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

曲靖沾益城管与商户冲突事件引关注 城管执法为何困境重重?又该怎么破解?

云南世界 2019-03-28 08:42:56



近日,曲靖市沾益区“花山城管打人”事件在网络引起广泛关注。


据官方通报,商户王某某在临街人行道上违规饲养牲畜并违法排污,花山街道综合执法队多次对商户进行教育、劝阻无果。26日在执法现场,王某某对执法队员进行辱骂并动手打了其中一名执法队员。随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


冲突发生后,当地警方依法受理并开展调查取证。花山街道党工委、办事处撤销涉事街道综合执法队队长职务,对涉事违规的3名执法队员给予开除处理,对其他涉事队员进行严肃批评教育。


近年来,在全国范围内,类似曲靖沾益城管和商户、商贩的冲突事件比比皆是,小编搜索发现,仅4月份以来,经媒体公开报道并引起舆论广泛关注的冲突事件,至少已经发生7起。


4月26日,河南洛阳一男子董某携水果刀上街刺伤一名城管人员,又用从家中摩托车放出的汽油,将一辆城管车辆点燃。


4月14日,陕西柞水县城管在开展市容执法至县城迎春广场时,两名城管与占道经营的商贩发生冲突,大打出手。


4月18日,云南临沧妇幼保健院附近,几名城管围着一位设摊的男子大打出手。事后,城管已向青年道歉,并将其送往医院检查治疗。


4月11日,深圳市民反映称有城管到商铺执法时,6名城管打了一位女店员。经查,事实是两名城管队员执法时遭到女店员抗法起冲突。 


4月8日,因棚户区改造拆迁,河南商丘市数位民警与睢阳区城管发生冲突。有目击者称,事发时,民警拿出手机拍摄遭强行抢手机。城管与民警发生肢体冲突,共6人在双方推搡中受伤。


4月6日,陕西省西安市桃园路街办城管中队协管人员与汽修店员工发生冲突。辖区街办回应称系正式城管人员严重不足,所以聘用安保公司辅助城管队员进行城市管理。


去年5月1日起,由住建部出台的《城市管理执法办法》已经正式实施,其中明确要求,城管执法人员应当持证上岗,主管部门应当运用执法记录仪、视频监控等技术,实现执法活动全过程记录;主管部门可以配置城市管理执法协管人员;协管人员从事执法辅助事务产生的法律后果;由本级城市管理执法主管部门承担等。


《城市管理执法办法》的正式出台,相当于城管工作将有法可依。尤其是,对协管人员的配置使用及法律后果的承担予以明确,对执法程序进行规范等措施,应该说有利于解决城市管理面临的突出矛盾。但为什么该《办法》实施至今整整一年,还是有层出不穷城管参与的冲突事件?


城管执法何以困境重重?



一线执法依赖“临时工” 执法权力被滥用


城管执法通常会面临着“三难困境”。一是违章行为“制止难”,比如一些商贩不听劝告,个别人甚至暴力阻挠执法;二是现场调查“取证难”,执法人员到达违章现场时,有的当事者采取各种规避措施,不让调查取证;三是违章案件“纠正难”,无证摊点占道经营制止后,换个地方又开张,再制止,还是开张。陷入“整治、回潮、再整治、再回潮”的怪圈。


“到处是小摊小贩占道,居民就投诉城管不作为;但真的执起法来,又会有人指责不给人活路。”这是基层城管执法人员常有的抱怨。然而,部分执法人员素质不高,特别是“临时工”的大量存在导致的粗暴执法,更是火上浇油,成了公众和媒体抨击的顽疾。


据媒体调查,我国许多地方的城管局都存在编制内的执法人员数量严重不足的问题,需要大量聘用协管员协助执法,一些地方的编制内人员只占全部人员的1/10,导致出现城管执法人员人力资源结构失衡的现象。


城管“难作为”背后夹杂某些部门不作为


10多年前,城市管理的执法权一直处于“九龙治水”的局面,例如工商、卫生、质检、农业等都拥有各自的执法权。但多头执法不可避免地造成一些部门趋利避害、挑肥拣瘦,形成了“有利的争着上,无利的绕着走”。


专家认为,政府对城管部门的过度使用,是造成其有时执法“执不下去”的主要原因。有城管部门负责人表示,城管接手了很多“剩余权力”:一些地方政府把很多本不属于城管的事项交给了城管,同时有许多部门将自己管不了、不愿管的“烫手山芋”也都抛给了城管,但在衔接配合中却出现了脱节的情况。


城管“难作为”的背后夹杂有一些职能部门的不作为。



城市基础设施不能满足发展需要


城市的发展与人民追求高质量生活的需要,对城市的基础设施提出了较高要求。但受各种因素的制约,政府在短期内很难完全满足这些需要。在社会有需要、政府又不能满足的情况下,就会出现一些不符合法律规范的行为。


比如,随着城市扩张,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贸易市场少,或选址不合理,使基本生活消费市场出现区域性空白,给摊贩乱摆摊设点提供了空间。


如何破解城管执法困境?



改变城管的组织困境


城管成为承接诸多“垃圾职能”的部门,同时缺乏资源,如编制不足、地位不高。学界还有人把城管称作是“剩余部门”。目前,我国的一些改革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如从上到下给城管找到了婆婆——住建部门,城管扩充编制并纳入公务员等。


城管是中国特色的部门,管得多管得细,执法内容就多,就需要专门的部门来综合执法,从短期来看可能还要加强。比如,审批制度改革后很多审批事项取消了,但是取消审批的同时是要强化事后监管。因此,破解城管执法困境,“放与管”要相辅相成。


此外,执法人员的整体素质也需要提升,如果从业人员构成都像公安司法部门、军人那么高的素质,或许流血事件就会少很多。加强对城管人员的培训,提高城管人员入职门槛。对于吃拿卡要的人员进行停岗回炉培训,不合格取消执法资格。


城市管理不只是“城管”,更需协商共治


城管和市民冲突,最终都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城市到底是谁的?是市民的还是市长的?



对此,首先要转变城市管理理念和立法观念,从“禁止摆摊”到“有限制的开放”,放弃城市管理的“洁癖”,在底层公民的生存权和城市秩序之间寻找平衡。


二是实行参与式治理,通过制度化的渠道让利害相关者——包括摊贩、店铺经营者、消费者、附近居民和城市管理者都参与到相关的决策甚至执行过程中,以谋求各方的利益均衡,但是前提是允许甚至是鼓励利益相关方的组织化,例如摊贩的自组织。


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构建服务型政府


在宏观层面,要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构建公共服务型政府。相对于城市管理来说,政府应该充分提供以下公共产品和服务:进行城市道路与桥梁的改造以解决交通拥堵问题;提供收费低廉的贸易市场以解决弱势群体摆摊设点维持生存的问题;提供更多就业岗位,让小贩在城里有立足之地等。


城管执法困境如何破?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留言区里说说你的想法



来源云南网(ID:yunnancn)综合自人民日报、新华日报、南方日报等

Copyright © 全国男科医院推荐虚拟社区@2017