由右至左)聂曦、吴石(低首写遗嘱者)、朱枫被判死刑。

1950年6月10日16点30分,朱枫在台北马场町身中6枪而亡。朱枫在蔡孝乾被捕后已经被吴石用军机送回了浙江的舟山定海,然而当时定海并未解放。1983年6月,朱枫被追任为革命烈士。2010年12月9日12点45分,朱枫烈士骨灰回到大陆。图为在刑场的朱枫。


【萧明华】1950年1月29日蔡孝乾被捕,他的叛变造成了台湾共产党被一网打尽。其中有一位女谍是萧明华。萧生于1922年,1946年进入北京师范大学读书,1947年加入中共冀中军区敌工部,1948年接受了自己之前的老师、台湾大学国文系主任台静农的邀请,赴台教书。


萧明华与之后来台湾的于非一起工作,根据组织决定,二人办理假结婚。1949年12月到1950年1月,于非与萧明华领导的“台工组”连续六次报回了重要的军事情报,获取了国民党军“海南岛防卫方案”、“舟山群岛防卫方案”这两份特密军事情报。图为萧明华(右一)与哥哥萧明柱一家。

1950年2月6日,萧明华被捕,在坐牢的278天里受尽酷刑,没有泄露任何机密。1950年11月8日,萧明华就义在台北马场汀刑场,年仅28岁。1982年9月11日,烈士的骨灰回到大陆。萧明华的墓碑仅有正文“萧明华烈士之墓”,后面是战友于非题写的三个大字:归来兮!


精彩小说:

"约了100次炮,对爱情绝望了”

曾经叱咤雇佣兵界的顶级兵王,回归花都,狂龙戏凤,身负神秘任务。

撞见领导与女下属,仕途无望的他做出了惊人举动……

疯狂官场,把女领导发展成了情人!


后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为您精选10个优质微信号,喜欢就长按关注哦。

最官道

zuiguandao

在这里,读懂官道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最重磅

zhong--bang

每天分享精彩重磅历史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最高层

zuineican

高度决定影响力,在这里读懂中国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最风流

feng----liu

每天分享最精彩风流野史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最头号

zuitouhao

你关注的就是头号!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看官场

kanguanchang

在这里,看遍官场百态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头号官场

touhaoguanchang

在这里,你懂得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大官场

daguanchang

在这里,读懂官场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最解秘

zuijiemi

在这里,读懂野史秘闻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最权色

zuiquanse

这里有最懂你的好文好书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